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百三零章 中泰斗法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三零章 中泰斗法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白眉禅师将那个小铜鼎放在桌子上仔细把玩,沉着脸说道:“我还从没见过如此狂妄的泰国巫师,这是在给整个阴物圈子下战书啊!要是不应战,以后谁还有脸做这一行。”

    “我不管什么战书不战书。”我说道:“只要能救楚楚就行。”

    白眉禅师点点头:“施主,没你想的那么简单,老衲一人足够收拾对方,但是……”

    “但是什么?”不知什么时候,李麻子走了过来,表情悲痛的说道:“白眉禅师,无论付出任何代价,都要治好楚楚,哪怕让我去死都行。”

    “真是一对痴情怨女啊。”白眉禅师微微叹了口气,似乎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眼角竟有些湿润了。

    “我担心楚楚的身体扛不住我们双方的斗法,万一发生了什么意外,怕是她性命难保。”白眉禅师为难的说道。

    “我能做点什么吗?”李麻子着急的望着白眉禅师。

    “这……”白眉禅师微微一顿:“其实你可以替她分担一部分痛苦,不过,我担心最后连你也害了啊!毕竟楚楚从小修行鬼医之术,身体有很强的免疫力,而你却只是个普通人。”

    “没关系。”李麻子毫不在意的说道:“只要楚楚能活下去,我怎么样都无所谓,只是可怜了我那孩子……”

    说完,李麻子看了我一眼。

    我知道李麻子是想把孩子托付给我。

    我能怎么做?答应他吗?让他死的无后顾之忧?所以我头摇的好像拨浪鼓:“滚,你不会有事的!别指望把小萌托付给我,我是不会管的。”

    “尽量吧。”李麻子苦笑道。

    他知道就算他不说,万一他真的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会袖手旁观的。

    打定了主意之后,白眉禅师和t恤男就忙活了起来。

    t恤男买了包一次性针筒,抽了楚楚一管子血,要注射进李麻子的动脉里。我说可不可以喝掉?万一引起双方血液排斥就不好了。

    t恤男说不可以,血进胃,可能会带来更加严重的后果。

    无奈,我只能让t恤男注射了。

    注射完毕之后,李麻子就按照t恤男的吩咐,躺在楚楚旁边睡着了。

    t恤男让我把两个小铜鼎,分别放在两人的胸口位置,固定好之后,t恤男便让我在旁边守着,等铜鼎发出嗡嗡的声音,再去叫他们。

    说完后,t恤男就和白眉禅师休息去了,今天晚上势必会发生一场恶战,所以两人必须保持最佳的精力状态。

    而我则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楚楚和李麻子。

    此刻的两人已经睡着了,面色苍白,呼吸微弱,看起来就如同死去一般。这让我心中惴惴不安,几乎每隔一段时间都要去摸李麻子的脉搏。

    两人就这样保持着一个姿势一动不动,一直睡到半夜十二点,都没有翻过身。

    这让我心里愈发焦急起来!

    终于,在时钟走到凌晨一点时,我听见两个小铜鼎忽然发出嗡嗡嗡的声音,就好像有个人在疯狂的敲打。

    我立即望向小铜鼎,发现两个小铜鼎竟在高频率的颤抖,仿佛要挣脱开束缚!

    而再看李麻子和楚楚,脸上的皮肤更加苍白了,呼吸急促,身子也跟着小铜鼎在不断颤抖。

    我当下冲进卧室,喊醒了t恤男和白眉禅师。

    两人只是看了一眼小铜鼎,表情就变得严肃起来,命令我赶紧把门和窗户打开通风。

    t恤男则展开手帕,将今天从怀孕女尸口中提取到的粘稠口水,用火烤了一下之后,分别滴入了两个小铜鼎之中。

    然后丢了一张符,两个小铜鼎立即升起了蓝色的火苗!

