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百五四章 血土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五四章 血土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村民的状态,实在有些惨不忍睹,他的耳朵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给咬掉了,所以显得异常恐怖。

    t恤男立即蹲下身子,用手试探了一下对方的鼻息,又摸了一下心脏,说道:“还有救。”

    之后t恤男竟割破了自己的手指,将自己的血,滴入了那村民的嘴里。

    我心中震撼,t恤男的血,莫非还是起死回生的灵丹妙药不成?

    随着几滴血进入村民的口中,我分明看到他那张苍白的脸,竟逐渐恢复了血色。然后他喉头一哽,一阵哮喘,就吐了一口黑色液体!

    那黑色液体吐在石头上,竟好像是浓硫酸一般,将石头烫出了许多小泡泡,没过多长时间,就全部融进了石头里。

    我看得目瞪口呆,这他娘的什么情况?

    如果这黑色液体真有那么强的毒性,那村民还能活?

    t恤男一直盯着那滩黑色液体看。看了好长时间,等到那液体彻底被石头吸收了,才蹲下身,用手在石头上摸了一下。

    我发现t恤男的手,都跟着发黑了。

    “怎么会这样?”t恤男望着自己的手,自言自语。

    忽然他好像想起了什么,一把撕开了村民的上衣。这村民的前胸后背,竟然被抓出了一道道纵横交错的伤痕,仿佛遭遇过大型爬行动物袭击一般,简直已经是体无完肤了,甚至有的地方都露出了白骨。

    可即便受伤如此严重,身上都没有半点的血。

    白眉禅师立即口袋里掏出一根银针,狠狠的刺入了村民的体内,可村民的身体却如同泥塑一般,就是流不出一滴血。

    白眉禅师大惊失色,竟不顾自己的高僧形象,蹲下身子就在地上挖。

    往下挖了不到半米,土壤就不是黑色了,而是变成了血一样的鲜红色!

    看着这红色的土壤,白眉禅师脸色苍白,全身颤的厉害:“这……这里竟然有那个东西。”

    t恤男也冷哼一声:“难怪这地方要叫野狗岭了……”

    我一头雾水,当下问t恤男,这里叫野狗岭,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典故?

    t恤男点了点头:“快下山吧!那个恶魔我们招惹不起。”

    李麻子不甘心的道:“可是夜龙啖呢?我们还没找到夜龙啖。”

    t恤男说道:“我们又一次跑空了,那东西根本就不是夜龙啖,而是獬豸角。这里的人都活不成了,大家快走。”

    “不是夜龙啖?”李麻子近乎绝望,拦住t恤男:“兄弟,你是不是在骗我,那东西怎么可能不是夜龙啖?”

    t恤男道:“不骗你,那不是夜龙啖。这根本就是一场阴谋,快走。”

    说到这,t恤男又罕见的叮嘱了我们一句:“都跟紧了,接下来如果走散,就是死路一条!”

    “可是这个村民呢?”我有些担心的指着那个被咬掉耳朵的村民说道。

    “活不成了。”t恤男说道:“他的尸体,也要处理掉。”

    t恤男随手掏出了一张符,随着口中念念有词,那符唰的一下就烧了起来,然后被丢在了尸体上。

    按照以往的经验,尸体应该像泼了汽油一般熊熊燃烧起来,可诡异的是,尸体并没有燃烧,符落在尸体上之后,也跟着悄无声息的熄灭了。

    t恤男倒吸一口凉气,直接掏出两张符,丢在尸体上。

    却同前一次一样,符很快就灭掉了……

    这还不算什么,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那村民原本有所好转的面庞,竟再次变成了黑色。直到最后,竟差不多变成了黑炭的模样。

    这次不仅仅t恤男头疼,连白眉禅师也是一脸的惊恐:“这里怎么可能有那东西?不应该啊,不应该啊。”

    “到底什么东西?”

    我和李麻子异口同声的问道。

    “起雾了……”这时t恤男忽然冰冷的叹了口气。

    我朝着远处望过去,果不其然,野狗岭上,竟又开始出现一层层浓浓的白雾。

    “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说鬼市已经结束了吗?”

