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百二五章 飞头降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二五章 飞头降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的神经再次紧绷起来,死死的盯着墙壁,天子鞭捏在了手里。

    看来柳树枝并不管用,我只好准备动用天子鞭了!

    隐隐约约之中,我似乎听到一阵念经的声音还夹杂在窃笑声中。而那迷迷糊糊的念经声,好像并不是从墙壁里传来的,而是从楼下传来的。

    我瞥了一眼李麻子,示意李麻子到阳台看看。

    李麻子战战兢兢的走到阳台往下看。

    不看还好,一看之下李麻子便出了事,只见他张大嘴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下一秒,李麻子竟翻上阳台,准备跳下去!

    我被惊出了一头的冷汗,这里虽然是别墅二楼,摔不死人,但摔得不好也会变成残废,下半辈子生活不能自理。

    我眼疾手快,毫不犹豫就冲上去把李麻子给拽住了:“你他妈想干什么?找死啊。”

    李麻子此刻才回过神来,一脸惊恐的望着我:“张家小哥,头……人头。”

    “什么人头?”我莫名其妙的看了一眼李麻子,然后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

    而这么一看,我瞬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没想到,别墅外面正有一颗人头悬浮在半空中,虎视眈眈的盯着我们!

    这人头竟然还是活的,瞪着一双大眼睛,口中念念有词,那念经的声音就是从它嘴里发出来的。他的脸上画着许许多多的黑色花纹,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意思?头发盘起,毒辣的眼神,看的我心里发慌。

    不过我心中竟不由自主的产生了一个奇怪的想法,那就是想要跳出去,把那颗人头给拦住。

    虽然明知道跳下去,自己可能会被活活摔死,但身体就是不受控制的翻上阳台。

    好在李麻子已经清醒,连忙把我从后面一把抱住:“张家小哥,清醒点!”

    “天子鞭,天子鞭呢。”我吓得一头冷汗。

    “不在你手上吗?”李麻子说道。

    我立刻抓起天子鞭,对着半空中的人头就抽了过去。

    那人头躲的敏捷,并且眨眼间的功夫就飞跑了。

    我依旧惊魂未定,连忙把整栋别墅的门窗全部锁死。我知道自己刚才遇到了什么,那是飞头降,传说中的泰国十大邪术之首:飞头降!

    传说泰国的巫师们,最爱修炼一门叫做‘降头’的邪术,降头术十分残忍,只要得到对方的头发或者血液,就可以下降,让对方肚子里长蛊虫,身体里长钢钉等等,总之是生不如死。

    而其中最厉害的降头,便是飞头降。

    据说修炼飞头降的巫师,可以让脑袋和身体分离,飞出去吸血,吸足了七七四十九天的血之后,这门邪术就算是练成了,从此以后他就可以随心所欲的把头飞出去下降。

    泰国很多人家,在院子里栽种芭蕉树,在围墙上拉铁丝网,就是为了防止被飞头降盯上。

    没想到对方为了害女主人,还真是费尽心机,竟连泰国的巫师都请来了!

    一般会使用飞头降的,都是非同小可的大巫师,这孙子还真是下了血本。

    在看见飞头降的瞬间,我心中就产生了一个无比坚定的信念,那就是无论如何,这件事我不管了。

    刚才飞头降应该只是来警告我们,让我们不要多管闲事。他如果真想对我们下手,光凭我和李麻子两个人是绝对不够看,分分钟就会惨死在对方手中。

    所以我扭头便对李麻子说道:“赶紧走,这件事不是我们能管得。”

    不过,李麻子却根本不理我,只是目光呆滞的望向沙发。

    我立刻顺着李麻子的目光看过去,这么一看,我再次吓的浑身一颤。

    在沙发上,正整整齐齐的坐着一个黑鬼,还有几个金色裙子的美女,背对着我们看电影。

    从背影来看,应该就是昨晚出现在我梦境里的那几个鬼了!

