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二百零二章 天罡三十六步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零二章 天罡三十六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没错。”老头说道:“这本兵法的拥有者,正是汉朝第一谋士张良,是我家世世代代祖传下来的。这东西有灵性,和我相依为命七十载,所以这辈子我都没碰到什么大灾……”

    “祖上告诫说,《太公兵法》里寄居着太公之灵,专门对付不尊重老人的败类,所以我就想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城管。”

    “那为什么还要引水,淹了人家父亲的坟墓?”我问道。

    “起初我也没想用《太公兵法》来教训他,只是想引水淹了他爹棺材,让他爹亲自来教训自己儿子而已。可谁想到这小子死不悔改,还每天上街欺负我们这些可怜的小摊贩。恰好他又挪了坟,我这才动用《太公兵法》,让他好好认识自己的错误。”老头解释道。

    我恍然大悟,怪不得前两天都是李明明的父亲作怪,还出言教训李明明。

    后来他父亲却又失了踪影,变成了一个白胡子老头。

    “果然是你。”李明明暴跳如雷:“我爹都入土为安了,你怎么这么狠心,还要惊动我父亲!”

    “没办法,谁叫你父亲没把你教育好呢?我就是要你父亲出来,再好好教育一下你,看你知不知道悔改。不过我看你小子这几天都没再去街上欺负那些小摊贩,所以就想着把《太公兵法》给拿走,没想到就碰见了你们。”

    “你以为把《太公兵法》拿走就没事了吗?”我冷冷的看着老头:“阴物之中的亡灵,可都是凭着一股执念存在的,根本就没有理智。既然你已用《太公兵法》诅咒了李明明,里面的亡灵肯定不死不休……”

    我想起了看坟的梦境中的那个白胡子老头,不用说,必然就是寄居在兵法里的太公之灵了。

    当时他对看坟的的警告,现在还在我的脑海中回荡。

    单凭那句话,我就知道对方是和李明明不死不休了!

    老头有些吃惊:“啥意思?你说这古书里面有鬼?一定要害死这小子才可以?不可能吧,要真的有鬼,为什么在我身边放了这么长时间都没闹过鬼?我祖上也没见古书闹鬼啊。”

    我无奈的苦笑道:“在你身边,没有阴气激活它,自然不会有问题。而李明明父亲的棺材刚被水淹过,怨气冲天,不激活古书里的亡灵才怪。”

    李明明狠狠瞪了一眼老头:“瞧你干的好事。”

    老头也不甘示弱:“还不是你自找的?你要是尊敬老人,会惹来这么大的祸吗?”

    我被两人吵的头疼,当下叫住了两人:“行了,现在当务之急,还是找到对付阴物的法子,你们这样争吵只会浪费时间。”

    估计老头也心中有愧了,竟主动问我有没有什么需要他帮忙的。

    这个阴物主人能在身边,自然是最好不过的,至少我敢保证有他在我们不会有生命危险。

    所以我当即就说道:“那好,今天晚上你跟我们在一块吧,你在我成功的概率更大了。”

    老头当即表示同意。

    我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妥善的解决办法,既然对方非要弄个不死不休,那就给他看到李明明的‘死’。

    我们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就近找了个菜市场,买了一只大公鸡,两斤小米,一把屠夫刀以及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是今天晚上要用的。

    一切准备妥当,就等着今晚那东西出现了。

    老头和李明明似乎有挺大的梁子,一路上都在斗嘴,听的我烦不胜烦,又不好拦住两人,只好假装不闻不问。

    两人好像开启了辩论赛,论城管能不能在大街上收东西。老头就站在养家糊口小商贩的角度,李明明就站在城市容貌的角度,越吵越烈,最后差点动手打起来,被我给拦住了。

    老头最后问我,他们两个谁有理?

    “你说我一个老头子,也没别的本事,种地也没啥地了,吃饭都成问题,你不让我摆摊,这不是明摆着饿死我吗?你们政府就要看着我们给活活饿死才高兴?”

    “你那都是小问题。你想想,一个城市里,到处都是小商小贩,影响交通影响市容那倒是其次,你让人家租了店面的人怎么想?怎么能服气?那这个城市还要不要发展?这个国家还要不要发展?那不成封建社会了嘛。”

    “别跟我扯犊子,什么城市国家的,我管不着,我只想能不饿肚子,要是我们连温饱都解决不了,和封建旧社会还有什么区别?”

    唉,这种事儿是婆说婆有理公说公有理,这种矛盾从古至今都有,从来没人能搞定。两人从侧面代表了中国最大的矛盾体,就算能解决两个人的问题,那还有成千上万这样的老百姓呢?解决得了吗?

    入夜,月光如霜,我站在窗口,望着这座灯红酒绿的城市,感受着凉风阵阵吹来,看着依旧繁忙劳苦的大众,心里感慨万千。

    都是为了生活啊,有些人只为一口饭,却要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有些人却连别人生的机会,都要去剥夺,这个世界真是残酷。

    一片乌云,悄然而至,月亮在其中若隐若现。

    这是阴阳接替的时刻,俗话说阴衰至极必旺,此刻也是阴气最旺盛的时刻,《太公兵法》很可能会伺机而动!

    我立即将《太公兵法》丢在窗台,任凭若隐若现的月光照在上面,让老头和李明明都做好准备。

    李明明拿起一根红绳,一头拴在自己腿上,另一头拴在公鸡的脖子上,然后割破手指,涂在了公鸡的眼睛上,最后将公鸡抱在怀中。

    老者则抓起屠夫刀,将小米在客厅四周散落一圈,战战兢兢的缩在角落里。

    我冲李明明点点头,李明明立即开始顺着客厅来来回回走着,每一步都踩在小米上。

    一边走,口中还一边数着步数。

    我让他一定要走三十六步整,三十六是天罡步数,多少可以起到保护作用。

    “一,二,三……”他小心翼翼的围着房间转了起来,抱在怀里的大公鸡,安静的好像死物一般,只是那两双涂了血的眼睛,散发出幽幽的红光。

    “三十五,三十六,三十六……”

    他一圈圈的徘徊循环,就这样走了足足十几圈,依旧风平浪静,没有半点的异常。

    不过,很快异象就发生了。在走第十七圈的时候,李明明在数到三十四的时候,最后两步竟攒在了一块,所以这一圈,他只走了三十五步。

    “别动!”我立即喊住了李明明。

    李明明呆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而与此同时,李明明抱在怀里的大公鸡,竟不安分的摇头晃脑起来,晃着晃着,眼神开始迷离起,不停的低头,然后抬起,好像在啄米一般。

    我立即望向《太公兵法》。

    不知什么时候,《太公兵法》上竟笼罩了一层雾气。那层雾气很淡,有点泛红,正一点点的往屋子里渗透。

    我深吸一口凉气,知道是《太公兵法》开始显灵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