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百五五章 獬豸妖奇谈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五五章 獬豸妖奇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白眉禅师听我们要留下来的消息,颇有感慨的说道:“那并不是夜龙啖,而是獬豸角,很可能会害死我们所有人。两位当真要留下?再仔细考虑考虑吧。”

    我斩钉截铁的说道:“不用考虑了,留下便是留下。”

    白眉禅师点点头:“阿弥陀佛,人之初,性本善,两位能不忘初心,我佛自会保佑你们。”

    说完,白眉禅师就带着我们沿路回村了。

    说来也怪,我们想出野狗岭,是怎么走都走不出的,但我们想回村,却是一下子就看见路了。

    我很担心的问白眉禅师,那些人间蒸发的村民,会不会有危险?会不会和刚才碰到的村民一样,变成那副古怪的模样?

    白眉禅师摇头,表示不清楚,不过要我们一定要小心。

    这只野狗精的力量非同小可,稍不注意就可能全军覆没!

    等下山之后,浓雾已经把村子给包裹住了,而村中剩下的村民尚没有半点危机意识。

    幸亏他们没有意识到危险,否则肯定会被野狗精给杀死,这也为我们的营救争取了一定的时间。

    t恤男告诉我们,想要打败那只野狗精,只有一种方法,那就是利用人们的信念!

    如果全村人的信念统一,集体憎恶那条野狗精,野狗精布置下的圈套自然就不攻自破了。

    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说要怎么做?

    t恤男说看来我们要给村民演上一出戏了。

    我莫名其妙的看着t恤男,问给村民们演什么戏?孙悟空三打白骨精,还是诸葛亮七擒孟获?

    t恤男很难得的笑笑,小声把他的计划说给了我们听。

    我听完之后,感觉有点不靠谱,弱弱的问t恤男这计划能不能行得通啊。

    t恤男说放心吧,若是在平常,我们的表演绝对不会赢得他们的信任。不过在这个特殊时期,村民的思想非常糊涂,应该会相信的。

    带着质疑,我还是按t恤男说的去做了。

    我上了山,把自己弄得惨一点,狼狈一点,然后跌跌撞撞的从野狗岭跑下来。冲进村子,故意摔在村民们脚下:“救命,快救命啊!”

    村民立刻注意到我,把我给围起来,问我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看来他们又被野狗精成功洗脑,把我给忘了,我于是说道:“山上……山上有一条野狗成了精,我九死一生,才逃了出来。”

    村民们都大吃一惊:“什么野狗精?我们这里怎么会闹野狗精。”

    我说道:“真的,不骗你们,我……我差点就被野狗精给吃了。对了,我还看到很多男女老少被野狗精给吃了,不知道是不是这里的居民?”

    村民们立刻紧张的开始清点人数,没多大会儿的功夫,就有人尖叫一声:“老胡呢?怎么不见了。”

    “二狗子一家呢?二狗媳妇儿,见二狗子了吗?”

    “没见啊,我婆婆和公公也不在家,我还以为跑出来溜达了呢。”

    一时间,气氛成功被我给挑的紧张起来,所有村民都意识到有人消失了。

    差不多的时候,李麻子也跌跌撞撞的从野狗岭跑下来:“乡亲们救命,乡亲们救命啊。”

    于是村民立刻把李麻子给扶起来,问李麻子怎么回事?

    “我……我刚下公路,就看见一条野狗在吃人。我连忙上去轰野狗,可那野狗竟然还想吃我!幸亏我跑到了这里,否则……否则野狗精肯定已经吃掉我了。”

    原本村民们就已经对我相信了十之八九,现在李麻子这么一说,乡亲们更相信了,正所谓三人成虎,便是这个道理。

    大家一听说野狗成精,都害怕了,一个个惊慌失措,商量着该怎么办。

    我连忙安慰乡亲们不要紧张,刚才我被野狗追咬的时候,看见有两个高人正在和野狗精战斗,说不定那高人就是来救我们的。

    李麻子也随声附和,说其实他也是被那两个高人给救了,要不是两个高人,恐怕这会儿他真的成了野狗精的嘴下食物。

    正说着的时候,一道空灵的佛号,从远处响起,而后t恤男和白眉禅师便走下山来。

    t恤男和白眉禅师本身就是修道之人,身上有一股修行者的气质,所以两人一出现,村民们瞬间就被两人的高深气质给震慑住了。

    我和李麻子几乎同时扑上去,喊着大师,救救我们啊!

    当村民得知这两人就是和野狗精战斗的高人时,都激动的把t恤男和白眉禅师给围住了,苦苦哀求两人一定要救救大家。

    村民们现在对野狗精的事已经彻底相信了,没有半点的怀疑,我也松了口气。

    白眉禅师故作为难的道:“那野狗精来头不小,老衲路过此地,见这座山妖气冲天,就上来瞧了一眼,没想到果真是有妖精作怪!只可惜那野狗精持有一宝,我两人联手,竟都不是对方对手,唉,让那野狗精跑了。”

    乡亲们都急眼了,苦苦哀求白眉禅师一定想办法把野狗精给除掉。

    白眉禅师无奈的说道:“好吧,出家人慈悲为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嘛。”

    紧接着白眉禅师便掐指算了算,说道:“那野狗精出来滋事是有原因的,你们必然是夺了它的宝贝,所以它才下山来闹。你们仔细想想,这段日子有没有挖出什么奇怪的东西?”

    t恤男告诉我,虽然村民们被野狗精给洗脑了,不过若是刻意提醒的话,其实还是会想起来的。

    我们这么做,也是想先搞清楚那獬豸角的来历。

    t恤男怀疑现在那野狗精,已经长出了角。

    在中国古代,狗生角一直被誉为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但如果狗真的生了角,那就是百年一遇的大凶之兆!

    汉文帝时期,就有一只狗生了角,成了狗精,结果一个月内城中竟然发生了五十多起失踪事件,最后当地官员调动了大量的军队,请来了数百名法师,这才将野狗精镇压,这件事在《汉书》中有详细记载。

    野狗生的角,便叫做獬豸角,獬豸就是独角兽的意思。

    虽说獬豸角比不上夜龙啖,但说白了,獬豸角和夜龙啖也是同属一科,对楚楚的病情多少能起点作用。

    能得到獬豸角,对李麻子来说也是好事一桩!

    村民们议论纷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最后表示也没挖出什么奇怪东西啊,甚至这几天都没下过地。

    白眉禅师像模像样的掐指算了算,然后走到我们曾经拜访过的钟叔面前说道:“你是不是叫钟叔?前几天在下地的时候,挖到了一个犄角模样的东西。”

    白眉禅师能直接算出钟叔的姓名,所以在人群中的地位水涨船高。

    钟叔紧张的都结巴起来,一张老脸诚惶诚恐:“我挖到了一个犄角?”

    “对,你仔细想想,肯定能想起来的。”

    村民们都相信了白眉禅师的话,咄咄逼人的走上来说道:“钟叔,你到底有没有挖出过什么犄角,这可关系全村人性命的大事啊。”

    在村民们的逼迫以及白眉禅师的暗示下,钟叔痛苦的抱着头蹲在地上,绞尽脑汁。

    想着想着,钟叔竟然发疯了,牙齿咬得咯咯作响,脸上青筋暴起。

    白眉禅师赶紧捏住了他的下巴,不让他咬舌自尽!

    看来钟叔快想起来了,所以那野狗精试图杀他灭口。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