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百九八章 迁坟妖奇谈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九八章 迁坟妖奇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段日子,我一直都在店铺里恍恍惚惚,食不下咽,夜不能寝,闭上眼就是楚楚的笑脸和李麻子的悲伤。

    一个月之后,李麻子回来了。他看上去比以前更加憔悴,多了很多白头发,没想到他竟还带了一个陌生人来,那陌生人神色慌张,面黄肌瘦的,似乎身患隐疾。

    我笑着迎上去,给了李麻子一个熊抱,问李麻子这一个月到底去了哪里?

    李麻子冲我笑笑,说只是给楚楚找了个栖身之所。

    我点点头,不愿再提起楚楚,免得李麻子伤怀。

    “这个人是?”我莫名其妙的看着被李麻子带回来的人,好奇的问道。

    “一个远房亲戚,叫李明明。”李麻子说道:“他遇到点情况。”

    “怎么了?”我看着李明明问道。

    “大哥,你要救救我啊。”李明明一把攥住了我的手。

    “嗯,尽管说吧。”我点点头:“能帮我尽量去帮。”

    “是这样的。”李明明说道:“我爹回来找我了,他要带我走!”

    我哑然:“这个……你可以去找警察同志调解。”

    “你误会了。”李明明立刻说道:“我爹已经死了三年了。”

    我的心顿时咯噔跳了一下:“你的意思是,你爹的鬼魂来害你了?”

    “唉!”他垂头丧气的说道:“是啊。”

    我立刻意识到这种事情不能管,他爹的鬼魂来找他,那就只有一个原因了,无非是他没尽到孝道,他老爹死的不甘心。

    所以我随口就回绝了:“对不起,我只是买卖古董的,这种鬼缠人的事情,我还真帮不上忙。”

    估计李明明也知道我不管的原因了,赶紧跟我解释道:“大哥,不是你想的那样,其实我对我爹可好了,是我们小区有名的孝子,不信你可以问我表哥啊。”

    我看了一眼李麻子,李麻子当即点点头:“这个我可以作证的。他们两口子的确很孝顺……”

    “那就奇怪了。”我心生好奇:“既然你这么孝顺你爹,那他干嘛还要回来害你?对了,你爹怎么死的?”

    “寿终就寝。”李明明立刻答道。

    “那就更不可能了。”我说道:“会不会是你心理作用啊,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鬼。对了,会不会是你爹还有什么牵挂?你怎么知道你爹非要带走你?”

    李明明的头摇的好像拨浪鼓:“我妈死的早,家里也没什么亲戚,我爹生前乐观开朗,而且他的丧事完全是按照他的遗嘱去做的,能有什么牵挂?”

    那就真的奇了怪了,现在无非两种情况,第一种就是他老爹被人给控制了,成了‘鬼傀儡’。另一种情况就是纯粹李明明的心理作用。

    我问李明明,他父亲生前有没有结下什么仇人。李明明同样摇头,说自己父亲为人和善,而且还捐助了几所学校,就算偶尔吃点亏,也从来不斤斤计较,怎么可能会有仇人呢?

    这个问题还真把我给难住了,我越来越觉得,是李明明疑心生暗鬼……

    我正想着要不要给他找个心理医生,目光却无意中落在他脚下,而这个发现,让我几乎可以肯定,他的确是撞鬼了。

    他散落在地上的影子,十分暗淡。影子从某一方面来说,也是阳气作用于太阳光下的结果。影子暗淡,表示他的阳气很弱,除非鬼缠身,否则阳气不可能这么弱。

    怪不得他看起来这么虚。

    我于是立马把他请进了古董店里,坐下聊。

    只走了两步路,他竟给累的气喘吁吁,足以证明他的阳气弱到什么地步了。

    “这样吧。”我说道:“你跟我说说,你是怎么判断你父亲要来找你索命的?”

    李明明深吸一口气,跟我们说了起来。

    这件事要追溯到一周以前。

    那天晚上他正在睡觉,忽然感觉到有一个人上了自己的床铺,掀开了被子躺在旁边。

    李明明当即觉得奇怪,因为老婆带着孩子回娘家了,谁半夜三更上自己的床?

    他就好奇的往旁边看了一眼。可这么一看,差点没把他给吓的魂飞魄散。

    死掉三年的父亲,就躺在自己旁边,身上湿淋淋的,脸上甚至还带着血。无神的眼睛,没有焦距的望着自己。

    李明明被吓坏了,一声惨叫就从床-上爬起来,咕咚咕咚的给父亲磕头,问父亲怎么又回来了?