    火苗犹如毒蛇一般四处乱窜,而小铜鼎颤抖的频率似乎越来越快了,我总觉得,小铜鼎似乎是在朝李麻子和楚楚的脑袋方向挪动。

    我很担心,担心万一小铜鼎歪倒了,烧到两人怎么办?就试图伸手把铜鼎给挪开。

    不过t恤男却呵斥了一声‘别碰!’

    吓得我连忙把手给缩了回来。

    只见t恤男和白眉禅师两人盘膝而坐,口中念念有词。

    小铜鼎在楚楚和李麻子身上不断的挪来挪去,靠近脑袋,然后又远离。

    而且我发现了一个情况,每当小铜鼎靠近两人脑袋的时候,两人的表情都会非常痛苦。远离了之后,两人的表情又会舒服一些……

    我大概能判断,白眉禅师和t恤男是在用法术控制铜鼎,不让铜鼎靠近两人的脑袋。而真正的下咒者,却是试图让铜鼎靠近两人的脑袋。

    也不知道一旦这铜鼎靠近了两人的脑袋,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

    迷迷糊糊之中,我似乎听到窗外传来一阵生涩难懂的念经声,于是立即跑到窗户边望去。却发现古董店门口停着一辆白色面包车,念经声,好像就是从面包车里传出来的。

    莫非,凶手就在车里?

    想到这一点,我就勃然大怒,他妈的竟敢找上门来,把老子兄弟害成了这副模样,我要是不好好教训教训你们,未免太不把老子当回事儿了。

    想到这,我立刻就准备冲上去。

    不过我冷静思考了一下,觉得这样不行啊!万一车里有很多人,我单枪匹马是没办法收拾他们的,反倒会惹来他们对t恤男和白眉禅师的骚扰,到时候两人做法肯定不成功。

    所以我放弃了冲上去的想法,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我分析,车上的泰国巫师绝对不止一个,肯定还有别的帮凶。

    他们之所以没有下车骚扰t恤男和白眉禅师,很可能是因为他们想杀人于无形之中,而不暴露他们的踪迹。

    万一他们进来骚扰,警方就可以逮捕他们了。

    不过这并不代表他们不会下来,现在亡命之徒那么多,万一他们斗法斗不过t恤男和白眉禅师,来硬的怎么办?到时候别说救李麻子和楚楚了,恐怕t恤男和白眉禅师都会有生命危险。

    所以再三思索之后,我很快拟定了一个计划。

    我从古董店的后门偷偷摸摸的溜了出去,找到最近的加油站,买了一桶汽油以及一根输油管,然后将输油管一点点的伸向那辆面包车。

    为了让输油管不弯曲,我还特意在里面塞了一根铁丝,铁丝带着输油管,很快就钻到了面包车的地步!

    紧接着我便往输油管里倒汽油。

    等到一桶汽油全都倒完之后,面包车下面已经飘满了油花,我直接掏出打火机点燃。

    在汽油接触到火星的瞬间,轰的一声就燃烧起来,火焰将面包车团团包裹。

    车上的人顿时慌了,匆匆忙忙的下车,想检查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当他们发现周围全是火光之后,其中一个人大喊道:“快,把车开走!”

    不过面包车的引擎可能被烧坏了,折腾了好几下都没发动起来。眼看火苗越来越大,车上的人全都慌了神,一个个下来推车。

    车里面的泰国巫师应该被骚扰了,分散了精力,我看见小铜鼎在慢慢远离李麻子和楚楚的脑袋,而t恤男和白眉禅师立即趁胜追击,都站了起来,念咒的声音更大。

    最后t恤男干脆抽出背上的蓝色长剑,单手撑住椅子,一个漂亮的侧空翻,用力的将剑劈在了小铜鼎上。

    小铜鼎顿时摔落在地,而在小铜鼎摔下来的瞬间,我听见面包车内传来一声惨叫,车窗打开,一张七窍流血的泰国人脸露了出来。

    他愤怒的瞪了我一眼,而后喊道:“快走……”

    正好这时候引擎发动了,这几个人当下开着车,如丧家之犬一般逃出了古董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