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百零七章 死水湖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零七章 死水湖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有点头大,看牛大壮这副态度,好像我伸手一戳,就能把他们的病给治好似的。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说不定一旦结果不尽如人意,这帮丧心病狂的家伙就会把我给杀掉!

    所以我觉得很有必要给他泼一盆冷水,至少让他认清楚目前的形势,于是说道:“其实我来白沙村,也是为了救人的,当然不是救村民,而是救我这位兄弟……”

    “说实话吧!我就是因为对他的病束手无策,所以才会来白沙村找线索的。”

    牛大壮嘿嘿笑笑,一脸的不相信:“明白明白,我知道你是高人,天机不可泄露嘛!有什么需要,尽管跟我说。”

    我真是欲哭无泪啊,看来牛大壮是认定我能解决这件事了。

    此时此刻,多说也无益,先查清楚这件阴物的来历才是关键。

    刚才在听牛大壮讲述的时候,我就已经在琢磨了,我觉得我们很可能找错了方向。

    或许阴物并不是那些死人骷髅,也不是陶土罐子,毕竟骷髅已经被焚毁了,罐子也被沉到了湖底,即便是阴物,效果也应该大打折扣,不可能越来越厉害。

    所以,现在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阴物另有其他!

    我就问牛大壮,你觉得挖出来的什么东西最可疑?毕竟我没有亲自参与到开荒当中,所以对这一点自然不清楚。

    牛大壮稍加思索了片刻,就说道:“除了陶罐,就是陶罐里边的膝盖骨了,毕竟村民们的症状,都是在膝盖上表现出来的……”

    我一拍脑门,对啊,这么明显的事情我竟然没反应过来,真是太辱没阴物商人的名号了。

    我立即问牛大壮,那膝盖骨现在在什么地方?

    “扔了。”牛大壮毫不犹豫的说道。

    “扔了?”我瞪大双眼:“开什么玩笑啊大哥,你把膝盖骨扔了?”

    牛大壮叹口气:“那会儿不是觉得膝盖骨晦气嘛!怎么,那东西很重要?没事,我让村民们找回来就是了,现在就去。”

    我连忙拦住牛大壮:“别,现在时间紧急,我没工夫跟你们去找膝盖骨。这样,兵分两路,一路去找膝盖骨,另外再派一帮人跟我去找陶罐。把陶罐捞出来,咱们自然就没问题了。”

    牛大壮说行,之后他就去安排了。

    我则把李麻子喊醒,问李麻子现在感觉如何?看李麻子的表情,我就知道情况不容乐观,可是却又束手无策,只能让李麻子平躺着,让人小心照看,先找到膝盖骨和陶罐再说吧。

    牛大壮在白沙村威信极高,没多长时间就安排妥当了。我也松了口气,当即就在牛大壮的带领下,去河边去找沉下去的陶罐。

    白沙村虽然偏僻,不过风景却很好,杨柳依依,清风拂面,空气永远好像刚下过雨般清新。温度不冷不热,远处大山被绿色覆盖,近处一片湖水,倒映着大山,场景很是赏心悦目。

    如果不发生这种事儿,我甚至考虑在这里建一栋别墅,等金盆洗手以后,就在这里安享晚年。

    牛大壮带了村里几个好手,大部分都是女人,现在男的都瘫软在家,根本来不了,牛大壮还是拄着拐杖来的呢。

    不过来到湖边之后,我就傻眼了,湖水散发出一阵阵恶臭,表面漂浮着一层黑色的浮萍,和周围的风景形成鲜明对比。

    我皱了一下眉头,发现在黑色浮萍之下,有一些白色的东西反光。用棍子戳了一下,顿时就有不少的死鱼从下面翻腾了出来,全身都已经腐烂了,很是恶心。

    密密麻麻的,也不知道河里到底死了多少鱼。

    人群中忽然跑出一个大婶,瘫在地上就开始嚎啕大哭起来。牛大壮无奈的叹口气,让几个女人把那大婶扶起来,告诉他等这事儿过去了,村里会给他一些补偿的。

    原来大婶是这片池塘的承包人,现在池塘的鱼都死了,大婶自然心疼。

    我问大婶这些鱼到底是怎么死的,大婶说肯定是因为陶罐的缘故,那个陶罐就沉在了这片池塘里。

    排除了人为投毒的可能之后,我开始重新审视起这个陶罐来。

    如果说膝盖骨是阴物的话,为什么陶罐丢进湖里,会引起这么大的反应?

    莫非,陶罐和膝盖骨都是阴物?

