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百五七章 孤独的老狗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五七章 孤独的老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t恤男又仔细检查了一遍小庭院,确认没有别的什么重要东西了,便下令村民把狗皮烧掉,把这栋小建筑也给捣毁。失去了日月精华的供给,野狗精自然也无法再强大了。

    于是人群立即动手,开始捣毁那小小的庭院。

    在人们干的热火朝天的时候,山顶上忽然传来一阵呜咽声。

    那声音语调怪异,此起彼伏,很是凄惨,听起来好像是在轻声的哭诉。

    它在哭诉什么?

    这凄凉的声音,竟引的我心中难受,十分压抑,不由自主的浮想联翩起来。

    我似乎看到,一只孤苦伶仃,被人人喊打的老狗,和自己费尽心血建造起来的小房子生死相依。

    而即便如此波澜不惊的生活,也被人给打破了。它最心爱的宝贝,强行被人给掳走,甚至这帮人连它的房子都不放过,要将它这小小的栖身之地给捣毁。

    此刻它应该十分难受吧?

    以后,它就再没有家了,只能无依无靠的四处流浪,四海为家……

    “张嘴。”这时候t恤男忽然在我耳畔说了一句。

    我下意识的就张开了嘴,t恤男立即往我嘴里丢了一把黄豆:“嚼碎,别咽下去。”

    我于是立即咀嚼了起来。

    黄豆又干又脆,我咬的咯嘣咯嘣响,感觉脑子里的悲伤情绪似乎全都被这股咯嘣咯嘣的声音给占据了,伤心和同情不见了,只有对野狗精的恨。

    我很诧异,刚才我是真的同情起来野狗精,还是被鬼迷心窍了?

    我看其他的村民也都情绪低落,似乎有点不情愿拆掉这栋小庭院。

    t恤男冷冷的说道:“都在嘴里含一把黄豆,咀嚼了,别咽下去。”

    村民们却是很呆滞,好像没能听到t恤男的话似的。

    t恤男微微叹了口气,而后拍了拍我的肩膀:“跟我一起念《道德经》吧!”

    我点点头,放下手中的锄头,和t恤男盘膝坐在地上,大声念着《道德经》。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

    随着《道德经》的响起,村民们的失落情绪也都逐渐消失,转而愤怒的挥舞着手里的农具,三下两下就把这栋小小的建筑给捣毁了,甚至一点渣渣都没剩。

    我松了口气,看着t恤男:“接下来怎么做?”

    t恤男说道:“回去吧。”

    我们于是跟着t恤男往回走。

    一直回到了村子里,那野狗哀鸣的声音,依旧在继续,那声音,越来越像是一个人在哭泣了!

    t恤男让所有村民都集中在村子的祠堂里,他担心村民们会被野狗精逐个击破,这样大家在一块,相互之间还能有个照应。

    t恤男把我叫到一旁,告诉我情况有点变化,他和白眉禅师必须出去一趟,让我和李麻子守着这里。遇到情况,用黄豆自保就可以了。

    我立即担心的问t恤男要去干嘛?

    t恤男说道:“你有没有听到,野狗精的呜咽声像什么?”

    我说道:“有点像人在哭。”

    “还有呢?”t恤男问道。

    “像是……狼在叫?”

    是啊,那条野狗的叫声,的确和狼非常相似。

    t恤男点点头:“没错,的确像是狼叫,这野狗快成狼了。”

    我好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差点没笑出声来。狼就是狼,狗就是狗,狗再怎么牛逼,也成不了狼吧。

    t恤男却摇摇头:“蛇还能化蛟变龙,狗为何不能成狼?狗成了精,自然会继续向狼发展,而现在,那野狗精距离成狼,还有最后一步。若是不加以阻拦,一旦它成了狼,村民就真的遭殃了。”

    我听了心中无比的震撼,一条狗,成精了会变成狼?这是哪门子理论?

