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二百一三章 烟瘾者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一三章 烟瘾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很生气,掏出手机就准备报警,谁知如雪却一把将手机抢了回来,煞有其事的训斥道:“不行不行,你这人怎么能见死不救呢?人家父亲的死,和你有一定的关系,李麻子经常跟我讲因果,你害死了人,这就是因,如果不妥善解决,那就永远背着这个因。时间越长,这个因就越大,恶果也会逐渐结出来,到时候你必死无疑啊。”

    我狠狠白了一眼如雪,这人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她脑子里想的什么我能不知道?无非是想开开眼界,看看我处理阴物的过程,找一下写剧本的灵感而已。

    只是为了一个剧本,就把我往火坑里推,这女人我可真是服了。

    “对,对,这个妹妹说得对。”非主流连连点头。

    “滚,喊谁妹妹呢,小毛孩你才多大。”如雪骂道。

    “姐,姐,我听你的,我啥都听你的,你可一定要帮帮我啊。”

    “好,姐不是那种铁石心肠的人,见死不救不是我的做事风格,就算我死在这件事上,也无怨无悔。我可不像某些人,表面上高大伟岸,正义使者,心里其实比谁都歹毒……”

    这特么都哪儿跟哪儿,我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变成内心歹毒了?

    如雪是性情中人,而且好奇心极强,如果我不管这件事,她肯定会瞎掺和,到时候万一引火上身,可就麻烦了。我还指望她让李麻子重新振作起来呢。

    所以我最后只能勉为其难的答应了:“那好,我答应你。不过事成之后,按规矩,那烟枪是要给我的。”

    这非主流根本不识货,并不清楚那烟枪的价值,毫不犹豫的就点头道:“好,好,大烟枪白送给你。”

    我点点头:“那好,走吧!去你家看看。”

    李麻子喝哭了,在店里耍酒疯,拽着我不肯让我走,非要陪他喝。我担心李麻子,就让如雪留下来照顾李麻子。

    虽然如雪非常希望跟我去见识见识,但她还是很关心李麻子的,稍微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答应留下来了。

    我带着非主流就上了车,在车上让他把他父亲的死因,详细的跟我说一遍。

    于是他就跟我讲了起来。

    老烟鬼从小就有吸烟的嗜好,烟龄得有六十多年了,因为常年吸烟的缘故,身上烟味很浓,甚至引发了一系列的肺部疾病,老婆也因为抽烟而离开了他。

    老烟鬼没有正当的工作,平日里就帮人打打小手,赚点小钱,赚的钱大部分也都买了烟叶。

    非主流说其实一开始老烟鬼抽烟并没有这么凶,差不多每天一包。不过后来为了省钱,就开始用祖传的烟枪,买来烟叶抽。

    不过自打那之后,老烟鬼就好像被诅咒了一般,每天都是烟枪不离手,基本上不出门,饭可以不吃,烟却不可以不抽,所以非但没省钱,反倒是把所有打零工的钱都浪费在了这上面。

    因为抽烟,没钱供非主流上学,再加上非主流受父亲的影响,在学校每天也是混。干脆就辍学,后来跟一帮小混混混在一起,白天收保护费,晚上就泡在网吧。

    他基本上很少回家,大概一周回去一次。

    这天他回家,发现自家大门紧闭,房间的灯也关着,非主流感觉很奇怪,因为这个点儿正是父亲抽烟抽得最凶的时候,今天怎么就没抽?

