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百八八章 悬棺崖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八八章 悬棺崖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鼠前辈在原地怔了良久,这才自言自语道:“恐怕那永乐棺材,真不是什么好东西。”

    李麻子顿时急了,对楚楚好的事,他都会极力去争取。现在鼠前辈却这么说,李麻子心中自然不舒服:“老前辈,您的意思是说,得到永乐棺材,有点困难是不是?越是困难,咱们就越要迎头而上啊!”

    鼠前辈摇了摇头:“你没听我大侄子刚才说吗?永乐棺材不永乐,躲天灾不躲鬼祸。为什么他说是鬼祸而不是人祸?”

    鼠前辈不说,我还真没注意到这点,当下纳闷的问鼠前辈,鬼祸和人祸之间有多大的区别?

    鼠前辈苦笑一声:“区别大了,一个是人为的,一个是鬼为的,你说有多大区别。”

    我还是听不懂。

    鼠前辈说道:“算了,还是先去看看老友的尸体吧!到时候一切自会知晓。”

    说完,鼠前辈就带我们前往悬棺崖。

    李麻子忐忑不安,问鼠前辈,那棺材该不会是对死者不利吧?咱们千辛万苦来一趟,可别弄一个不祥的东西回去。

    鼠前辈被李麻子给问的不胜其烦,最后干脆不去搭理李麻子。

    顺着崎岖山路,我们很快找到了悬棺崖。

    这还是我头一次见到所谓的悬棺崖,在看见这玩意的瞬间,我就被镇住了。

    一座耸立陡峭的山崖上,密密麻麻的挂满了棺材。看样子少说也得有上千具,一个挨着一个,我估计从明朝到现代的应该都有。

    即便是大白天的,这里依旧鬼气森森的,让人忍不住全身发寒。李麻子也有点害怕了,不断的抓头皮。

    我俩不约而同的望向鼠前辈,而鼠前辈则谨慎仔细的盯着悬棺崖,嘴里似乎梦呓般的说着什么。我立即将耳朵贴上去,却听到他在数数。

    该不会是在数悬棺的数量吧?

    不过很快,鼠前辈就告诉我,说他在寻找老友的棺材位置。现在已经锁定了,让我俩过去看看,他则留在原地用手机指挥我们。

    我被鼠前辈给吓了一跳,连忙问他不去吗?鼠前辈说他也想去,不过在上面很容易迷失方向,根本没办法找到老友棺材,他只能在下面指挥了。

    我们老家有一条老风俗,就是不要从死人头上走,尤其是坟头,否则很容易冒犯到对方。

    而现在鼠前辈竟要求我俩上悬棺崖,这就等同于踩在上千具尸体上山啊,论概率,也能招惹到一大堆不干净的东西。

    而且这里环境这么阴森,肯定有数不清的脏东西在附近徘徊,找人麻烦。万一我和李麻子失足摔下来,可就得不偿失了。

    李麻子也忐忑的问鼠前辈,有没有第二种可能性,就是我们在下面指挥,鼠前辈上去找。

    鼠前辈生气的说道:“你要是还想得到永乐棺材,就乖乖上去!不想要就拉倒,我没工夫跟你在这儿耗时间。”

    最后实在是无奈,李麻子只能跟我上山了。

    这里有一条羊肠小径直通山上,阶梯是用石头铺成的,非常陡,很多地方的倾斜角达到了四十五度,稍稍不慎就可能摔个粉身碎骨。

    小路两旁都是遮天蔽日的大树,导致这里光线严重不足,偶尔一阵穿堂风从山上吹下来,那股冰凉就直接深入骨髓。

    走到半山腰的时候,我俩就给累的上气不接下气了。我提出想原地休息一下,李麻子却让我自己休息,他继续爬崖探路。

    为了楚楚,李麻子也真是够拼的,连休息都不舍得。

    没办法,我只能咬着牙,跟着李麻子爬了上去。到了山头,我第一次感觉到腿软的感觉,真的跟面条似的。

    李麻子也够呛,就我俩现在这情况,踩着悬崖找悬棺,基本跟找死没多大的区别,我俩干脆就在原地休息了一下,等养足了力气之后,这才拨通鼠前辈的电话,在鼠前辈的指挥下,一点点的下了悬崖。

    我们通过电话和鼠前辈沟通,没多长时间便锁定了一副棺材。那副棺材还算新,应该就是刚刚死掉的鼠前辈友人吧?

    我们踩着棺材和岩石,一点点的攀了过去。我后悔没做好安全措施,这要是稍加不慎,就可能直接摔下去,到时候必然会尸骨无存。

    真是难以想象,当地苗民究竟是费了多大的力气,才能把棺材抬到这里。

    好在我们很快来到了那副棺材面前。刚在棺材前落脚,下面就冲天而起了一阵狂风,风很大,我立刻抱住了棺材,这才不至于摔下去。

    而那股狂风之中,竟还夹杂着一股腥臭味,让人有些头晕目眩!

