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百九四章 门外的眼睛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九四章 门外的眼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老蔡说道:“昨天刚来的道具,就昨天晚上出现的问题。”

    李麻子说幸亏你找我们找的及时,否则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老蔡好一阵庆幸,连忙问我们准备怎么收拾这把古琴。

    我说道:“没什么别的好办法,今天晚上留下来,仔细观察一下吧!看看古琴究竟有什么问题。”

    老蔡面露难色的说道:“那个……我晚上能不能出去住?我担心自己受不了那琴音的蛊惑,万一自杀了可怎么整?”

    我知道老蔡是看我和李麻子年轻,怀疑我俩的本事。

    还没等我说话,李麻子就先开口了:“行,你出去住吧!单凭我们两个就能搞定。对了,你不是还要上班吗?你先去上班也可以,我们留下来仔细研究这把古琴。”

    老蔡犹豫了一下,有点莫名其妙的看着我们。估计是担心我们在这里捣鬼,毕竟这里的道具价值不菲。

    李麻子也意识到自己说的话有歧义,就笑道:“没别的意思,就是阴物商人的某些手段是外人不能看的。如果你要留下来,可以去楼上。”

    老蔡最后还是沉声说道:“我还是去楼上吧!那边我都请了假,再回去就不好交代了……”

    他上了楼,李麻子立刻问我能不能从这把古琴上,查出夜龙啖的线索。

    我仔细检查了一遍,发现在古琴的下面竟还有湿润的泥土,应该是从古墓里挖出来的。

    从古墓里挖出来的东西,多多少少会受到原主人的影响,说不定会有主人的亡魂寄居在其中。

    所以我怀疑,这把古琴里很可能就有原主人的亡魂,每到深更半夜,便会出来抚琴弹奏。

    如果我们能把这个亡魂给召唤出来,问出夜龙啖,那自然是最好的。

    我把自己的想法说给了李麻子听。

    李麻子却有点担心:“古琴主人会告诉我们关于夜龙啖的下落吗?而且如果这把古琴是被盗墓贼盗出来的,那是不是说,夜龙啖同样被盗走了?”

    是啊,李麻子的担心还是很有道理的。

    不过现在我也没有什么别的好办法,只能用这种办法试一试了。

    在我的劝说下,李麻子也同意了。

    我们立即去了黑市,买来晚上可能要用到的东西。

    黑狗血,裹尸布,桃木桩以及一些破碎的陶罐之类的。

    裹尸布我们是从殡仪馆买来的,虽说裹尸布的年代越久越好,不过现在我们时间紧急,也没地方去整什么陈年的裹尸布了,只能用刚裹了两天车祸死尸的棉被来代替。

    另外还让老蔡从附近的农场搞来了两小瓶子牛眼泪。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我们把东西都堆积在二楼,然后坐在一个能够一眼就瞧见古琴的房间里,偷偷的观察起来。

    我们简单吃了点晚餐,就无聊的看起了电视。为了避免被琴音给迷惑了心智,我用牛眼泪分别涂在了双眼和双耳上。

    这样能让我们双耳双目明亮,免得和老蔡一样沉浸在琴音之中。

    说实话,我还真有点担心那琴音,会怂恿我们自杀!

    时间过得很快,看了几集美剧,就差不多凌晨了。

    我起身走到猫眼,去看外面的古琴。

    可这么一看,顿时就傻眼了。

    一只干枯浑浊的眼睛,正紧贴在猫眼上,死死的盯着我们看。

    我顿时被吓的浑身哆嗦了一下,妈的,这是谁的眼睛?他在门外站了多长时间了?

    看见我这幅模样,李麻子也意识到门口有问题,匆忙跑上来,通过猫眼往外面看。

    只是看了一眼,李麻子竟立马把门给打开了,我的心顿时如遭电击,抽搐了起来。

    这笨蛋开什么门啊,惊动到了对方,对我们可是很不利的!

