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二百五二章 萧何月下追韩信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五二章 萧何月下追韩信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玉腰带的原主人,便是号称‘国士无双’的汉朝第一名将韩信!

    当年韩信替刘邦击败了西楚霸王项羽,打下了大汉的江山,刘邦对他很是感恩戴德,待刘邦登上王位之后,便封韩信为‘三齐王’,并且允诺他‘五不死’。

    三齐王的意思,就是与天齐,与地齐,与君齐。

    韩信的地位可以跟天地和皇帝所媲美。

    五不死,便是见天不死,见地不死,见君不死,见铁不死,见铜不死。

    这在当时可是牛逼轰轰的存在,简直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不过,随着汉朝政权的稳固,刘邦又开始犯了所有君王的通病,担心当年跟自己一起打天下的老兄弟们会谋反。所以决定第一个就拿韩信开刀!

    当时韩信已经坐拥十万精兵强将,而且韩信为人豪爽,不少将领都愿意为韩信赴汤蹈火。

    刘邦和吕后琢磨着杀死韩信,但韩信可是战神一般的存在,真要打起仗来恐怕倾全国之力都未必打得过。而且当年刘邦自己对韩信许下了诺言,赐韩信‘五不死’,就更不好意思光明正大的去杀韩信了!于是便把萧何找来,让萧何帮忙想想办法。

    要说这萧何跟韩信可是最铁的兄弟,当年韩信能够得到刘邦的重用,甚至登坛拜将,全部都是萧何举荐的结果,萧何对韩信有知遇之恩。

    直到今天,都流传着‘萧何月下追韩信’的美谈。

    但这个时候,萧何还是知道什么人该得罪,什么人不该得罪的。所以为了自己继续升官发财,他想也不想的就把好兄弟韩信给卖了!

    萧何亲自出马,说吕后召见,请韩信到宫中商议国家大事。

    当时韩信已经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觉得吕后突然召见他一个将军进宫,必定凶多吉少,所以怎么也不肯去。

    不过萧何却拿自己跟韩信这么多年的情谊作担保,骗韩信说绝对没问题,吕后绝对不会加害与他。

    出于对好友萧何的信任,韩信最后还是进宫了。

    不过进宫之后,吕后便以‘谋反罪’,宣判了韩信的死刑。

    韩信大吃一惊,这才知道自己被萧何给骗了,伤心欲绝。

    韩信临死之前挣扎道:“当年皇帝许诺我‘五不死’,现在你们违背诺言,岂不是言而无信?若是您杀死我,怕是难以堵住天下人的嘴吧!”

    萧何却冷笑道:“小子,看看你现在站在什么地方。”

    韩信抬头看看,又低头看看,顿时一阵心惊。

    他的头顶被黑布遮的严严实实的,哪里还能看到天?地面也铺上了厚厚的毯子,哪里还能碰到地?

    萧何继续说道:“今天是吕后要杀你,皇帝并不在,所以这‘见君不杀’,也该免了。至于‘见铁不杀’和‘见铜不杀’,没关系,我们不用刀剑杀你!”

    说完,萧何一挥手,早就守在一旁的宫女,便举起手中长长的竹签,将韩信给活活插死!

    死在自己最信任的朋友手里,韩信自然心有不甘,最后一丝亡魂,便附着在了那条染血的腰带之中。

    而讽刺的是,那玉腰带,正是萧何当年送给韩信的结义之礼。

    所以这玉腰带带着某种超自然的魔力,只要有人将他系在腰间,它就会影响人的心智,让人开始怀疑身边的一切朋友,怀疑他们是不是真心对自己?

    秦宇正是被玉腰带给影响了,所以才开始怀疑身边的人。

    听完之后,李麻子咒骂这马老板心肠歹毒,竟想用这种办法害死秦宇。

    马老板自知理亏,一言不发。

    最后三炮问我,有没有什么办法,能破解玉腰带上的魔力?

    我笑道:“说简单也简单,说困难也困难。既然咱们能让马老板悔过,应该也能用同样的办法,让玉腰带里的亡灵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是有真心朋友存在的,不是天下人人都是萧何。”

    三炮立即点头,问我要怎样才能让玉腰带里的亡灵信服?

    我说道:“这个简单,咱们可以用古代的那一套方法,证明自己对秦宇的情谊。”

    众人立即追问,到底是什么法子?

    “两肋插刀是兄弟。古人的将领们,喜欢用两肋插刀这种自残的方式来证明自己,看来今天晚上,咱们也得用这种法子了……”

    我的一句话,瞬间把李麻子和三炮给吓傻了:“大哥,你跟我开玩笑的吧?两肋插刀万一插到心脏或者别的脏器,可是要归西的。”

    我无奈的说道:“那我也是没办法了,这是我唯一能想出来的法子。”

    “妈的,干了。”三炮和李麻子几乎异口同声的说道:“不就是为兄弟插两刀吗?”

