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百七七章 萧皇后的守墓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七七章 萧皇后的守墓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而我心里的疑惑,却达到了一个极点。

    t恤男很厉害吗?还有那一句“他是张家的”,我们张家又有怎样的故事?

    带着这个疑惑,我们被木头请到了山上。在山头上,耸立着一座茅草屋,进去之后,里面只有简简单单的几样家具,看起来颇为贫寒,这里甚至都没通电,用蜡烛照明。

    而在正对门的八仙桌上,则供奉着一个灵位,灵位上悬着一副古画。画卷上,一个仪态端庄的古代美女,双目迥然的望着门口,不知为什么,我感觉到淡淡的哀伤。

    t恤男进去之后,就上了三炷香,对着古画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在木头旁边坐下。

    “说说吧。”t恤男道:“如果能帮到你的话,我们自然会帮你。”

    木头的眼神迷离,眼泪竟不自觉的流了下来,开始将他的故事,跟我们娓娓道来。

    原来,这座山头,竟是古代著名贤后萧皇后的栖身之地。

    而木头他们的先祖,曾受过萧皇后的恩典,所以在萧皇后死后,便自愿成为萧皇后的守墓人。

    为了纪念萧皇后,木头的先祖这才把姓改为萧,可见他们对萧皇后是何等尊崇!

    萧皇后一声颠沛流离,总共经历过六任丈夫,而且每任丈夫,都是皇帝。

    其中包括大名鼎鼎的隋炀帝杨广!

    为此,民间百姓便传言萧皇后克夫,她的每任丈夫,都是死于非命。当然这和当时的战乱连连,也有很大的关系……

    众所周知,一国之君往往都有很强的占有欲,萧皇后在他们死后改嫁,触及了一国之君的逆鳞,所以即便他们死后,也会有一道怨气,纠缠萧皇后。

    所以萧皇后活到八十一岁,一生都在经历着前五任丈夫的折磨,即便死后,也不得安生。

    而她身上,有一件阴物,就是那柄金簪。据传那柄金簪是隋炀帝从古墓之中盗得,本身就具有藏污纳垢的功能,所以萧皇后死后,其六任夫君,冤魂全都纠集在了那柄金簪之中。

    在萧皇后死后,因其尸体被六任夫君的强大怨气影响,导致萧皇后死后不久,便发生了尸变。不过因其被困于棺材之中,倒是并未伤害到什么人。

    只是每日见得萧皇后死后不得安生,守墓人心中难受。只好找来先生,询问如何能让萧皇后安息?

    那先生是个能人,给了守墓人一个建议。那就是那六个亡魂,之所以缠着萧皇后,是因为那把金簪是阴物,他们终日被金簪给捆缚,自然怨气强大。

    若是能再找六个鬼魂,将它们从金簪之中替换出来,他们的怨气自然不会那么强盛,萧皇后的问题,也就解决了。

    为了能让萧皇后死得瞑目,守墓人便在家族找到了六个人,他们都愿为萧皇后牺牲!

    这么做还真管用,萧皇后安息了。不过先生却告诉他们,这种方法,只能持续百年。百年之后,那几道鬼魂被金簪给折磨的魂飞魄散,而萧皇后六任夫君的亡魂,会重新被金簪所束缚。所以,百年之后,还要再找六个替死鬼。

    起初萧家家大业大,有人愿意牺牲。不过后来战乱纷飞,人口锐减。不得已的情况下,只能从外界寻找替死鬼。

    为了弥补对那些替死鬼的愧疚之情,他们都是将家中女儿嫁给对方,过一段日子,他们自然会被金簪给抽走阳气死掉。

    到时候亡魂自然而然的会变成替死鬼。

    说到这儿的时候,木头已经泣不成声,给木菀跪下了:“木菀,哥对不起你啊!哥也是迫不得已才这么做的。没有萧皇后,就没有我们,我必须要这么做,否则就是忘恩负义了。”

    木菀含着泪看着他:“木头哥,你怎么可以……我的几任丈夫,都是我害死的?”

