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百六一章 老鸹叫,死期到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六一章 老鸹叫,死期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听完之后,心里边也知道了个大概。

    我想起前段时间在网络上看过的一个挺火爆的段子,说是一个闲的蛋疼的大学生,找了一面镜子做实验,每天从早到晚,都会照镜子,每天保持四十次以上,每次都持续五分钟。

    刚开始的时候还好,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诡异情况开始发生了。首先是他发现自己有点不认识镜子里的自己了,然后经常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疯狂的大哭,疯狂的大笑,感觉好像镜子里的那个才是真实的自己,现在的自己,要跟着镜子里的自己做事。

    大概一个月之后,他发现自己已经离不开镜子了。一离开镜子,就感觉全世界都是一片空白,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一整天都要坐在镜子面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不刷牙洗脸,饿的瘦骨嶙峋,眼圈发黑,头发蓬乱,俨然就是一死鬼的模样。

    直到后来,他出现了精神分裂的症状,觉得自己是假的,镜子里的才是真实的自己,每天活在质疑和痛苦之中,最后终于承受不住这股精神压力自杀了……

    一面普通的镜子,都能把人给活活折腾成这副模样,更何况是一面不知来历的唐朝古镜?

    这宋女士也真是他妈的找死。

    我问宋女士,一天要照多长时间镜子?

    宋女士犹豫了一下,说道刚开始的时候也就十几次吧,最多的时候,一整天都坐在镜子前。

    我被宋女士给吓了一跳,自恋也不用自恋到这程度啊。

    我连忙问宋女士为什么要照这么多次镜子?宋女士说这有什么奇怪的,她是做微商的,每天都要在家里处理各种各样的事,一天到晚宅在家里,无聊的时候就打扮打扮,怎么了?

    我说照镜子照多了,精神方面可能会出现一些问题。

    宋女士直接骂了一句:“屁啊,你到底是不是专业的,那些练习舞蹈的,一天到晚都在镜子前练,那照你这么说,跳舞蹈的都是精神分裂症了?”

    我说道二者的性质不一样,她们练舞蹈,大部分注意力都集中在肢体动作上,基本上不会看脸,。可是你这就不同了,你这大部分注意力都在脸上,看得久了,难免会出事。

    宋女士还是不相信,说我是胡说八道,我知道跟她讲不通,也懒得再理她。

    宋女士先是带我回到她在京郊租的别墅,我走了一圈,也没发现什么阴阳不平衡的,感觉一切正常,就让她带我去放铜镜的地方去看看。

    宋女士就又开车带我来到了以前住的小区。

    这栋小区叫水上花园,在南三环,百平米的房子少说也得五百万。这娘们儿还真是有钱啊,要是我都不舍得住。

    来到水上花园的时候,发现李麻子已经在小区门口等着我们了。看见我们姗姗来迟,李麻子很生气,问我们怎么来的这么慢。

    我说路上堵车,耽搁了一会儿,宋女士再次白了一眼李麻子,说你最好态度好点,否则我会扣钱的。

    李麻子气坏了,可是又不能发作出来,只能强忍着愤怒,在后面追着宝马,一直追到了小区门口。

    进了电梯之后,宋女士忽然捂着眼睛蹲了下去,看模样非常害怕。

    我被宋女士这诡异的动作给吓了一跳,连忙问宋女士到底怎么了?

    宋女士惶恐不安的说她不敢看电梯的内壁,那里面不是自己。

    我看了一眼电梯内壁,都是纯金属的,明晃晃的像镜子一样,可以照出人影。

    我哑然失笑,这宋女士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

    没想到宋女士竟住在十楼,她可真够胆大的,一般单身女性都会住在五楼以下,因为楼层上面阴盛阳衰,对女人身体不好。而且万一遇到什么歹徒,被丢下楼的话,会直接摔个粉身碎骨。

    我问宋女士为什么要买这么高的楼层,宋女士说我乐意,你管得着吗?

    我哑然失笑,说我当然管不着,不过你最好小心点,住这么高的楼层,对你不好。

    宋女士连忙问我为什么这么说,我说我乐意,你管得着吗?