    妈的,这帮东西居然又逃出来了……

    它们一动不动,想必没有伤害我们的意思,只是单纯的想把我们给吓跑。刚才飞头降来这里,应该也是来给它们壮胆的。

    我拽着李麻子的衣服,蹑手蹑脚的往别墅外走。

    走到门口,我突然发现有点不对劲,因为我竟然听到身后传来许许多多的脚步声,当下慢慢的扭过头,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

    这么一看,我顿时惊出了一身鸡皮疙瘩。因为我竟看到,刚才还坐在沙发上的那几只鬼,此刻正跟在我身后,嘴角挂着冷笑,动作僵硬的原地踏步。

    只要我们走出了别墅,它们肯定也会跟出来的。

    妈的,怎么办,怎么办?我焦灼不安,内心好像有团火在燃烧一样,备受煎熬。

    领头的黑鬼,冲我咧开牙嘿嘿一笑,顿时我就看到他的喉咙里满是淤血。

    后面的女子,也都纷纷冲我笑了起来,露出了两颗尖尖的獠牙。

    面对这几个‘国际友人’,最后我一咬牙,决定不能就这样出去。因为只要我出去了,它们就会一辈子缠着我,我可不想被几只鬼给缠一辈子!

    我强忍住恐惧,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李麻子惊的目瞪口呆,瞠目结舌的看着我。

    我只好拍了拍旁边的沙发,让李麻子坐我身边。

    李麻子对我的行为相当的不理解,不过他也不敢乱来,只好委屈的坐在我旁边。

    我继续炯炯有神的看着电视,那几个鬼干脆就站在我身后看电视,偶尔还会弯下腰,裂开嘴冲我笑笑。

    妈的,这几只鬼怎么这么贱?怎么就这么贱?要不是怕得罪飞头降,我早就动手了。

    还好,他们似乎真的单纯想吓唬我,一晚上都没对我做什么,天亮之后,它们就乖乖的消失了。

    眼见没了危险,我拽起李麻子就准备离开。

    可李麻子却吓坏了,哆哆嗦嗦的说道:“张家小哥……我腿抽筋了,赶紧……背着我。”

    我看他胯-下都湿了,尿臊味很浓。虽然嫌弃,不过我还是把他给背了起来。

    在半路上,女主人打来电话,问我情况处理的怎么样了?

    我劈头盖脸的就把对方给臭骂了一顿,说你们肯定还有事瞒着我,对方连飞头降都出动了,怎么可能是为了一栋小小的别墅?

    老子昨晚差点死在你的房子里,这差事接不了,你们另请高明吧!

    女主人还想用非礼的事情来要挟我,我直接对着电话吼道:“有本事现在就让警察把我抓走。”

    被我这么一说,她果然认怂了,态度恭敬了很多,求我无论如何也要帮帮她。

    我叹了口气说道:“帮不了,泰国飞头降,岂是我一个小小的阴物商人能解决的?你们最好亲自去一趟泰国,求高僧解降吧!另外我发现了阴物的位置,你们把阴物也带过去,说不定还有活命的机会。”

    女主人连忙让我在别墅等他,我说我已经回店里了,要找来古董铺子吧!

    这次女主人不是单枪匹马来的,还带了一个文质彬彬的中年男人,中年男人高高瘦瘦,眼神高傲无比。

    他告诉我他叫夏杰,是省里的领导,具体什么职务没告诉我,只告诉我以后有什么困难,尽管找他。

    我嘞个乖乖,口气这么大,一看就非同寻常。

    不过我也没必要怕他,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你们到底还有事情瞒着我?对方既然下足了血本害你们,肯定有血海深仇吧?”

