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二百一二章 鬼送钱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一二章 鬼送钱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干!我确定这家伙在拿我当猴耍了。

    问的这都是什么问题,还鬼能抽烟不?鬼抽你大爷的烟啊。

    我当下摇摇头:“不知道,我就是一个古董商人,你问错人了。”

    “老板,你说你咋这么不厚道呢。你的事我都知道,没什么好隐瞒的,你就跟我明说吧,到底能不能抽。我不白问,这不带了钱吗?”

    说完,大烟鬼竟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大把钞票来,五块十块的一大把,加起来顶多也就一两百块吧。

    我被这家伙给逗乐了:“我说了不知道,你就别来骚扰我了行不行?否则我真叫人把你给轰出去了。”

    “你告诉我我就走。”大烟鬼还跟我耍起了赖皮,一屁股坐在我旁边。

    我一阵哑然,最后实在无奈,只能告诉他道:“想让鬼抽烟,得让那鬼因为烟杆子而死才行。比如鸦片战争时期那些吸鸦片的中国人,最后死在了烟杆子上,死后化成鬼,烟瘾也不会断,继续到处找鸦片抽。这下你满意了吧?满意了赶紧滚。”

    他嘿嘿笑笑,把手里的零钱丢在桌子上就匆忙离开了。

    打发叫花子呢,我冲他骂道:“把钱拿走!”

    不过这个大烟鬼已经走远了。

    望着桌上的钱,我那叫一阵哭笑不得,这人可真有意思啊。

    不过我万万没想到,我随随便便一句开玩笑的话,竟惹来了无穷的麻烦。

    那都是一个月后的事情了,我这次算是彻彻底底的将大烟鬼给忘了。

    一个月之后的某一天,我再次开门做生意的时候,古董店外猛然闪过一道人影,那人影就缩在墙角,根本不进来。

    我于是纳闷的问他,你是谁?找我有事吗?

    对方一开口,我就听出是大烟鬼了:“我今天是来谢谢你的。”

    “谢谢我?”我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你谢我干什么?”

    “没什么,就是来谢谢你的,明天我就让我儿子把钱给你送来。”

    说完,大烟鬼就走了。不知道是不是我眼花,我发现对方走路的姿势有点奇怪,好像是飘着出去的,经过门槛的时候,脚都没抬。

    我顿感莫名其妙,这是怎么个意思?穿越过门槛的?

    我不敢去继续想了,连忙追出去想看个究竟。

    可古董一条街上,只有昏黄的路灯,把路面微微照亮,凉风嗖嗖的,大烟鬼连影子都没了。

    真是奇怪,他走路速度有这么快吗?

    我潜意识里意识到这家伙不对劲,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只好哆嗦了一下,把身上的鸡皮疙瘩抖落之后,匆匆忙忙的返回了古董店。

    整个晚上我都觉得不自在,我知道我被那大烟鬼给惊到了,只好在心里默念《道德经》。

    到凌晨三四点钟左右的时候,我看不会有生意上门了,心里还是膈应的慌,干脆就关上门睡了起来。

    也不知睡了多久,我再次被一阵砰砰砰的敲门声给惊醒。心中难免一阵生气,一般知道我作息时间的人,白天都不会来敲门打扰我的,这他娘的是哪个不长眼的?

    起初我决定不予理会,不过那敲门声却久久不绝。

    无奈,我只好艰难的从床-上爬起来,打开了门。

    门外站着一个年轻人,一看就是一非主流,鸡冠头,染成了绿色,身上衣服破烂了好几个洞,也不知道是最新款式还是什么。

    这家伙似乎熬夜了,熊猫眼很明显,脸上有点脏,也不知道多长时间没洗脸了。

    “你是谁啊?”我没好气的问道。

    “你是老板?”非主流上下打量了我一番,问道。

    “是。”我说道。

    “给你钱。”他懒洋洋的从口袋里抓出一大堆零钱,塞进我手里,转身想离开。

    我顿时就怒了,一把抓住他:“搞什么,你谁啊你,打发叫花子呢这是。”

    “我警告你,别拽我衣服。”他生气的说道:“是我爹让我来给你送钱的,你不要可以丢进垃圾桶,别跟我磨蹭。我还得去网吧打《英雄联盟》呢。”

    说完,他挣脱开我的手,气鼓鼓的离开了。

    我猛的想起大烟鬼来,大烟鬼昨晚跟我说,今天让他儿子来给我送钱,不出意外的话,面前这家伙,应该就是大烟鬼的儿子吧?

    我就纳闷了,他给我钱做什么?好像他并不欠我钱啊。

    我哭笑不得,随手把那一大叠钱压在了书本里。

    我不喜欢欠人情,欠了钱是因,结什么果,不可预测,为了避免遭到什么恶果,所以这钱我是坚决不能要的,如果能还回去,那就最好不过了。

    这段日子我过的风平浪静,唯一的调剂,应该就是大烟鬼父子了吧?

