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二百零五章 十年前的快递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零五章 十年前的快递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监控画面上,我看到一个青年快递员,步入了电梯中,手里还抱着一个盒子。还能模糊看到贴在上面的快递单,不用说,那盒子里应该是快递了。

    电梯缓缓上升。

    没多长时间,电梯忽然颤了一下,紧接着就停了下来!

    快递员顿时就有点慌了,放下手中快递,匆匆忙忙的就用手扒电梯。

    这就有点奇怪了,一般遇到这种情况,应该首先去按急救按钮,这是常识。这快递员戴着眼镜,不像是文盲啊,怎么连这点常识都没有?

    扒了一会儿,快递员根本就扒不开,他惊恐的蜷缩到了一个角落里,战战兢兢的看着电梯门口的方向,在角落里待了很长时间。

    忽然,他好像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下意识的捂住眼睛,身体不断的挣扎,乱踢乱蹬,好像是想把什么东西从身边推开一样。

    可他面前,却是什么都没有,他对着空气拳打脚踢的模样,着实怪异。

    挣扎了一会儿,快递员忽然直挺挺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了。

    紧接着,他的左脚和右脚,竟全都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撇开,看撇的角度,分明就是断了。

    紧接着,他的双手竟也开始弯曲,直到弯曲成九十度!他好像一个蛇似得,瘫软在地上,嘴角,眼睛,鼻孔以及耳朵里都开始往外流血,但他还是一点点的往电梯外爬去。

    很快,他就消失在了电梯摄像头里,只有他带来的包裹,还安安静静的躺在电梯里。

    看完之后,我已经被惊出了一头冷汗。李麻子比我更加不堪,扶住桌子,才勉强不摔倒在地,脸色苍白的好像一张白纸。

    “怎么可能,就算是鬼上身,也不会把自己的手脚当麻花去拧吧?我看这快递员本身就是个鬼。”

    我咽了一口吐沫,问电梯维修人员:“那包裹呢?”

    “警方带走了。”

    “那他们知道包裹里面装了什么吗?”

    “好像是一件衣服。”对方说道:“具体的我也不清楚,这不是我们有权限知道的。”

    那个包裹有问题,我几乎当机立断,带着李麻子回去了之后,就让尹新月和警方取得了联系。我得弄明白那包裹里到底装的是什么东西,是给什么人邮寄的。

    尹新月听我们说了监控录像内容之后,战战兢兢的问我们道:“张哥,我们不管行不行,这件事太渗人了……”

    我说道:“我也不想管啊,只是如雪阴气入体,如果咱们不管不顾的话,万一那怪东西发泼的话,首当其冲的就是如雪!”

    如雪一听说那东西可能继续找她的麻烦,就算再怎么没心没肺,也害怕啊,立刻苦苦哀求我一定要帮帮她,之前那副活泼开朗的模样,烟消云散了。

    李麻子说道:“这种事可不是随手就能解决的,搞不好我们也要把命给搭进去。要不这样吧?你换个房子住,说不定那东西就找不到你了呢。”

    还没等我说话,尹新月立刻就说道:“哎,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就这么办!如雪,这段日子你就借宿在李麻子家吧,李麻子家里风水布置的特别好,一般的妖魔鬼怪还真闯不进去。”

    都这时候了,尹新月竟还想着撮合两人。

    如雪还没提意见,李麻子立即摆摆手:“不行不行,我不同意。”

    我知道李麻子是觉得楚楚才死一个来月,就让别的女孩住进家里,他心里愧对楚楚。

    “切,好像我喜欢去你那里住似的。”如雪被李麻子给打击到,很生气的说道:“什么风水,都是糊弄小孩子的把戏。我看你比张哥差远了,而且人长的还这么猥琐……”

    “你……”李麻子气的差点蹦起来,如雪却得意洋洋的道:“怎么了?被我说中心虚了吧,哈哈。”

    李麻子气的不知所措,尹新月更是鼻子都给气歪了,这李麻子咋就这么不解风情。

    算了,我看两人是真的没有可能了,就用眼神示意尹新月,别在这件事上浪费精力,尹新月也是一脸的无奈。

    我让尹新月给警方负责人打电话,看看能不能搞到包裹,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又到底是给什么人送的包裹。

    尹新月对着电话讲了一会儿,便把电话撂下了,对我说道:“待会会有个专员来这里,跟咱们沟通一下,顺便把包裹里的东西带来。”

    我皱了一下眉头:“干嘛要派专员来啊?”

    我想起上次跟警方合作,差点没给对方当成替死鬼,就是一阵心有余悸。

    尹新月说道:“没办法啊,对方提出条件了,想看可以,不过必须配合警方。现在警方还在为这起案子焦头烂额呢。”

    无奈,我也只好自认倒霉了。

    很快,就有一个中年壮汉来了,一身便装,但从气质上,我一眼就判断出这是一个老警员了。

    对方自我介绍道:“你好,我叫林忠诚,是刑警大队关于这起案子的负责人。这次的案件,蹊跷得很,我想听听张老板的看法。”

    虽然我看不惯他们欺上瞒下的行为,不过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还是耐心的分析道:“这起案件非常负责,可能牵扯到超自然的现象。不过我也不敢妄下定论,不如先看看那包裹再说吧!”

    林忠诚立即把随身带来的包裹放下,打开来让我看。

    包裹里面是一件衣服,不过这件衣服却并不普通,看上去好像一件古装,柔和面料,半透明纱布,红白相间,上宽下窄。一条淡蓝色腰带随意缠绕,若是穿在女人身上,必让女人增色不少。

    而且从面料上看,是很贵重的手工蚕丝,在古代恐怕只有富贵人才穿的起吧?

    “这东西,快递员从哪得来的?”我问道。

    林忠诚摇摇头:“这是一件老物件了,我们请了专家鉴定,至少有五百年历史。具体从哪儿来的,我们并没有查询到。”

    “那这是要送到哪儿去?”我问道。

    “送到本楼304房的人家,不过快递单上的名字,却并不是那户人家的名字,甚至那户人家也不认识这个名字。经过我们调查,发现这个名字是十年前住在304房间的屋主名字。不过十年前的那个人早就已经搬走了……”

    我当即问道:“也就是说,这个快递员是要给十年前搬走的人送快递?那你们联系到十年前住在这里的屋主了吗?”

    林忠诚摇摇头:“那人是个孤儿,十年前就已经和孤儿院断去了联系。我们搜索了全国的信息库,也没再找到这个人的任何信息。”

    “切。”李麻子没好气的道:“十年前难道就没人怀疑他是失踪的吗?”

    林忠诚有点尴尬的道:“我们也是刚刚得知有这么一个人,而且十年前也没人来警察局报案啊。”

    据不完全统计,中国每年神秘失踪的人数,至少在七八十万,所以这也没什么好问责的。

    “那就奇了怪了,这个快递是谁邮寄的,总该能调查到吧?”我问道。

    林忠诚再次摇摇头:“哎,你能想到的,我们都考虑到了,我们也想从寄件人身上入手,不过最后却发现,那快递员已经被辞退一个月了。这份快递单,是快递员从自己家带出来的。”

    这还真是个无头案啊。

    “快递员负责这个小区的快递?”我问道。

    “对。”林忠诚说道:“张先生,你对这事儿怎么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