    “不一样。”t恤男淡淡的说道:“走吧,千万别掉队。”

    说完,t恤男一把牵住我的手。

    他的手冰凉刺骨,冻得我情不自禁的哆嗦了一下。

    我接着牵住李麻子的手,李麻子牵住白眉禅师的手,就这样我们一点点的往下走去。

    不过,越往下走,白雾就越来越多,感觉走了没多远,雾就已经非常浓厚了,大概可见度只有一两米的范围。这样的能见度,能逃出去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我们走了很长时间,最后才惊骇的发现我们竟又回到了大坑边缘,我绝望了,知道我们这是在原地打转。

    我叹口气,我们也被困在这里了吗?

    汪汪,汪汪!

    这时,静谧的山林中,忽然传来一阵诡异的狗吠声。

    奇怪了,不是全村的狗都死了吗?这是从哪蹦出来的一条狗。

    这条狗的叫声很奇怪,听起来好像是个小孩子在呜咽一般,挺吓人的。而且声音时远时近,听的我精神恍惚,心跳加快。

    t恤男小声说道:“都捂住耳朵,不要被这狗叫声分了神!”

    我立即捂住耳朵,可是却并不管用,那狗叫声一直在我耳畔徘徊,好像要钻入我的耳朵里。

    我忽然感觉自己肩膀一疼,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咬了一下。赶紧扭过头,却惊骇的发现,咬我的竟然是李麻子。

    李麻子嘴角带着笑意,我伤口流出的血,顺着他的嘴角流了出来。他还在大口大口的吞咽着,似乎我的血很美味。

    真正让我害怕的是,被李麻子咬,我只能感觉到一丝微弱的疼痛,好像被蚊子叮了一下似得。

    我吓坏了,抓住李麻子的头发,左右开弓扇了他两个耳光:“李麻子,醒醒!”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李麻子肯定被那阵奇怪的狗叫声给迷惑了心智。

    李麻子被我打的眼神迷离,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要咬我。

    幸亏t恤男眼疾手快,一下把李麻子放倒在地。

    然后左手食指和中指探入李麻子喉咙中,用力的抠了一下。

    李麻子当即趴在地上一阵干呕,呕吐完了之后,脸色这才逐渐恢复正常:“刚刚我怎么了,为什么感觉自己变成了一条狗。”

    “知道这座山,为什么要叫野狗岭了吧?”t恤男说道:“因为这里有条野狗成精了,甚至还长出了角。”

    “野狗成精?”我哑然失笑,这是什么道理?达尔文知道了不把你给活活骂死?

    又是一阵狗吠声从不远处传来,白眉禅师咳嗽了一声,故意把声音压的很粗:“滚回家去,吃饱了撑的,在外面发什么疯。”

    我哭笑不得,白眉禅师在开玩笑吗?那野狗是普通的狗吗?你能把它给骂走?

    但接下来的事却让我瞠目结舌,白眉禅师竟然还真骂对了。我分明看见远处的白雾中,窜出来一条黑影,呜咽着跑开了。

    就……就这么简单?我结结巴巴的看着白眉禅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看来走不出野狗岭了。”白眉禅师说道:“直接回村吧。”

    t恤男有点不甘心:“我们可以尝试一下的,禹步或许可行……”

    “那山下村民怎么办?他们懂得禹步吗?”白眉禅师慈悲为怀,见不得这里被屠村。

    t恤男沉默了,最后也只能是点了点头。不过眼神却是望向我们:“你们两个呢?我送你们两个先出去吧!留下来也帮不上什么忙。”

    我和李麻子对视一眼,便明白了彼此的想法。

    逃走,谁不愿意逃走?可是如果我们走了,对得起白眉禅师和t恤男吗?毕竟白眉禅师和t恤男是为了救我们,才陷入这片危险境地的,我们就此离开,实在是无情无义。

    更何况还有那么多村民,需要我们去解救。

    所以我和李麻子商量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留下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