    而当他进入客厅的时候,才发现有些不对劲。房间里满满的都是烟味,甚至还有一股浓烈的焦味,伴随着臭烘烘的味道扑面而来。

    他大吃一惊,立即开始寻找那股奇怪味道的来源,很快就发现来自于父亲的卧室。

    当他最终打开父亲卧室门的时候,顿时被眼前的情景给吓傻了。

    卧室里的躺椅上,竟躺着一个黑乎乎,全身烧焦了的‘人’,之所以判断那是人,是因为那‘人’还能勉强辨认出手脚。

    他的身体,爬满了老鼠和蛇,将五官给咬的残缺不堪,露出里面鲜红的肉。尸水顺着躺椅流到地板上,把地板都给浸透了。

    即便已经断气,可他手中依旧拿着那杆大烟枪,大烟枪里升起袅袅青烟,他身上的火,就是被烟杆子里的火星给点燃的。

    好在火势并不大,只是烧焦了外面一层皮,并没有给烧成灰烬。

    非主流悲痛万分,毕竟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非主流身上也没钱,就把父亲给草草的埋了,找了个道士超度了一下,还把大烟枪给父亲陪了葬。

    非主流很伤心,就在老屋子里住了下来。他挺懊恼的,如果自己在家,父亲也不会被大烟给活活烧死了。

    不过当天晚上就出事了。

    非主流在卧室睡着睡着,却忽然就闻到一股烟味,而且烟味很新鲜。

    非主流感觉很奇怪,自打父亲死后,房间里的烟味都已经消散了,那这股平白无故出现的烟味,又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最后还是从床-上爬起来,鬼鬼祟祟的跑出去看了一眼,没想到这么一看,还真看出问题来了。

    房间里,一根熟悉的大烟枪,正安安静静的放在躺椅上,里面升起袅袅青烟,环绕直上。而躺椅上好像坐了一个人,在轻微的摇晃。

    非主流当即就给吓傻了,要知道这烟枪他已经埋进了父亲的坟里,怎么可能又出现在这里?他当即就意识到,可能是父亲回来了。

    虽然他对父亲有感情,不过得知父亲的鬼魂回来,他还是很害怕的。连忙去遗像下给父亲烧香磕头,随着大烟枪里的烟灭掉,他也松了口气,知道是送走了父亲。

    不过到了下半夜,他却忽然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他梦见了父亲,父亲全身上下都是焦黑一片,一边抽烟一边告诉非主流,让非主流来我的古董店,给我送一百五十块钱,钱他就放在了上锁的抽屉里,说这是给我的酬劳。

    非主流醒来之后,也没当回事,就觉得只是一场梦而已。

    不过他最后还是好奇的撬开了父亲上锁的抽屉,这么一看,差点没把他的魂儿给吓跑,抽屉里放着一大堆零钱,他数了数,正好是一百五十块。他知道昨晚父亲是真的显灵了,不敢怠慢父亲的要求,所以当即就把钱给父亲送来了。

    不过情况并没有因此好转,几乎每天晚上,非主流都会被一阵烟味给熏醒,醒来之后,就看见大烟枪冒着烟气,躺椅轻轻的摇晃,好像父亲依旧躺在躺椅上抽烟似的。

    虽然期间好几次,他都把烟枪埋到父亲的坟里边,可每次那大烟枪都会自己跑回来。

    这段时间,父亲也给他托了好几次梦。在梦里告诉他,是我说的只有因为烟杆子而死,做了鬼才可以继续抽烟的。

    所以非主流才说父亲的死和我有关系。

    因为晚上他经常被动抽‘二手烟’,所以现在他竟然也有了烟瘾,好几次都控制不住,偷偷的用烟枪抽烟。

    就是抽烟的缘故,他的身体快速的虚弱,直到现在变的瘦骨嶙峋,面黄肌瘦,越来越像父亲的模样。

    他非常害怕,生怕自己最后会变成跟父亲一个下场。所以尽管他逐渐‘被上瘾’,却一直都选择克制自己,直到今日,他感觉实在是克制不住了,只要一会儿不抽烟,就感觉难受。

    说完,非主流就掏出一根烟,颤抖着手,点了烟,无比享受的抽了起来。

    我一把将烟从他嘴里拔-出来:“还抽,明知道要死人还敢抽!”

    他的脸色瞬间变的苍白,身子哆嗦的厉害:“我……我真的管不住自己,真的控制不了。”

    “给我忍着。”我愤怒的道:“男子汉大丈夫,这点自制力都没有,以后还怎么成家立业?”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