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百七八章 断头奇案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七八章 断头奇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次我们没有赚到一分钱,而楚楚的治疗费,已经捉襟见肘了。这让李麻子焦虑不安,整日往潘家园跑,希望能找个有钱人,狠狠的赚他一笔。

    我也急的焦头烂额,在阴物圈子里下了悬赏令。只要能赚到钱,任何危险我们都愿意去!

    没想到刚发布悬赏令的第二天,t恤男就来了,直接往楚楚的账户上存了一百万,惊的我和李麻子目瞪口呆:没想到t恤男这么有钱。

    t恤男问我是不是发布悬赏令了?我立刻说是。

    t恤男告诉我说,悬赏令他已经帮我撤下了,还告诉我说以后不要随意的去下悬赏令,如果被有心之人看到,恐怕会故意给我找一些危险的生意去做,到时候只会让我进退两难。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说我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已。

    t恤男问我要不要去一趟东北?他有一个老客户,在林场做木材生意,现在遇到了一点情况,想找他去处理一下。

    不过现在他没时间,就想到了我们。

    李麻子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去,必须去!等这单生意下来,我立刻还你钱。”

    t恤男摇摇头:“就当是给你们的份子钱吧。”

    我哑然,t恤男到底多有钱啊,随便随个份子钱,都是七位数。

    李麻子也傻眼了,不敢相信的看着t恤男。

    t恤男给了我们一张名片,让我们尽快联系名片上的人就行。

    如果遇到问题,就给他打电话。

    说完之后t恤男就离开了。而我和李麻子面面相觑,都觉得在t恤男面前,我们俩就是24k纯吊丝。

    既然是t恤男安排给我们的生意,我们自然是尽力完成,否则就是砸了t恤男的招牌。于是我立即拨通了电话上的号码。

    接电话的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东北老爷们,声音粗鲁彪悍:“是哪个?”

    “初一介绍的。”我立刻说道:“我做的是阴物商人的行当。”

    听我这么一说,对方的态度立马恭敬了起来:“两位大仙你们在啥地方?我派人接你们去,赶紧救命要紧啊,我这边都死好几个人了……”

    我于是说道:“你把地址发来,我们现在就过去。”

    对方立刻答应,还嘱咐我们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过去,只要事情解决了,肯定给我们封个大大的红包。

    我和李麻子没有迟疑,直接就动身了,那人在小兴安岭经营一家木场,而且看名片上的介绍,木场似乎挺牛逼的,生意都做到泰国那边去了。

    我们坐飞机,在黑龙江下了飞机,对方就派了车来接我们。

    没想到竟是一辆悍马越野,司机挺健谈的,告诉我们说林子里面的路不好走,要是普通的车,到里面肯定得翻沟。

    司机带我们一路来到了小兴安岭的外围城镇,在一家规格不怎么高的酒馆,我们见到了这次生意的雇主。

    一个人高马大的东北老板,一看见我们就热情的走上来自我介绍。

    他叫林龙山,从小就在这片林子里长大,跟着父母在木场做工。白手起家,把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林场,经营成了一家出口贸易的大公司……

    当然不排除有吹牛逼的成分,听的我和李麻子不厌其烦。

    最后李麻子直接开门见山,让林龙山说说,他到底遭遇了什么古怪事儿?

    林龙山闷了一口酒,挥手让其他人全部出去,这才神神秘秘的说道:“我家林场,最近出现了一个刽子手。”

    “刽子手?”我很诧异:“为什么不报警?”

    “报警?”林龙山尴尬的笑了笑:“你们还是先听我说完吧。”

    我也意识到我说这句话有点冒失,如果他报警的话,光赔钱估计也能把他给赔的吐血。

    原来,林龙山的木场,前段时间死了一个人,是被一棵大树砸死的。林龙山给死者的家人赔了一笔钱之后,就征询那户人家的意见,准备把尸体埋在林场附近。

    不过在挖坑的时候,他们忽然挖到了一尊雕塑。那尊雕塑很奇怪,是一个双手双脚被捆住的人,没有脑袋,从远处看,还以为是一个被枭首的囚犯。

    他们觉得晦气,就把石头雕塑给刨出来,扔到了远处,草草的将尸体给掩埋了。

    可是当天晚上就出了事。

    有个林场老保安,半夜出去撒尿的时候,忽然就喊了一声:“邹三儿,你怎么又回来了?”

    说完之后就没了动静。

    他这一声尖叫,惊醒了很多人,大家都好奇的跑出去看,结果就发现那个林场老保安倒在了血泊中,而他的脑袋,则被齐刷刷的割掉了,伤口平平整整,显然是被利器所伤。

    所有人都吓坏了,匆忙躲进了工棚里面。他们一致认定,是白天死掉的人又找回来了,因为邹三儿,就是那名死者的名字。

    这事儿发生的太离奇,林龙山就开始调查起来,他一开始是怀疑邹三儿并没有死,可能又从土里爬出来,回来报复了。

    于是林龙山就带人来到了埋邹三儿的地方,发现被他们给抛到远处的断头雕塑,竟又跪在了原地,就在邹三儿的坟上面。

    林龙山更怀疑是邹三儿搞鬼了,就让人把邹三儿的尸体给挖出来。

    不过,当他们挖出邹三儿尸体的时候,顿时惊的目瞪口呆,邹三儿的脑袋,竟然不见了,他半跪在地上,姿势竟和石头雕塑一模一样。

    林龙山吓坏了,立刻命人把尸体给重新埋了,从县城里找了两个出马仙,跳了场大神,驱驱魔,最后才将邹三儿和断头老保安的尸体一把火烧掉。

    刚开始的确起了作用,林场也不再发生怪事,秩序又恢复了正常。不过好景不长,也就三天之后,林场又开始发生怪事了。

    有人晚上打着手电筒上厕所,发现厕所里有两个人在蹲坑。

    仔细看衣服,不就是邹三儿和断头老保安临死前穿的那一套吗?他们迎着手电筒,将没有头的尸体转过来,幽幽的声音说道:你们都要死了。

    说完之后,便消失不见。

    那名林工连滚带爬的回到工棚,把工棚的人给喊醒,告诉他们厕所发生的这一切,大家起初都不相信,就一起跑到厕所里去看。

    厕所里面什么也没有,就在众人嘲笑那名林工胆小的时候,忽然就听一个人尖叫一声:“志强,你在这儿跪着做什么?”

    于是众人立刻去看,发现其中一名林工竟直挺挺的跪在地上,脸上还带着渗人的笑。

    有几个胆大的去喊他的名字,可他却好像入迷了一般,痴痴的跪在地上,任凭众人如何喊他,也一动都不动。

    众人都意识到情况不妙,准备回屋子里把供奉的黄三太奶给搬出来辟邪。

    黄三太奶,就是东北人供奉的五仙之一,尤其是在这深山老林里,更为灵验。

    不过众人刚跑开,就有眼尖的人注意到了一个诡异的现象,立刻结结巴巴的喊大家去看厕所的墙上。

    这么一看,所有人都给吓的脸色苍白,差点没尖叫出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