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百一一章 以德报怨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一一章 以德报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来给你们说说关于孙膑的故事吧!”我深呼吸一口气,说道:“庞涓把孙膑害成了这副模样,甚至让他变成了残废,按理说,孙膑对庞涓应该是恨之入骨才对?但后来,齐国和魏国开战,孙膑用计将庞涓堵在了马陵道,却并未杀他,而是放走了庞涓,对外宣称庞涓自杀身亡。”

    “庞涓愧疚无比,准备回到师傅鬼谷子处继续修行。结果几年之后,孙膑得了一种怪病,遍寻名医,却不得其法,无奈之下去找师傅鬼谷子。此时的庞涓已经医术惊人,他对孙膑进行了针灸治疗,最终让孙膑活了下来,两人共同研究鬼医,各取其长,去其短,才成就了今日鬼医的辉煌……”

    “试想如果当年孙膑不放走庞涓,他重病的时候又有谁去救他?鬼医一脉又怎么能发扬光大?以德报怨,是中华的传统美德,而更多的,是为自己留一个福报。”

    “鬼医传人,不仅仅要继承孙膑的医术,更要继承孙膑那颗宽容之心啊!”

    连我都不知道,自己此刻怎么有那么多感慨,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

    老巫医皱皱眉头,看了一眼小寡妇,小寡妇却生气的将头扭向一边:“娘,我听你的,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老巫医重重的叹了口气,然后在陶罐里装了一点水,又捏死了几只全身通红的虫子,丢进陶罐里。告诉我只要把这些水喂给村民,毒就可以解了。

    我说道:“现在村民们一个个变成了行尸走肉,我恐怕喂不下去啊!而且才这么点水,根本不够分的。”

    老巫医淡淡笑笑,看了一眼小寡妇:“去吧,帮帮他。”

    小寡妇虽然生气,不过却也不敢跟老巫医对着干,只能跟着我去了。

    当我找到那些村民的时候,脑子嗡的一下就乱了。

    他们之中的一部分人,竟然已经走进了小河里,下一秒河水就要淹没头顶了。

    我连忙看着小寡妇,让小寡妇帮忙。

    小寡妇掏出了一个铃铛,有节奏的摇起来,叮叮当当的声音在空气中传播的很远。

    而随着这阵奇怪的声音响起,我发现村民们逐渐有了直觉,不再继续前进,而是莫名其妙的看着四周,之后体力不支,纷纷摔在地上。

    五分钟之后,差不多所有人都清醒了过来,搞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紧接着就是无尽的恐慌,哭爹喊娘的往村子里跑。

    我一边安抚众人,一边跑去小河,把在河水中挣扎的人全都给拽了出来。

    在我的安抚下,大家总算平静了下来,我又安排大家把解药给喝了。

    喝光之后,众人的症状依旧没有缓解。

    牛大壮愤怒的看着我:“你这个骗子,你说今天就可以解决那阴物的,可是你却差点害死了全村的人,我要把你大卸八块!”

    “对,杀了他,杀了他,是他害了我们,现在土地爷更生气了,要夺我们的性命了。”

    我无奈的白了一眼这帮村民,说道:“行了,都别嚷嚷了,从现在开始,你们的病会慢慢的好起来,这一切都归功于老巫医!土地爷给老巫医托梦了,告诉她只要你们不再动那座山头,就给全村人解毒。老巫医已经答应土地爷不再动那座山了,所以土地爷已经把解毒的法子告诉了老巫医,刚才你们喝的就是解药,现在你们都安全了……”

    众人还是满脸质疑,我也拿不出什么证据来证明,只好告诉大家,在他们没有康复之前,我是不会离开的。

    众人这才终于有点信服,我连忙去通知他们家里人,把他们都给拉回去。

    看来那帮农妇应该也都被控制住了,昏昏欲睡,任何动静都喊不醒,最后还是在小寡妇的笛声之中慢慢睁开眼睛。

    其实这些农妇并不是没有中毒,只是没有表现出来而已。我怀疑这么做有两点原因,第一点就是这些农妇并不是挖山头的主谋,第二点就是老巫医和小寡妇自保的手段,如果全村人都中毒,唯独她俩没中毒,肯定会引起村民怀疑的。

    回去了之后,我和李麻子再次被关进了土地庙之中。我对此相当无奈,甚至有点理解老巫医和小寡妇对付村民的手段了……

    如果换做是我,恐怕早就对他们下死手了吧?

    不过我并未生气,而是以德报怨,叮嘱他们平日里要注意伤口清洁,最好买来一些双氧水冲洗,能加速康复。

    我坚信以德报怨,会给自己换来好报,只是没想到这好报来的太快了。

    几乎就在第二天早上,牛大壮兴冲冲的跑进庙里。他这次没有拄拐,而是自己走来的,虽然有点跌跌撞撞,不过比前几日好多了。

    牛大壮兴奋的告诉我,伤口都已经结痂,而且已经不痒了,还能感觉到疼。

    我松了口气,有感觉就对了,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膝盖处没感觉。

    牛大壮的症状原本就是最轻的,所以他康复的最快,也在情理之中。

    至于其他的村民,虽然没有牛大壮恢复的快,但是症状也有明显好转,我和李麻子的地位,也水涨船高,成了他们的‘救命恩人’。

    和我们享受同等待遇的,就是老巫医和小寡妇了,因为之前我对村民们说过,他们能康复,最该感谢的就是老巫医和小寡妇,毕竟是她们调配出的解药。

    老巫医和小寡妇这两天没少得到村民的救济,送米送面送腊肉的,简直把她们家给填满了。

    对此老巫医也找过我,对我当面表示感谢,说如果不是我,她们差点铸成大错。

    约莫一周之后,村民们就差不多都康复了,李麻子也逐渐好转了起来。

    当我把真相告诉李麻子的时候,李麻子只是不住的叹气。

    我有点无奈的问他还叹什么气,现在事情不是都解决了吗?

    李麻子却惆怅的看着我,说原本他还想着跟小寡妇进一步发展感情呢,现在看来,小寡妇跟自己发生关系,纯粹是为了害自己啊。

    我笑着说道:“你怎么就知道人家对你没意思?我觉得她看你的眼神有点不一样啊,不如尝试一下,我给你们牵线?”

    在我的怂恿之下,李麻子果然对小寡妇展开了疯狂的攻势,给她家买了很多东西,主动帮她家干农活,甚至还帮她家装修了一下房子。

    没想到这事儿还真有门,小寡妇主动提出,想跟李麻子去大城市转转,看看外面的世界。

    这是什么意思,大家心里都明白,李麻子乐的一整晚不睡觉,天一亮就带着小寡妇离开了白沙村。

    有时候,仇恨就像一桶汽油,你越是火上浇油,烧的就越旺盛。

    换一种解决方式,用宽容之心对待他人的无心之过,往往会得到意想不到的收获。

    愿人人都怀着一颗孙膑的心!或者这个世界会更美好。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