    等狂风过去之后,我才开始仔细打量这副棺材。想要让棺材固定在悬崖上,需要做两件事。第一件是先在岩壁上打进两根木桩,用木桩托住棺材。

    另外还要在棺材上拴一根尸绳。

    以前的尸绳,都是用大把牛皮筋拧成一团,在外面刷上一层桐油。这样的牛皮筋结实有韧性,经历百年风吹雨打也不会松动,只会随着水分的蒸发而越来越紧。

    现在基本上都用钢筋代替了,这个悬棺,自然也是用的钢筋。

    棺材所有的重量,几乎都压在了钢筋上。我们按鼠前辈的说法,将钢筋的固定端松动了,这才解开钢筋,然后接下来,便是打开棺材!

    在这么危险的地方见尸体,可是极不吉利的,稍有不慎就可能冤魂缠身。

    不过我们现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只能是用事先准备好的锤子和撬棍,将棺材钉给扒下来,然后打开了棺材盖子。

    棺材盖子刚打开,就有一股发霉的臭气扑面而来,让人难受。还没等我往棺材里面看,却忽然看见一道黑影从里面飞了出来,动作麻利的顺着岩壁就爬开了,钻进了附近的一个石洞里面,消失不见。

    我依旧惊魂未定,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石洞。

    刚才从棺材里面钻出来的,究竟是什么东西?要知道这棺材可是完全密封的啊,不可能有那么大的一个东西钻进去,除非那东西是在密封棺材的时候,事先放进去的。

    可苗民应该不会这么做吧?

    谁会将尸体和别的活物关在一块。

    李麻子战战兢兢的问我看清那是什么东西了吗?我犹豫了一下,问会不会是猴子?

    李麻子也拿不定主意,说怎么看怎么像是婴儿,毕竟那东西身上没长毛。

    鼠前辈在下面等得不耐烦了,通过电话不断骂我们,让我们别耽搁时间,赶紧看看棺材里面的情景。

    我只好朝着棺材里看去。

    而这么一看,我再次傻眼了。

    只见棺材里面竟密密麻麻的全都是虫蛇鼠蚁,把棺材底给塞的满满的。尸体就在这些虫蛇下面压着,只露出了一根白骨森森的手臂。

    这么多东西聚在一个棺材里,竟相处融洽。在我们打开棺材的时候,它们才开始慌乱的在尸体上爬来爬去。

    而再看尸体,哪儿还有半点的皮肤?已经被那些蛇虫鼠蚁给吃了个精光,没被吃掉的部分,也被腐液给分解了,凌乱的散落在一旁。

    我顿时给吓的双腿发软,这他妈是刚刚死的人吗?怎么看怎么像是放了几十年的尸体。

    直等到鼠前辈在电话里冲我们吼,问我们里面到底什么情况,我才终于回过神来,连忙说情况不妙。

    鼠前辈说拍几张照片,然后把棺材合上,赶紧下来。

    我是一分钟也不想继续在这儿待下去了,立马对着棺材内拍了几张照片,然后将棺材盖盖上,重新用钢筋给固定住之后,这才顺着岩壁爬了下来。

    没想到在我们下山的时候,鼠前辈忽然又给我们打来电话,警告我们千万不要乱。

    我还纳闷呢,我们有什么好乱的?

    鼠前辈神秘兮兮的让我关了免提,我照做,然后鼠前辈小心翼翼的问道:“你现在看看,李麻子的背影,后背上是不是多了一个东西。”

    我愣了一下,下意识的朝李麻子望过去。

    李麻子后背上并没多什么东西啊。

    鼠前辈立马说道:“我让你看他的影子,不是他的后背!”

    我立马朝李麻子的后背望过去,而这么一看,顿时间傻眼了。

    李麻子背影的后背,果然多了一样东西。那东西模糊不清,甚至比李麻子的身影还要模糊,我都没办法判断出那东西究竟什么形状,因为实在太淡,太模糊了。

    我战战兢兢的对鼠前辈说看到了一个模糊的影子,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永乐棺材滋养出的一种邪物。”鼠前辈说道:“现在,你要在不惊动李麻子的情况下,按我说的去做。”

    我立马点头说好。

    “你去最近的一副棺材上,拔出一根棺材钉,涂抹上自己的血,然后把那团影子钉死在地上。”鼠前辈说道。

    “嗯?那影子能钉的住。”我很诧异的问道。

    “应该可以。”鼠前辈有点不确定的说道。

    我哭笑不得的说别应该啊,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最后鼠前辈也犹豫不决了,想了想,说还是他亲自出马吧!

    之后鼠前辈就挂了电话。

    鼠前辈虽然老迈,不过这爬山的本事还是挺牛叉的,不到半个小时,就已经出现在了我们面前,让我瞠目结舌。

    鼠前辈笑着说走捷径上来的。说完后,就绕到李麻子身边,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李麻子。

    刚才我让李麻子站着别动的时候,李麻子就意识到自己出状况了,不过一直都不敢多问。

    现在鼠前辈又光看着不动手,李麻子更忐忑了,问鼠前辈自己究竟怎么了?

    鼠前辈说道:“站着别动就行,待会儿我说可以了,你俩就拼命往前走,在苗寨里等着我,记住,要是半路上有人喊你们,千万别应声,也不要停下来!更也不要被晚霞给照到,一被晚霞照到,你就彻底完蛋了,记住了没?”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