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百八七章 他已经死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八七章 他已经死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起初我以为是李麻子或鼠前辈睡觉不老实,所以就想把对方给掀开。可在我准备动手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身体一动都不能动,只能睁开眼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我发现眼皮子好像灌了铅一样,怎么睁都睁不开,只能隐隐约约的看到一个人压在我身上。那人留着花白的山羊胡子,身上红红绿绿,是苗族人的打扮,脸上满是皱纹,一双浑浊的眼睛,无神的盯着我看。

    我顿时就愣了,当即厉喝一声:“你要做什么?”

    山羊胡子只是一个劲的冷笑:“永乐棺材不永乐,你们赶紧打道回府吧。”

    我大吃一惊,连忙问他是不是也来寻找永乐棺材的?

    山羊胡子却只是复读机一样的说道:“赶紧回去,否则你们都将死无葬身之地!”

    我害怕了,知道这人可能是来跟我们抢永乐棺材的,于是立马挣扎起来,试图将对方制服。

    可是我根本就动弹不得。

    而在我急的好像热锅上的蚂蚁的时候,忽然感觉有人在猛烈摇晃着我的身子。半晌我的眼睛终于可以睁开了,一看才知道是李麻子。

    李麻子正一脸焦灼的望着我,问我怎么了?

    我立马清醒了不少,从座位上坐起来,迷茫的看着四周,哪里还有那个山羊胡子的人影。

    原来刚才我是被鬼压身了。

    我松了口气,就说没事,刚刚做了一场噩梦……

    此刻天色大亮,鼠前辈已经在外面开始锻炼身体,操演着《五禽戏》。这五禽戏,据说是华佗留下来的,看那学着大狗熊走路的搞怪动作,还真给人一种萌萌哒的感觉。

    发现我俩醒了,鼠前辈立刻丢给我们两包压缩饼干,说接下来的路可不好走啊。

    我和李麻子吃了一些压缩饼干,喝了一些矿泉水,就跟着鼠前辈上山了。

    没想到苗人的聚集地这么偏僻,原本认为翻过这座山,就是目的地了。谁能想到我们接连翻了四五座大山,才总算看见苗寨的影子。

    这一路把我给累瘫了,再也走不动了,毕竟七八个小时的翻山越岭,哪怕军人都撑不住。

    我们原地吃了一些食物,休整了片刻,这才继续往前走。

    而在登山的过程中,我忽然发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那就是昨晚还激情满满的鼠前辈,一整天都好像怀揣着心事,一言不发,也不知道到底在想些什么。

    我于是就好奇的问鼠前辈,是不是永乐棺材的事出了岔子?

    鼠前辈却用狐疑的目光瞄了我一眼:“小子,你昨天是不是鬼压身了。”

    “对啊。”我立即说道:“你怎么知道的?”

    毕竟我鬼压身的时候,鼠前辈并没在车上。

    鼠前辈犹豫了一下,摆摆手说没什么。

    我知道鼠前辈是在故意瞒着我们,就再三追问。

    最后鼠前辈只得无奈的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给我看了一张照片。

    他用的还是杂牌老人机,键盘上的字迹都被磨得模糊不清,不大的屏幕上,调出了一张照片给我看。

    “认识这个人吗?”鼠前辈问道。

    我仔细盯着这张照片看去。照片中是位老人,满脸皱纹,鹰钩鼻子,留着标志性的山羊胡子……

    这让我一下就联想起鬼压身的时候,那个山羊胡子来!

    我顿时给吓了一跳:“鼠前辈,这……这该不会是昨晚鬼压身的那人吧。”

    “对。”鼠前辈无奈的叹了口气:“他就是先前约好来接我们的人,也就是第一个发现永乐棺材的人。”

    我眉头一皱:“别告诉我他已经死了。”

    鼠前辈沉闷的说道:“做好心理准备吧!对了,他在鬼压身里,跟你说了些什么?”

    我仔细想了想,模模糊糊的就只回忆起了‘永乐棺材不永乐’这句话,于是便告诉了鼠前辈。

    鼠前辈听完之后,更加郁郁寡欢了,不过也没再多说什么,只是再次重申做好心理准备,就继续往前走。

    做好心理准备?什么心理准备?我问鼠前辈,鼠前辈却不肯再多说,只是带着我们继续前行。

    下了这座山头,就进入了苗寨。

    这座苗寨全称叫做:卧龙寨,听起来像是土匪窝的名字。不过苗民们倒是热情,我们从外面进来的人,被他们当猴儿一般围观。

    当鼠前辈报上名号之后,这里的人对我们的态度忽然冷了不少,围观的人也很快就散开了。

    一猜就知道,鼠前辈肯定在这座寨子里做过什么缺德事。李麻子爱八卦,随口问了一句,鼠前辈就冷哼一声,说这些苗民妒忌他娶走了苗家的一朵花,才对他不冷不热的。

    真怀疑他是在吹牛逼,就他这幅模样,年轻的时候长得也肯定磕碜吧?苗家一朵花能被他给娶走?

    鼠前辈全然不在乎苗民的态度,直接带我们去了一间破烂的木屋。

    木屋就在苗寨最外围,不过远远的就瞧见大门口挂着白色挽联和苗族特有的祭祀面具,我的心脏顿时悬了起来,妈的,该不会那个人真的死了吧?

    怪不得鼠前辈之前再三叮嘱,要我做好心理准备,现在我才明白所谓的心理准备是什么意思。

    如果他已经死了,那昨晚的鬼压身,就代表我真的遇见了鬼,稍微一细想,就让我一阵毛骨悚然!

    鼠前辈推开门,里面冷冷清清的,很凌乱,地面还有很多垃圾,好像一整年都没住过人似的。

    “老韩?”鼠前辈刚进门,就迫不及待的喊了一声。

    不过房间里却并无人回答。

    鼠前辈面色剧变,直接闯入了房间,我和李麻子不敢进去,就在门口等着。

    鼠前辈进去找了一圈,最后垂头丧气的走了出来,无奈的说道那位老友果然死了。

    我立马紧张起来:“鼠前辈,他的死和永乐棺材有没有关系?我看那永乐棺材果然不是好东西,咱们还是算了吧。”

    刚说完,大院的门竟被推开了,一个裹着白布的青年走了进来,看了我们一眼,最后目光落在鼠前辈身上。

    态度有点不友善,冷冷的问道:“你们谁是老鼠?”

    鼠前辈背着手道:“大侄子吧?论辈分你该称呼我一声老叔的。”

    “我爹走了,临走之前让我给你们带个话,永乐棺材不永乐,躲天灾不躲鬼祸。你们赶紧走吧!否则可能和我爹一样的下场。”

    说完后,青年转身就离开了。

    而听到青年说完之后,鼠前辈的脸色瞬间变的惨绿,望着青年的背影,反应过来后立马就追了出去:“你父亲葬在了什么地方?我要去见他最后一面。”

    青年深吸一口气,说道:“悬棺崖第三十六棺,见面了之后就赶紧离开吧!我爹死的挺蹊跷的。”

    “他是怎么死的?”鼠前辈急切的问道。

    “哼,这个恐怕你们要去问他了……”

    说着,那青年就匆匆忙忙的离开了,任凭鼠前辈再怎么喊他也不回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