    不可能吧,阴物一般只有成双配对的才会在一块,比如一双绣花鞋,一柄长剑和剑鞘。

    没听说过陶罐和膝盖骨会联系在一块啊。

    现在只有两种可能性,第一种就是陶罐和膝盖骨确实因为某种缘故,成了成双配对的阴物。

    另一种就是,膝盖骨也被丢进了这片湖中。

    于是我就问牛大壮,确认把膝盖骨丢到了原地,而不是丢进了湖水?

    牛大壮脑袋摇的厉害:“我保证,绝对没把东西丢进池塘里。当时所有的精力都放在陶罐上了,也没管那膝盖骨,随手就丢在了一边。”

    我若有所思的端详着这个池塘,目光扫视着安静的湖面。看了片刻之后,我扭头对牛大壮说道:“行了,让那些找膝盖骨的人回来吧!他们找不到了……”

    牛大壮大惊,连忙问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没说话,只是从村民手中借了一根鱼竿,将鱼线放到最长,狠狠地甩到了湖面上。将被黑色浮萍覆盖的一条狗的尸体给钓了上来。

    “大黄?大黄怎么死在里面了。”一个年轻姑娘看见这条狗,顿时嚎啕大哭着冲了上来,看模样似乎是要去抱狗尸。

    我连忙上前拦住了那姑娘,说道:“别靠近,这条狗还没死。”

    “还没死?怎么可能。”众人都大惑不解。

    的确,这条狗浑身上下散发出阵阵恶臭,嘴巴张开,身上的毛都脱落了,看起来很是恐怖。

    我说的没死,是因为它的肚子里有东西!

    我分明看见那条死狗的肚子在起起伏伏,好像……是在呼吸。

    我让众人后退,同时在死狗周围点了一圈火,等确认火将那条死狗给完全包围住了之后,这才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丢到了死狗的肚子上。

    可能死狗肚子里有胀气的原因,石头丢上去的瞬间,那条狗的肚子就爆炸了,汁液迸溅的到处乱飞。

    我仔细盯着死狗的肚子看,眼睛一眨不眨。

    死狗肚皮已经裂开,从我这个角度,可以清清楚楚看到它肚子里的器官。

    而这么一看,我顿时就干呕起来。

    死狗肚子里的五脏六腑,上面竟附着了一层层密密麻麻半透明的水泡,和李麻子他们腿上的水泡大同小异,里面是红褐色的血水,血水之中,还有小虫子在蠕动。

    我倒吸一口凉气,着实被这场面给吓住了。之前单纯的认为,那种半透明小水泡只会长在皮肤上,谁能想到竟还能渗透进人的身体之中,长在五脏六腑之上。

    我可以想象的到,当李麻子的病情继续恶化,这些水泡全部长在他的内脏上时,李麻子会不会直接疼死?

    可能因为高温炙烤的原因,那些水泡慢慢的就破开了,无数小虫子钻出来,好像蚯蚓似的朝火堆上爬,噼里啪啦的声音响个不停。

    我对这密密麻麻的声音有点过敏,干脆加大了火,连那条狗一块给烧没了。

    众人依旧有点惊魂未定,目光灼灼得看着我。

    我清楚他们心中的想法,估计是担心那些水泡会长进自家男人的身体里吧?

    我连忙安慰道:“大家不要紧张,现在村里的病人还没有严重到这种程度,病菌暂时都在膝盖上,并没有进入体内……”

    听我这么说,众人都松了口气,不过担心害怕还是免不了的。

    牛大壮说咱们别闲着了,还是先捞陶罐要紧。

    我对牛大壮说道:“用不着这么多人,人多了反而麻烦,你让她们都走吧!就我和你两个人,应该没问题的。”

    牛大壮有点为难的看着我:“可是……我不会划船,陶罐被丢进了湖中央。”

    我笑了笑说道:“没事,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我会划船就行,人多了我担心会惊动那个东西。”

    牛大壮点点头,吩咐了一声,那些农妇就匆匆忙忙的回家了。

    她们早就不想在这儿呆着了,虽然她们爱热闹,可真正碰到这种事情,是个女人心里都发怵。

    牛大壮说道:“我现在就去把船弄来,然后送你到湖心。这里鱼苗太多了,一夜之间全都死了个精光,划船技术不好的,估计划不了几米就得翻。”

    我笑着说不用找船,也不用捞陶罐,我已经想到对付这个阴物的方法了。

    牛大壮大吃一惊,目光诧异的盯着我:“你有什么办法?快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