    夏杰犹豫了一下,有点尴尬的说道:“小兄弟,咱俩能不能私聊。”

    我看了一眼李麻子道:“放心,都是自己人。”

    夏杰点了点头,也就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跟我们简单讲述了一下事情经过。

    原来这片别墅区,先前都是一些六七十年代的老房子,住着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

    不过后来这里来了个新加坡房地产商,投资了十多个亿,誓要打造环境优美的别墅群,按规定,这些老房子自然要拆迁。

    结果这里的老人都不愿拆迁,成了钉子户,领导们苦劝无果,只能请来了警察和地头蛇。地头蛇在逼迫房主的时候,不小心闹出了人命,打死了一名老人。

    而那名老人,正是别墅前任房主的父亲。

    当时身为领导的夏杰害怕事情闹大,影响到自己的乌纱帽,就答应送他们家一栋别墅,暂时把事情给压了下去。

    后来夏杰养了一个情妇,想给情妇找个住处,自然而然就想起了这栋别墅。

    反正对方也没有房产证,夏杰干脆贪心大起,把前任房主给赶了出去。

    或许就是因为这个,才让对方恨之入骨,不惜一切代价想要报仇吧?

    听夏杰这么说,我顿时暴跳如雷。妈的,早知道是这样,打死我也不掺和进来,这欺负人也欺负的太过分了吧?

    别说我了,即便一向视钱如命的李麻子,也态度冰冷的说这事儿咱们真管不了,你们去找泰国高僧吧。

    夏杰惆怅了很长时间,最后才抽着烟说他也后悔了,不想要那栋别墅了,如果现在把别墅还回去,应该就不会有问题了吧?

    我说道如果对方不继续追踪你们,不继续给你们下降头,就不会有问题。

    夏杰松了口气,然后从包里掏出一沓钱递给我:“那好吧!这件事就麻烦你们了,这是给两位的辛苦费,希望能把这件事烂在心中。”

    钱不多,也就十万左右。

    反正这钱留在他们手里也会被挥霍掉,我毫不客气的照单全收。气的女主人咬牙切齿,直骂我没本事。

    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夏杰,他也没再找过我,想必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了吧?

    不过,这还远远不是结束。

    大概就是一个月后,李麻子找到我,看表情紧张兮兮的,怀里还揣着一个东西。

    我纳闷的问李麻子究竟是怎么了,该不会抢银行了吧?兜里揣的是不是钱?

    李麻子嘿嘿一笑说道:“张家小哥,你猜怎么着?这报应要是找上门来,你躲都躲不掉。”

    说完,李麻子就把怀里的东西给拍在桌子上,我看了一眼才发现那竟是一张报纸。

    一张报纸,搞的这么神神秘秘的,真是服死他了。

    但当我看完报纸上的头条时,也不由得拍手称快,暗叹这报应来的还真是及时。

    报纸上说:某机关领导夏杰跳楼身亡,而跳楼的地点,正是他们抢来的那栋别墅。

    跳楼原因尚不清楚,不过却在别墅里发现了夏杰的情妇。

    发现情妇的时候,她正准备用碎玻璃割腕自杀,送到医院抢救过来之后,就变成了疯子。疯疯癫癫的,胡言乱语,整天说有鬼要害她,甚至直接承认,夏杰就是她给推下去的。

    因为情妇疯了,所以并不用承担刑事责任。

    警察还在夏杰衣服的口袋里找到了一份忏悔书,大概就是这些年来他贪了多少钱,动用了多少私权,害了多少人?结果他死了也不得安宁,牵扯出了一系列的事,导致很多贪-官被连根拔起。

    看完报纸之后,我哑然失笑。

    看来当初我们没管那佛牌,是正确的。如果当初我和李麻子费尽心思收了佛牌,恐怕这个畜生还会继续逍遥法外,贪污老百姓的血汗钱。

    后来,那栋别墅再没住过人。有人说那里是鬼屋,半夜电视机经常会自己打开,还传来男人和女人的笑声,结果一直没卖出去,甚至整个别墅区都快要搬干净了……

    一个佛牌,牵扯出了这么多的官场败类,我倒挺希望中国出现更多这样的阴物。

    古人说得好,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

    权势越大,责任越大。它就是一把双刃剑,舞的好了,百姓爱戴,万古流芳。

    舞的不好,只能是挥剑自杀,遗臭万年。

    没有人能逃脱这条亘古不变的规律,哪怕你权势再大,也会有反噬的一天!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