    李麻子和如雪这段日子经常腻歪在一块,李麻子还是整天被缠的要死要活,如雪依旧是一本正经的跟着李麻子,活脱脱一个跟屁虫。

    有时候实在是烦的不可开交,李麻子就会来我这儿诉苦,喝酒,每次都喝个昏天暗地,不省人事。而如雪就担当起照顾李麻子的事来,我察觉到,如雪似乎有点爱上李麻子了……

    这天李麻子在我家喝酒,如雪就在一旁,缠着我讲这些年卖阴物的那点事,我一边和李麻子回忆,一边喝酒。回忆到楚楚和老巫医的时候,李麻子再次伤感了起来,抱着酒瓶就哭,大口大口的灌酒。

    如雪就在一边安慰李麻子,说人死不能复生,如果楚楚泉下有知,肯定不希望看到你这样的云云。

    正在李麻子伤感的时候,门口忽然跌跌撞撞的走进来一个人。那人面黄肌瘦,眼睛红肿,顶着鸡冠头,神色憔悴,一股浓浓的烟熏味传来,呛得如雪直咳嗽。

    我立马站起来,仔细盯着他。

    这不就是大烟鬼的儿子,非主流吗?他看上去比之前瘦了很多,干枯的好像木柴,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上次他来的时候,身上并没有烟熏味,这次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那股令人厌恶的烟味。

    一般来说,没有个十年二十年的抽烟习惯,身上很难带有这种烟味的,他在一个月之内,身上怎么可能会带有这么浓重的烟味?

    “你怎么又来了?”我不耐烦的问道。

    “老板,我问你一件事。”非主流哆哆嗦嗦的看着我,目光又不由自主的落在李麻子和如雪身上:“方便不方便到里面去说?”

    我看这青年似乎真的有事,就点点头,带他进了房间。

    一进房间,他就立马说道:“老板,我问你,鬼能不能抽烟?”

    我立马愣了一下,这句话很熟悉啊,我好像在哪儿听过。我大脑快速转动,很快就想起来了,之前大烟鬼来找我,问的也是这句话。

    这父子俩还真是上阵父子兵啊。

    我于是就问道:“能啊,怎么了?”

    我一说完,他立马就蹲在了地上:“完了完了,这下完了,老板,你知道吗?我撞鬼了。”

    “撞鬼了?”如雪一下就推开了卧室门,原来她一直都在外面偷听:“撞什么鬼了?快跟我说说。”

    非主流紧张兮兮的看着如雪:“这谁啊?”

    我立刻摆摆手:“没事儿,你尽管说。”

    他还是很谨慎,不肯说,最后把如雪逼急了,谎称自己是我助手,来替我参谋参谋。

    这如雪和李麻子还真有点像两口子,之前李麻子碰到类似的情况,也经常自称是我助手。

    “是这样的。”非主流这才总算开了口:“我爹每天晚上都偷偷摸摸的跑回来抽烟,抽得很凶,我都被他给染上了烟味,一天洗三遍澡都洗不掉。”

    我哑然失笑:“不就是你爹抽烟吗?这种事你应该去找戒毒所。”

    “你就别拿我寻开心了老板,我爹都死了,戒毒所的人能管得了鬼?”非主流哭笑不得的说道。

    “什么?”我好一阵瞠目结舌:“你说你爹已经死了?什么时候的事。”

    “得有一个多月了。”他说道。

    不可能!我第一反应,就是绝对不可能。几天前我还见过大烟鬼,大烟鬼当时是来跟我道谢的,甚至还许诺让他儿子来给我送钱,他怎么可能会死一个多月了?

    在我的再三逼问下,非主流还是坚称父亲死了一个多月了,我当即就傻眼了,非主流没必要撒谎。那这么说,几天前我见到的大烟鬼,是名副其实的鬼了?

    真是晦气!

    只是,他死都死了,还来跟我道什么谢啊,还给我送钱。我知道这其中肯定有故事,不过却也并不准备管这件事,这种事儿,还是不知道的好。

    所以我说道:“你爹死了,你多给他烧点纸钱吧!另外最好把烟枪也一块烧了,免得他再跑回来抽烟。”

    非主流却咕咚一声给我跪下了:“张老板呐,你可一定得救救我,不能坐视不管啊!我爹每天半夜三更跑回来抽烟,还不是因为你?你不能一句话就把我打发走了。”

    我很生气,这怎么又成了我的责任?这人是想赖住我吧?我当即说道,跟我有毛的关系,你再撒泼,我可报警了。

    非主流却依旧不肯离开,赖在我家里不肯走。

    真他娘的‘虎父无犬子’,当初他死鬼老爹赖在我家不肯走,现在又换成他这个当儿子的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