    我欣慰的笑了笑:“我们可以去找个医生,标记出哪个地方是安全的,一刀刺下去伤害最小的。”

    三炮立即点头:“放心,我学过一段时间的医生。”

    接着,就是一系列的准备了。想要让韩信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真朋友的存在,前提条件就是先让韩信现身,我当即便跑去准备了。

    三枚万人钱,一根捆尸绳,另外还有几幅棺材板,弄回来之后,就让李麻子把棺材板子锯开,用

    捆尸绳给做成了一个简单的凳子。

    至于万人钱,则放在了凳子上。

    我又简单的布置了一个法坛,今天晚上,就要把韩信大将军给请出来!

    做完了这些之后,我们便在酒店耐心的等候午夜的到来了。

    尹新月和如雪都很担心,毕竟今天晚上要发生流血事件,问有没有需要她们帮忙的。

    我再三思索,最后觉得她们最好不要在场,免得殃及到两人。

    在古代,女人就是男人的玩物,可以送给兄弟玩,可以当奴仆送来送去,甚至饿了都可以当下酒菜。

    万一韩信再为难两个女孩可就麻烦了,我还真没大方到为了秦宇的性命而牺牲尹新月和如雪,所以就让两人呆在她们自己的房间里,没事千万别出来,有事更不能出来!

    两个女孩儿都点点头,回到房间里休息了。

    现在我们的房间,就只剩下四个人了,秦宇,我,三炮以及李麻子。

    玉腰带和一把匕首安静的躺在秦宇身边,秦宇也陷入了昏迷之中。

    我往秦宇脸上撒了一把精盐,精盐很快便融化了,知道这是阴气重的原因,心中不免有些担心秦宇。

    如果我们今晚不能把秦宇抢救回来,怕是秦宇也熬不过这几日了。

    我让李麻子和三炮先睡一觉,到时候了我自然会喊醒二人。

    二人在沙发上休息,而我则瞪着一双眼,死死的盯着秦宇,等待着秦宇的动静。

    时钟滴滴答答的走着,时间过的很慢,虽然我极度疲惫,不过却也不敢休息,生怕秦宇会忽然醒过来,然后做一些过分的事。

    就在我思索着的时候,秦宇忽然倒抽了一口凉气,好像哮喘病人喘不过气似的,喉咙里发出古怪的声音!

    我的神经立刻紧绷起来,李麻子和三炮也瞬间从沙发上跳起来,紧张兮兮的盯着秦宇。

    看来两人并没有睡着,也是,在这种环境下谁还能睡得着?

    秦宇直挺挺的从床-上坐起来,一步步蹒跚的走向窗口。他的双脚,竟是朝外撇着的,而且撇的角度很大,几乎都快成一字形了,看得我头皮发麻,真担心秦宇的脚会给生生扭断。

    他目光无神,动作僵硬的走到窗口,失魂落魄的望着窗外,不由得悲从心生,带着哭腔咆哮了起来:“韩信兵法世无双,挥手可灭百万兵!此心不忍负萧何,血染深宫人不知。”

    这是后世人歌颂韩信的诗词。

    吼完了之后,秦宇便一动不动的望着窗外,神情黯然,背影孤单,看来的确是受伤颇深。

    我深吸一口气,将棺材板上面的铜钱给抓起来,轻轻的弹了起来,发出清脆的声音。

    古人有弹剑和歌和碰钱喝酒的娱乐方式。这万人钱发出的声音,更能吸引韩信。

    果不其然,对方听到了碰钱的声音,狐疑的扭过头来看着我。

    那古怪的眼神无限深邃,仿若蕴含强大气场一般,看得我心神颤抖。

    我深吸一口气,连忙在桌子上倒了三大碗米酒,将铜钱丢了进去。

    万人钱和柳条一样,阴气十足,能让鬼喝到碗里的酒。

    秦宇体内的亡灵终于被酒给勾的按捺不住,从秦宇身体里走了出来,坐在了棺材板做成的椅子上,对着三只碗就用力的吸了起来。

    我看见一缕袅袅白雾,缓缓的从碗里蒸腾起来,最后钻入了韩信口中。

    那道黑影在饮酒之后,似乎清晰了很多。我能看到其身着盔甲,身高七尺,面目俊秀,表情却是无限苍凉。

    我知道这便是韩信大将军了,心中不由得肃然起敬:“拜见大将军!”

    李麻子和三炮一看我对空荡荡的椅子行礼,口喊“大将军”,都惊的瞠目结舌。

    为了避免吓到两人,以及惊扰到韩信,所以我并未给两人开天眼。

    韩信发现我能看到他,他也奇怪了,不过紧接着,他便怒气冲天,狠狠的白了我一眼。那幽深的瞳孔,蕴含着强劲的怨气,紧接着,便要重新进入秦宇体内。

    “大将军且慢!”我立即叫住了韩信:“我朋友与您无冤无仇,为何要缠着我朋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