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百一八章 五谷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一八章 五谷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立即望着t恤男,而t恤男也给了我肯定的答复。

    这里的确是首阳山,当年伯夷叔齐,就是在这座山洞里被活活饿死的。而他们临死之前,看到的都是周朝的残暴统治,心忧天下百姓,所以即便死了,心中依旧充满怨念。

    有会邪术之人,发现两人尸身,竟利用两人对周朝的怨恨,将他们生生制成了干尸,而两个人怨念,也被封印在了五谷袋内。

    这五谷袋自然而然就成了阴物,配上两具干尸,将这座山洞生生变成了饿鬼洞。

    而几千年来,那门邪术的后人每隔一段时间,都会骗人来此处,将那人给活活饿死,用死人的怨念喂养五谷袋。

    五谷袋不断吸收人类的怨念,所以越来越强。直到现在,已经达到了怨气冲天的地步!

    这就是传说中的‘养阴物’。

    大部分阴物都是在偶然条件下形成的,虽然有正有邪,但只要不触犯禁忌,阴物不会伤人。

    可人为饲养的阴物,却不同了。人为饲养的阴物,完全听命于自己的主人,不管多伤天害理的事它都会去做!

    这严重破坏了圈子的规矩,所以一直为阴物商人所不齿……

    当然,成为五谷袋的主人,也是会有副作用的。当道士还有五弊三缺呢,更何况如此伤天害理的邪术?

    一旦成为五谷袋的主人,那身边的所有至亲之人都会活活饿死!

    毫无疑问,周屠夫的至亲之人,便是周老实了。

    虽然周屠夫心术不正,可对于相依为命的周老实,却还是有感恩之情的。他不愿周老实因为自己而活活饿死,所以便想利用邪术,叫他人替周老实遭罪。

    我们几个,自然就成了替罪羔羊。

    一旦我们在山洞里饿死,五谷袋吸收了我们的怨念,便不会再去找周老实的麻烦了。

    我听完之后恍然大悟,不过却也愤怒不已。用别人的性命,去换自己亲人的命,周屠夫也真能做得出来。

    我连忙问t恤男,有没有什么好的对策?

    t恤男说其实要破周屠夫的邪术很简单,周屠夫的邪术来源于五谷袋,只要咱们不去产生怨念,心如止水,五谷袋自然就对我们没用。

    不过,周屠夫这样对我们,让我不憎恨他谈何容易。

    恐怕也只有修行到t恤男的境界,才能真正做到宠辱不惊,云淡风轻吧?

    t恤男却安慰我说,正好这几天他可以跟我讲讲阴物商人的一些手段,这里与外界隔绝,是一个修行的好地方。若是能静下心来学习,以后我必定能独当一面。

    现在也只好这样了。

    我忽然想起t恤男往猪圈里扔纸条的事情,就问他是不是出去过?

    t恤男点了点头说道:“的确出去过一次,原本是想找周屠夫算账的,但后来考虑到即便杀了周屠夫,也解决不了五谷袋的事,因此只能改变策略。”

    我哑然失笑,t恤男还真是心宽体胖,明明都已经逃出去了,却又主动钻回了洞里。

    为了安抚住我的情绪,t恤男先教我念了一段《道德经》,说万一我遇到了危险,可以念一段经-文,让自己冷静下来。

    这段经-文的确管用,至少在接下来几天,我并没有如想象之中发狂发癫。

    一个普通人被关在这种暗无天日的地方,不身心崩溃才怪。

    尹新月和李小萌这段日子,也都按t恤男的吩咐去做,子时去周屠夫家泼乌鸦血,还给我们送吃的。我和t恤男白天的时候睡觉,到了晚上,t恤男就给我讲解阴物的知识。

    日子过的还算快,眨眼间一周的时间就过去了。而这一周我受益匪浅,学到的东西简直比过去加起来还要多。

    这段时间周屠夫一次也没出现过,就好像忘记了我们一般。我内心难免有些急了,要是周屠夫一直不出现,难不成我们还要在山洞中一直待下去?

    那岂不是成了北京猿人?

    幸好,这种牢狱般的生活很快就被打破了……

    这天过了子时,依旧没等到尹新月和李小萌过来送食物,我的心顿时一阵忐忑不安。

    平常两人只会提前来,从来不会晚点,今天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他们俩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难不成是遇到了危险?

    我情急之下,就想出去看看。

    不过刚准备起身,头顶就传来了一阵脚步声,紧接着便有一个黑乎乎的东西被丢了下来。

    我大吃一惊,连忙打开手机去照。

    而这么一照,我顿时惊的目瞪口呆!

    那竟然是一具瘦成皮包骨的尸体,身上一点血肉都没有,整张人皮都黏在了骨头上,就好像是一个刚刚做完的标本。

    而我仔细一观察,发现这人不是周老实又是谁?

    没想到周老实已经死了,而且是被活活饿死的。即便死了,也是死不瞑目,眼窝深陷,牙齿暴露在外面。

    “好,好,好。”洞口忽然传来周屠夫的三声叫好声。

    我立即抬头,发现周屠夫正凶神恶煞的俯视着我们。

    我连忙看了一眼t恤男,t恤男却淡淡的冲我使了个眼色,示意我千万不要冲动,坐下来。

    我在t恤男旁边坐下,知道自己的内心已经被五谷袋的怨念所影响,连忙念了一段《道德经》,让自己冷静下来。

    我不能去抱怨,不能产生怨气,否则就会唤醒五谷袋。

    “你们挺能忍的啊。”周屠夫骂了一句:“把我哥哥都给忍死了,我要你们偿命!”

    我依旧不予理会,只是默念经-文。

    “哼,小王八蛋。”周屠夫冷哼一声:“以为这样就能平安无事了吗?你难道就不担心那个姑娘的生命安全吗?”

    听周屠夫这么一说,我再也淡定不下来了。

    尹新月和李小萌果然还是被捉了,不知道两人现在如何了?

    即便《道德经》再厉害,也只能是起到辅助的作用,不能从根本上让人心平气和。

    现在被尹新月一刺激,《道德经》也不再管用了,我直接跳起来愤怒的骂道:“你把他们两个怎么了?”

    刚说完,我就听到了尹新月求救的声音。她的声音很虚,让我好一阵心疼。

    我恨不能现在就飞出山洞,将周屠夫一刀捅死!

    再看t恤男,也亏他能坐得住,竟一点反应都没有,闭目养神,仿若睡着了一般。

    周屠夫的冷笑,在我脑海中不断闪现,尹新月的求救声,则夹杂在笑声之间。我的暴怒之气越来越强,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愤怒?就好像成了火药桶一般。

    我清楚,肯定是五谷袋在影响我。

    虽然知道是五谷袋作祟,可我就是没办法控制自己,心理暗示也不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