    一直以来我和李麻子都被宋女士给压着,这让我很不痛快,所以就准备给她来一个下马威。

    这宋女士果然害怕了,连连给我道歉,让我跟她说说其中的门道。我说了之后,宋女士顿时后悔不已,说不该听信那售楼员的谎言。

    进了宋女士的房间,我就感觉到不一般的冰冷!这股冰冷,不是普通的冷,而更像是一种深入骨髓的冷,由内而外透出来的冷。

    我深呼吸一口气,问宋女士那面铜镜在哪儿?

    宋女士带我走进了卧室,打开保险柜,从里面拿出来了那面铜镜来。

    铜镜的确做工精致,无论是镀金还是檀木支架,都非常考究。我掂了一下分量,感觉应该是真品。

    这样的东西,即便放在国家博物馆,也肯定是上等a货,怎么就被这不大不小的小富婆给收藏了呢?

    说实话,虽然她有个一千万,但在北京却算不上富豪,根本配不上这面铜镜。

    我猜测,卖给宋女士这面铜镜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人,带着某种目的……

    我于是就问宋女士,买这面铜镜花费了多少钱?宋女士说不多,也就五十来万。

    她这话原本是想装逼的,证明她财大气粗,花五十多万买个镜子。不过我在心里却狠狠的鄙视了她一把。这女人傻-逼吧?光周围这一圈唐代手工镶金都多少钱了,五十万能买来这面铜镜,没古怪才出了鬼了。

    不过我也没说什么,只是说今天晚上就在这儿呆一晚吧,我要看看这面铜镜到底有何古怪。

    宋女士很紧张的看着我,问道她也要留下来吗?我诧异的瞥了宋女士一眼,说你不留下来谁留下来?这铜镜是在你身上才起作用,在我们身上未必起作用。

    宋女士只好点头答应了下来。

    我把铜镜翻来覆去的检查了一遍,什么怪异之处也没发现,干脆就把铜镜放回了梳妆台,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看了一会儿。

    这面铜镜的确厉害,跟现代的玻璃镜子没多大的区别,边角虽然模糊,不过在当时应该已经算是非常上乘了,估计也只有皇室的人才能用得起吧?

    李麻子走上来轻轻敲了敲铜镜,问我这玩意儿值五十万吗?这是被人当冤大头了吧。

    宋女士很生气,说怎么不值五十万,最后还跟李麻子理论了起来,坚决不承认自己买镜子买亏了……

    而我却被刚才李麻子的敲击声给吸引住了,李麻子刚才敲铜镜的时候,铜镜发出的声音很怪。

    按理说,正常的铜镜敲起来声音应该清脆才对,可李麻子敲出的声音,却是很沙哑,好像是十八世纪欧美的老巫婆发出的声音,而且持续的时间很长!

    我不信邪,就再次敲了一下,果不其然,它并没有发出本该发出的声音,而是发出一种沉闷沙哑的怪声。

    还没等我一探究竟,忽然有个东西,猛的撞在宋女士家的阳台窗户上,把窗玻璃都给砸碎了。

    房间立即安静了下来,我们齐刷刷的望向阳台的方向。

    一只被撞的满头是血的乌鸦,安静的躺在玻璃碴子里,已经死了。

    我倒吸一口凉气,这乌鸦是怎么回事?肯定不会平白无故撞上来的,一定有什么特殊原因。

    “哼,这玻璃质量怎么这么差。”宋女士勃然大怒:“我要找物业,这是什么破房子!”

    我连忙拦住宋女士,让宋女士别说话,听听外面是什么声音。

    宋女士愣了,有点害怕的看着我,问我怎么了?

    我还没开口说话,窗台上竟再次飞来一大群漆黑色的乌鸦,站成一排,无神的眼睛,死死盯着宋女士。

    宋女士立即上前轰它们,那群乌鸦发出一阵“呱呱”的叫声,就逃也似的飞走了。

    “真不吉利。”宋女士生气的说道。

    “是啊。”李麻子也叹口气说道:“人家都说,老鸹叫,死期到……”

    “你这乌鸦嘴就不能说点好听的,什么老鸹叫死期到,信不信我现在报警把你抓起来?”

    看两人又要争吵,我连忙劝住了两人,让他们不要动怒,我现在觉得,那群乌鸦的来到,肯定和我们敲这面铜镜有关系。

    我于是就问宋女士,以前有没有碰到过这种情况,乌鸦组团飞到阳台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