    木头立刻摇头:“不是的,不是的,跟你没关系,你毫不知情,都是哥造的孽,哥自己会承担的。”

    木菀抱头痛哭:“你怎么可以这样,木头哥,你知道我心多痛吗?我宁愿死的是我自己啊。”

    “现在你已经凑齐了五个鬼魂,还有一个,是不是准备拿自己充数?”t恤男说道:“这也是你叫木菀回家的原因吧。”

    木头连连点头:“对,我知道木菀遇到了强劲对手,知道我们再继续下去,很可能会暴露。所以就让木菀回来,我准备用自己的鬼魂凑齐最后一个名额。”

    “木头哥,你怎么这么傻啊。”木菀抱着木头哭了起来:“没有你,我还怎么活下去?”

    “唉。”t恤男无奈的摇摇头:“即便萧皇后当年对你家有恩,上千年过去了,你们对萧皇后做的一切,也足以报恩。何必还要再牺牲自己的性命?这不叫忠诚,而是愚昧无知。”

    木头叹口气:“祖上的誓言,我不敢破坏。”

    “你还想继续下去?”t恤男诧异的看着木头。

    “对。”木头说道。

    “哥,你不要,千万不要啊,你走了我怎么办?我也活不成啊。”木菀哭的稀里哗啦。

    木头抱着木菀,轻轻的抚摸着她的长发:“找个陌生的地方,寻个好人家嫁了吧!哥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了,你别怪哥,好不好?”

    木菀摇摇头,眼泪刷刷往下掉。

    “愚蠢。”我也叹了口气:“活着的人,又何必为死人去斤斤计较?如果真为萧皇后想,倒不如直接给萧皇后超度,这样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安息。”

    “如果能超度,我早就找人超度了。”木头说道:“只是可惜,萧皇后身死千年,已经无法超度了,只能利用这种法子,让她安息了。”

    “那就打的她魂飞魄散。”李麻子恶狠狠的说道:“你们想过没有,这对被你们害死的无辜之人,公平吗?一个死了上千年的老娘们,每一百年还要拉六个活人陪葬,你们觉得很划算吗?”

    “在六个替死鬼背后,是六个家庭啊。你们只想着自己的执念,难道就忘了别人的幸福?”

    木头摇摇头说道:“事已至此,我只能以死谢罪了。百年之后,希望你们能让萧皇后魂飞魄散,我也算对得起列祖列宗了……”

    “执迷不悟。”t恤男目光一寒。

    忽然,木头在木菀后颈上敲了一下,木菀当即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之后,木头朝t恤男磕了三个响头,便t恤男手里接过金簪离开了。

    我纳闷的看着t恤男:“就这样让他离开?”

    t恤男拍拍我的肩膀:“在我死之前,我会处理掉萧皇后的。”

    “可是……”

    我还想再说什么,t恤男却已经跟上了木头。

    我看了一眼昏迷之中的木菀,叹了口气也跟了上去。

    木头带着我们,一路走到了茅草屋后的一座小坟头前,他将小坟头挖开之后,我就看见里面一道白色的墓门。

    木头将墓门给打开,依依不舍的望了一眼茅草屋的方向,而后猛的将簪子刺入自己喉咙中,血瞬间喷了出来,之后他便滚入了墓中。

    我用手电筒往里一照,下面深不可测,不知道有多深。

    t恤男说道:“埋上吧!这是他自己的选择。”

    我和李麻子立刻动手,将这座坟给填上了。t恤男将黑驴蹄子也一并埋了下去,说能暂时压制住墓里的阴气,其他的东西,也随手丢在了坟头周围。

    原本t恤男想用这些东西,来对付已经尸变的萧皇后,不过现在已经派不上用场了……

    我们把茅草屋烧掉,就带木菀回去了。

    木菀醒来之后,并没有大哭大闹,只是一个人安静的坐着发呆。

    我于是问木菀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木菀说她想出家。

    李麻子连忙劝她,说她大好年纪,干嘛出家啊?不如他给木菀介绍个对象,以后相互之间还能有个照应。

    木菀心已死,这花花世界对她来说早已没了留恋,我知道再劝也无用。

    正好t恤男认识一位尼姑庵的师太,便给了木菀一封信做信物,让她去了。

    望着木菀离去的身影,我心中百感交集。

    忠诚是可贵的,为了报答萧皇后的恩情,木菀的祖上一代代做着守墓人,任劳任怨,风雨无阻,这份忠诚值得所有人去学习。

    但是,为了一个可笑的忠诚,却牺牲了那么多无辜之人的性命。

    这忠诚也就变了味道,成为了愚蠢和无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