    他父亲冷冷的说道:“你快跟我走吧,你快跟我走吧。”

    李明明当然知道跟父亲走的意思,这是让他死啊!所以他苦苦哀求,问父亲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带走他。

    他父亲却只是重复着那句话:“下面很冷,你快跟我走吧。”

    李明明当时吓的都说不出一句话来了,接连不断的给父亲磕头。

    他父亲似乎没耐心了,忽然就伸出胳膊,一把抓住了李明明的天灵盖,要将李明明拽走。

    李明明双腿一软,直接就瘫在了地上。要知道天灵盖可是人的魂海保护层,他父亲这样做,正是要抓走他的魂魄!

    而就在他感觉数度昏厥的时候,忽然一阵公鸡打鸣的声音传来,李明明立马清醒了许多,睁开了眼睛。

    他依旧床-上躺着,房间一切正常,哪里还有父亲的身影?

    李明明也松了口气,虚弱的躺在床-上,安慰自己那只是一场梦而已。

    可当他躺下的时候,惊骇的发现床头竟然湿了一大片。那湿淋淋的水,似乎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鱼腥味。

    李明明吓的魂飞魄散,知道刚才肯定不只是做梦那么简单,很可能是父亲给自己托梦了!

    他再也睡不着,在客厅里看了一晚上电视,天一亮就去父亲的坟头烧香烧纸。

    不过这怪异现象却并没有因此结束。

    第二天晚上,李明明竟再次梦见了父亲。父亲还是浑身是水的躺在自己旁边,身体凉飕飕的,白森森的眼眶看得人心惶惶。

    “你咋干这缺德事,你咋干这缺德事呢?”他父亲一遍又一遍的自言自语,预期之中满是怨恨之情。

    接连两个晚上梦见父亲,李明明也知道这肯定是父亲缠着自己了。

    他立刻问父亲到底想要什么,想要汽车洋房,他都一样不缺的给烧过去,只求父亲不要再缠着自己。

    他父亲却冷冷的说道:“我就想带你走,免得你再做缺德事。”

    李明明立刻就苦苦哀求,说了很多好话,可他父亲就是不听,只是一直重复着那句话。

    好不容易挨到天亮,李明明再也不敢小看这件事了,当即就找了一个看坟的,去老爹的坟走了一趟,让人看看是不是老爹的坟出了问题?

    那看坟的也有些本事,一眼就看出来不对劲。当时那座坟头湿淋淋的,看坟的说肯定是下面发大水,把棺材给淹了。

    李明明立刻将坟挖开,果然发现棺材湿漉漉的,而那些水,竟是地下暗河流过来的。

    他赶紧给父亲烧纸钱磕头,求父亲的原谅。当天在看坟的指引下,又找了一个风水宝地,把棺材下葬了。

    坟迁了,纸钱也烧了,这下父亲应该不会再来找自己了吧?

    不过,这还仅仅只是个开始而已。

    到了晚上,李明明睡的正香的时候,忽然就被呛的咳嗽了起来,那烟雾好像是香烟散发出来的。

    他迷迷糊糊的从床-上爬起来,打开灯看了看四周,发现不大的卧室里面,竟满满的都是香烟的雾气,袅袅飘散。

    卧室的门是锁着的,窗户也是完全密封,不可能从外面钻进来烟雾,那这烟气……

    李明明的目光惶恐的在房间里寻找起来,最后终于找到了香烟的来源。

    在地面上,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七八根烟,都给抽的就剩下半截了。

    他被吓的够呛,知道很可能是鬼抽了自己的烟。而且看来,这次不只是父亲一个人的鬼魂了,而是一大群鬼。

    接二连三遇到这么灵异的事,即便李明明胆子再大,也把持不住了,当即就再次去找那个看坟的寻求帮助。

    不过这次那看坟的却死活不肯再来了,在李明明的逼问下,看坟的最后才无奈的说道:“昨天有东西来找我了,说如果我再多管闲事,就要我的命……”

    李明明当即给吓了一跳,立刻问那看坟的,是不是他父亲的鬼魂来了?

    说完,还给看坟的看了一眼父亲的遗照。

    看坟的却是连连摇头说不是这个人。对方高高瘦瘦,花白胡子,穿着件破烂的古代短褂,手里还捧着一本书,在睡梦中拍了他两下脑袋瓜子,差点把他的魂给打散。

    看坟的告诉李明明,能随随便便把人魂给打散的,已经属于鬼王级别的了,没办法对付,还是赶紧准备后事吧!

    那看坟的说的有板有眼,把李明明给吓得差点尿裤子,当下不惜重金去到处找高人解决。

    不过人家一看他的影子,都摇头说管不了。

    接下来几天,撞鬼的现象越来越明显了。有一天晚上,李明明听见父亲留下的老式收音机打开了,里面唱着京剧,出去一看,就看见一群人影在客厅里闪来闪去,都穿着寿衣,把他吓了个半死。

    昨天晚上,他甚至还看见那几个穿寿衣的老头在房间里边打麻将,弄得屋子里乱糟糟的。他再也不敢在家里住了。

    实在是没办法,这才托李麻子来找我帮忙!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