    没想到开门之后,我竟看到老蔡正神情呆滞的站在门口,冲我们咧开嘴傻笑,口水都流出来了。

    李麻子竟然没看出老蔡有问题,生气的说道:“深更半夜站在门口发什么神经?想吓死人啊。”

    不过老蔡却并不理会我们,只是呆呆的站在那里傻笑,并且用身体挡住了门框。

    我立即紧张起来,匆忙跑到茶几前,端起了黑狗血。只要老蔡有半点异样,我就用黑狗血泼老蔡。

    李麻子也注意到老蔡挡住了门,伸出手就要去推老蔡。

    我立马喝止住了李麻子,让他不要轻举妄动,对方这么做,肯定有原因的。

    古琴上果然附着有不干净的东西,现在那不干净的东西,已经开始控制老蔡了。

    李麻子退到我身边,战战兢兢的问道:“你到底是谁?夜龙啖是不是在你手上?”

    李麻子还真是够急的,一上来就问夜龙啖。

    老蔡却并不理会李麻子,将门敞开到最大之后,竟又行动僵硬的顺着楼梯,走到了一楼。

    我和李麻子立马带着白天准备好的东西跟了下去。

    看来今天白天的准备工作是白做了,我们原本是想用这些东西,把附着在古琴中的亡灵给逼出来,现在倒好,亡灵竟主动现身了。

    而且看模样,它似乎并没有伤害我们的意思,不过有备无患,万一他在耍诈,我们也好用这些东西抵抗。

    没想到老蔡竟走到洗手间,把手洗干净了之后,焚了一炷好香,坐在了古琴面前,望着古琴,轻轻的叹了口气。而后闭上眼,双手放在古琴上,弹了起来。

    “怎么办?”李麻子连忙问道:“要不要阻止他。”

    我犹豫了一下,最后使劲摇了摇头。对方的表现很温和,并没有伤害我们的意思。他这么做,肯定是有原因的,所以倒不如看看他究竟想做什么。

    我对音律并不熟悉,不过还是能听得出来,对方弹的,应该是一首古音。

    老蔡的手因为常年搬道具的原因,手掌有厚厚的一层老茧。而弹奏古琴,则需要十指灵动,感应灵敏,这样一双满是老茧的手,竟也能弹出如此动人的韵律来,可想古琴的主人,生前应该是弹琴高手!

    那是一曲在古代很有名的《高山流水》曲子。古风古曲,和录音带里面的声音,有本质的区别。时而澎湃高昂,时而小雨滴落般的清雅淡然,连李麻子这个大老粗,都被美妙的琴音所吸引,听的如痴如醉。

    在我彻底沉浸其中的时候,我竟能感受得到那美妙琴音带来的美妙视觉享受。

    一条坦荡荡的小溪,穿梭在山间,一名古稀白发老者,端坐在小溪之中的石头上,双手敏捷的拨动着琴弦,古朴琴音散发而出,随着小溪缓缓流淌。

    小溪仿佛被老者控制一般,琴音高昂激荡,小溪也掀起惊涛骇浪,铺天盖地奔流不息。

    琴音平缓优雅,小溪则安静恬淡,轻缓流淌。

    小鱼小虾在水中嬉戏,享受着美妙琴音,最后它们也彻底被琴音所折服,乖乖的立在原地,聆听着这动人的声音……

    风声,水声,鸟语花香,好一副和谐的场面,我和李麻子全然忘记了来这儿的目的,只是呆呆的沉浸在这琴音之中。

    忽然,随着一阵嘈杂的‘嗡’的声音响起,琴弦竟绷断了一根,眼前的场景瞬间变换,小桥流水人家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枯藤老树昏鸦,带给人无尽的压抑。

    老蔡怔怔的看着古琴,竟是一脸的委屈,泪水哗啦啦的流了下来。

    他扭头看着我们:“没有了知音,我要这把琴又有何用?”

    说完,老蔡竟举起了古琴,猛的朝大腿上砸去。

    古琴狠狠的撞在老蔡的膝盖上,竟断成了两截。

    在古琴断为两截的瞬间,老蔡喉咙里忽然发出一声尖叫,之后身子一晃,就倒在地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