    我连忙问t恤男,他和白眉禅师,这次该不会是要去直接找野狗精吧。

    t恤男看了一眼祠堂的外墙,对我说道:“知道为什么那野狗精不敢下山找我们的麻烦吗?”

    我摇摇头,说可能是因为村民们念力比较强,它已经不能控制村民的思想了吧。

    t恤男说道:“这是其中一方面,还有一方面的原因,是我和白眉禅师在。它采取的战术,是持久战。咱们的粮食和水,早晚会被消耗干净,不过它却没这方面的顾虑,所以我们要采取主动措施。”

    我立马紧张起来:“你和白眉禅师两人去对付野狗精?不行,那样太危险了。”

    t恤男说道:“我们不是去对付野狗精,而是离开祠堂,把野狗精吸引下山。而我们俩则去找獬豸角。”

    我更担心了:“可是,我和李麻子,能打得过野狗精吗?万一野狗精伤了村民可怎么办。”

    t恤男说道:“放心,只要能坚持半个小时,我们就会赶回来。一旦拿到了獬豸角,这野狗精就无路可走了。你们手中有黄豆,应该能坚持得住。万一坚持不住,就躲进祠堂里,带领村民们念《道德经》,没问题的。”

    我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点头答应了。虽然难免担心,不过都到了这一步,我们根本就已经无路可选。

    另外t恤男还告诉我,说现在村民们对他和白眉禅师太依赖,若是他们离开了,恐怕村民们会害怕,念力会受到影响,所以他和白眉禅师准备悄悄离开。万一遇到危险,就让我告诉村民,他们正在村外布置阵法,只要坚持半个钟头,就不会有问题。

    我立刻点头,同时再三叮嘱t恤男一定要注意安全!

    之后,我就进入了人群之中。

    t恤男嘱咐村民们都注意休息一下,我们破坏了那野狗精的大本营,野狗精一时间不敢下山找我们的麻烦。

    t恤男发话了,村民们都很信服,都各自找了个地方坐下来休息。

    t恤男和白眉禅师趁人群不注意,偷偷的从后门溜了出去。我叫上李麻子,在靠墙的位置坐下来,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同时把t恤男的安排跟李麻子说了一遍。

    李麻子听说t恤男离开了,很是紧张,连忙问我们两个人能搞得定那野狗精吗?我们两个遇到危险不打紧,关键这里还有一大批村民啊。

    我连忙说没问题,t恤男都说了只要有黄豆和《道德经》,完全可以抵挡一阵子。

    虽然李麻子还是担心,不过倒也坦然接受了这件事。

    野狗精似乎察觉到t恤男和白眉禅师离开了,所以在两人离开没多久,我就能明显听到山上传来阵阵的狗叫声。

    那感觉,好像有东西在呼啸下山一样。

    这座村庄就在山脚下,所以山上的任何风吹草动,在祠堂里都能听的一清二楚。

    听到这声音,我心里就开始不淡定了,我知道野狗精开始对我们展开攻势了。我连忙让李麻子拿出手机,开始计时,无论如何,必须支撑半个小时。

    我站起来,警示村民们野狗精要下来了,大家都做好战斗的准备!另外把前门和后门,以及所有可能进入的出口都给堵住。

    我把这个消息跟村民们一说,村民们立刻都紧张起来,围成一团,把门和出入口都给死死的堵住,同时喊t恤男和白眉禅师,问他们怎么办?

    不过乡亲们似乎发现t恤男和白眉禅师不见了,顿时更紧张起来,看样子即将崩溃。

    我连忙安慰村民,让他们不要惊慌。刚才野狗精行动的时候,t恤男和白眉禅师就已经注意到,现在正在村外布置阵法,只要咱们争取半个钟头的时间,t恤男和白眉禅师就能把阵法布好,到时候野狗精插翅难飞。

    听我这么一说,村民们都松了口气,小心翼翼的盯着外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