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百八零章 厉鬼一线连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八零章 厉鬼一线连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林龙山立刻摇摇头,说我怎么知道。

    “尸体发黑不腐烂,只有两种情况。”我说道:“第一种,就是中了尸毒,而且马上就要尸变了。第二种,就是他是服用了大量的水银,重金属中毒而死,水银能保持尸体不腐烂,不过却会让尸体发黑……”

    林龙山不说话,只是看着尸体,有点心虚。

    我大概也能明白邹三儿的死因了,肯定是不服管教,或者是得罪了林场的人,被人用这种‘酷刑’给活活折腾死了。

    他是被人为杀害的。

    不过我只是一个阴物商人,不是警察,这种事儿我不会管,再说我也管不了。把林龙山逼急了,我们两个也活不成。

    有人说两种人最好不要得罪,第一种是海上老板,第二种就是林场老板。因为海上和林场,都是与世隔绝的地方。如果老板想杀人,简直比弄死一条鱼或砍下一棵树都简单。

    “往旁边挖一下。”我说道。

    林龙山带来的司机立刻朝旁边挖了起来。

    很快,我就发现了一样奇怪的东西。

    那好像是一根白色的骨头,只有初生婴儿的手掌般大小,呈现扁圆形,上面还有几个渺小的空洞。

    我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好像是什么动物的头骨。

    我于是让林龙山来看看,他在东北生活已久,肯定认识。

    林龙山一眼就认出来了,说这是公鸡的头骨啊。

    公鸡头骨?

    我顿时就楞了一下,大脑飞速的旋转,很快,我就想到了一种可能性,这种可能性让我心中骇然。

    我立即让他继续挖!

    司机当下挖了起来,没一会儿又在附近挖出了更多的公鸡头骨。

    “如果没猜错,再往下应该还有人的骸骨。”我说道。

    那司机不信邪,挥舞着铁锹继续开挖,结果还真挖到什么东西了,定睛一看,顿时傻眼。

    果然是人的骸骨,而且还是被砍掉脑袋的骸骨。

    在骸骨周围,零零散散的放着一些铜钱。

    我立即夺过铁锹,朝着两边去挖,越来越多的铜钱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我倒吸一口凉气,立即把铁锹丢到一旁,朝着骸骨狠狠踩了三下,之后跳出来说道:“你们谁身上带着红绳?”

    众人都摇头。

    “赶紧走吧。”我说道:“我们没带东西来,今天晚上林场要遭殃。”

    林龙山看见骸骨的时候,就已经给吓坏了,我这么一说,他立即就跑上了车。

    李麻子看了我一眼,我说道:“还愣在这里做什么,赶快撤。”

    李麻子一边跟我上车,一边问我这是不是传说中的‘厉鬼一线连’。

    我点点头说是的,天黑之前最好逃出这里,否则恐怕永远也逃不出去了。

    李麻子吓坏了,跟着我上了车,还时不时的盯着后视镜。

    在车上,林龙山问我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我有点焦躁的说道:“你们埋尸体的时候,怎么偏偏就挖了那个地方?而不是别的地方。”

    纯粹是碰巧?我可不会相信。林子这么大,偏偏就挖到了它。

    林龙山说他们就感觉那个地方有阳光直射,就选择了那个地方。

    我紧皱眉头:“选坟不都应该选在没有阳光直射的地方吗?干嘛要选在那里。”

    林龙山叹口气:“兄弟,我还是跟你说实话吧。邹三儿是我花钱买来的智障人士,在我林场做了好几年的工了。他这些年赚的钱,也够他娶媳妇生孩子得了,我原本还想帮他找找家人呢,谁知道在这个节骨眼上,邹三儿竟然被其他林工给害死了。相信是个老板都知道这时候该怎么选择吧?我也只是做了一个老板份内的事,把邹三儿给埋了。”

    “知道邹三儿死的冤,死后肯定阴魂不散,所以就找了个阳光直射的地方,希望用阳光镇压住他的怨气……”

    林龙山说这话大言不惭,好像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

    虽然我无比愤怒,不过也没说什么,还扯了扯李麻子,让李麻子不要多说。如果让林龙山看出我们有报警的念头的话,我们两个都得遭殃。

    所以我尽量不去提这件事,而只是分析道:“那个石塑,其实是断头台。断头台是用来镇压土地下方恶灵的,你们把镇压恶灵的断头台给挖了出来,下面的恶灵,自然就可以为非作歹了!”

    “断头台?”林龙山咽了一口吐沫:“那断头台下面的骸骨,到底是什么人的?为什么还会有鸡脑袋?”

    我于是耐心的跟他们解释。

    那些骸骨,其实是盘踞在此处的胡子的。胡子,就是守山土匪。

    土匪也不是谁想当就当的,加入土匪之前,要有一个测试。

    将鸡头割下来,丢在断头台上,第二天早上再去看。如果鸡头从断头台上掉了下来,就证明祖师爷不收这个土匪,因为这说明该土匪将来有一天可能会‘反水’,遇到这种情况,基本上就是把土匪的脑袋给砍下来。

    但如果鸡头还留在断头台上,说明祖师爷收下它了。而且将来祖师爷还会替这人挡过一次血光之灾。

    众所周知,土匪被抓住,都是要被杀头的,所以胡子才会选择断头台来做祖师爷。

    断头台下面的骸骨,应该是没有通过祖师爷‘考验’的可怜土匪。他们死的如此冤,还要承受阳光照射,以及断头台的镇压,没有怨气才怪呢。

    这处断头台,之前应该被人挖出过一次!

    而且这些土匪的冤魂,那时也肯定威胁到了人身安全。所以才会有能人用‘厉鬼一线牵’的东北传统老法子,把红绳穿上铜钱,然后将骸骨给拴在了断头台了,借此将冤魂重新封镇。

    时间长久,红绳都已经腐烂,只剩下了铜钱。如果不去打扰,这些冤魂应该会继续沉睡。不过现在他们骸骨又暴露出来,今天晚上肯定会出大事。

    这也是我为什么如此匆忙逃离林场的原因。

    听我说完,林龙山的脸都绿了,深吸一口凉气,说t恤男不是害他吗?竟然选了个土匪窝给他当林场。

    t恤男肯定不是为了害林龙山才这么做的,他这么做肯定有他的道理,不过具体原因我也不清楚。

    我给t恤男打电话,想问问是怎么回事,不过电话并没有打通。

    这也没什么好稀奇的,t恤男是专业失踪人士,十次电话能有一次打通就是万幸了。

    林龙山问我准备用什么法子来对付那些土匪冤魂?

    我说只能再次用‘厉鬼一线牵’的传统法子,看看能不能压制它们,如果不行的话再另想办法吧。

    林龙山立即点了点头。

    “张家小哥,我想撒尿……”李麻子忽然对我说道。

    我愣了一下,一般李麻子跟我说这话,都是在提醒我什么。

    于是我立马看了一眼李麻子,李麻子却神情紧张的看着司机,我当下将目光转向司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