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百七五章 锁魂金簪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七五章 锁魂金簪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没多久,李麻子就清醒了过来,捂着头直喊疼。

    我去了倒杯水喂他入喉。

    喝完水之后,李麻子迷迷糊糊的看着我,问道:“张家小哥,我怎么会在这里躺着?”

    我冷笑道:“鬼迷心窍的感觉如何?是不是挺爽啊。”

    李麻子愣了一下:“什么鬼迷心窍?”

    于是我指了指躺在床-上的t恤男和木菀。

    李麻子看见两人躺在床-上,顿时吓了一跳:“我去,你是带我来捉奸的吗?他们两个人怎么可能。”

    “呸。”我顿时破口骂了一句:“你还好意思说,捉奸也是捉你和木菀。”

    李麻子白了我一眼:“胡说八道,我心里只有楚楚,怎么可能和木菀勾搭?”

    这家伙还真是挺自信的。

    我只好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跟李麻子说了一遍。

    李麻子听了顿时傻眼,愣了片刻之后解开腰带,去检查裤裆。发现那东西还在,这才松了口气:“还好,没什么问题,否则老子肯定弄死这娘们。对了,你说木菀为什么要用金簪去沾男人的精-液?”

    “鬼才知道。”我说道。

    李麻子走上去仔细打量木菀,最后把目光集中在木菀手上的金簪上,试图将金簪拿起来看看。

    我连忙阻止了李麻子:“住手,别动那金簪!那金簪邪的狠,里面似乎有不干净的东西,碰了对你不好。”

    李麻子顿时忌惮的缩回了手,不过依旧饶有兴趣的盯着金簪看。

    就这样一直熬到了天亮,木菀终于醒了。她朦朦胧胧的睁开眼,一脸懵懂的看着我和李麻子。

    我和李麻子立即谨慎的看着她,生怕她逃走。

    “你们……想干嘛?”木菀惶恐的看着我们,试图从床-上坐起来,不过刚坐起来,身子一软,却又瘫倒了下去。

    我和李麻子面面相觑,她现在怎么这么害怕我们?

    “我见过你们。”她说道:“那天我在医院,见过你们。”

    这下换成我和李麻子懵逼了,这是在搞什么?给我们表演失忆吗?

    被木菀一折腾,李麻子对她也没什么好感了,冷冷的说道:“别装了,失忆谁他妈不会。我就失忆了,我爹是李嘉诚你信不信?”

    “你们最好放我走。”她惶恐的说道:“否则我会报警的。”

    “报警?好啊。”李麻子笑道:“你报个警试试,嘿嘿,谋杀亲夫,这罪名够你枪毙五回的。”

    “我没有杀他们。”木菀忽然情绪激动起来,撕心裂肺的喊道:“我也不想这样的,我知道我克夫,我不想跟他结婚,可他偏不听……”

    说完,竟嘤嘤哭了起来。

    我和李麻子面面相觑,我看李麻子脸上写满了‘什么情况?’

    “昨天晚上的事,你应该还记得吧。”李麻子问道:“老子差点死你手里,别说你不知道啊。”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木菀一脸诧异:“昨天发生了什么,我一点都不知道。”

    “不知道。”李麻子看着我:“张家小哥,你相信吗?”

    说实话,木菀的表情和反应,好像真的不知情。不过我现在能说不知道吗?这是叛变阵营啊,李麻子肯定会活活掐死我。

    就在我左右为难的时候,t恤男忽然坐了起来,把我给吓了一跳。

    我立刻跑上去,问t恤男有没有大碍。

    t恤男淡淡的摇了摇头。

    之后,他走到木菀面前,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最后问道:“能不能把你手里的金簪拿给我看看?”

    木菀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把金簪递给了t恤男:“这金簪是我哥给我的。”

    “你亲哥?”t恤男问道。

    “嗯。”木菀咬着嘴唇。

    “你们关系怎么样?”t恤男问道。

    李麻子不耐烦的说道:“兄弟,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八卦了?管她关系好不好,害死了这么多男人,必须找她娘家说清楚。”

    t恤男摆摆手,示意我俩别说话。

    而木菀却非常害怕我们,有点不敢说话了。

    t恤男轻声细语的安慰道:“你别害怕,我们都不是坏人,只是你身上发生了一些事,我们要弄清楚。”

    木菀这才开口道:“我哥很疼我的。”

    “很疼你?”t恤男的眉头皱的更高了:“恐怕是一直在骗你吧?”

    木菀立刻摇头:“没有,我哥真的很疼我。他赚的钱都给我花了,他自己却住在破房子里。”

    “那你就没想过把这支金簪还给他,让他卖点钱,娶妻生子?”t恤男问道。

    t恤男怎么会忽然问出这么奇怪的问题?

    木菀虽然觉得奇怪,不过还是很配合的说道:“我提出过将金簪还给他,不过他坚决不要,而且一定要我把金簪带在身上。”

    “我明白了。”t恤男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今天晚上,我带你回家。”

    “回家?”木菀很吃惊:“为什么回家?我哥要是知道我丈夫又死了的话,肯定会很伤心的……”

    “不会的。”t恤男说道:“他已经知道了,而且肯定很开心。”

    “为什么?”木菀大惑不已的看着t恤男:“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如果你不想你哥出事的话,最好安安静静的呆在酒店。你哥要是打电话让你回去,你就说晚上再回去,要是不听我的话,你哥肯定会被你给害死的。”

    木菀更诧异了:“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无所谓。”t恤男说道:“信不信由你,你哥的命,就在你手里握着。”

    说完,t恤男就离开了,临走之前看了我和李麻子一眼,示意一块走。

    李麻子摆摆手道:“你们先走吧!我在这儿看着她。心机婊一个,万一逃了,我岂不是还会有危险?”

    t恤男却说道:“放心吧,你已经安全了。”

    李麻子还是很担心,不过我直接将他拽出了房门。如果不是t恤男的话,李麻子早就死了十回八回了,这个事实证明,不听初一言,吃亏在眼前。

    等出去之后,我迫不及待的问t恤男,木菀究竟在搞什么鬼?我看她好像对昨晚发生的事一无所知啊。

    t恤男冷冰冰的说道:“她的确一无所知。”

    “啥?”李麻子哑然:“这怎么可能。”

    “是那根金簪在蛊惑她。”t恤男说道:“只要太阳一落山,木菀就不是她自己了,她会被那六个宋朝亡魂给控制,就是那六双黑脚印的主人。木菀的丈夫一个个不停的死,恐怕也是那六个宋朝亡魂干的好事,它们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立即问t恤男,那木菀的哥哥又是怎么回事?

    t恤男却告诉我,到了晚上一切真相都会揭晓。

    t恤男卖起关子来,能郁闷死人,不过我知道他的性格,所以也就死了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心。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