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百零五章 强大的阴物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零五章 强大的阴物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白沙村处于郊区的一片深山之中,大概半个月之前,他们从地下挖出了一个东西,然后从此全村老少都开始撞邪。

    他们意识到那东西可能是阴物,所以就联系我,让我帮忙处理掉阴物。

    不过我没心思去处理,就让李麻子去了,也就是回来之后,李麻子才开始变成这样的。

    现在李麻子出现这种情况,我觉得有两种可能性。

    第一种可能性就是,那小寡妇有问题,精通苗疆蛊术之类的旁门左道,给李麻子下蛊了。

    第二种可能性,就是李麻子并没有顺利解决掉山村里的阴物,那阴物开始疯狂的报复了,李麻子的腿疾,其实就是阴物在作祟。

    我仔细分析,觉得第二种的可能性比较大一点。

    毕竟小寡妇的手段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让李麻子每天做同一个怪梦,更别说让他膝盖上产生黑色的脚印了。

    来到白沙村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五点钟了。

    原本认为这个点儿村民都已经休息,可万万没想到,村庄里竟依旧灯火通明,鸡犬乱吠,甚至还能听见人的"shen yin"声。

    妈的,果然是有阴物在作祟。

    这时李麻子清醒过来了,看见我进村之后,"shen yin"的更加厉害:“张家小哥,不行了,我的膝盖越来越疼了,我感觉自己快要坚持不住了。”

    我连忙安慰他说别担心,他的膝盖对山村有反应,就证明这个山村的确有鬼,病根找到了,就方便对付了。

    李麻子点点头,说让我去村头东边一户人家,那里住着他的老相好小寡妇,今天晚上先在那里住一晚上,了解一下情况再说。

    我立即点头,开车就停在了小寡妇家。敲门的时候我有点犹豫了,深夜敲寡妇门不吉利啊。

    不过我正犹豫的时候,门竟然从里面打开了,一个风韵犹存的乡村少妇,站在门口看着我:“你们找谁?”

    “是我,李麻子。”李麻子从车里探出头来:“我找你有点事儿。”

    发现是李麻子之后,小寡妇竟然怒火中烧:“骗子,你竟然还敢来!”

    说着,竟冲上去抓李麻子,要把李麻子从车里给拽出来。

    我大吃一惊,现在的李麻子可是个病号,小寡妇估计能把他给拽断气。

    我连忙跑上去拦住小寡妇,问小寡妇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寡妇哭哭啼啼说道:“你们把我们害惨了知不知道?现在全村的男女老少,都快被那东西给折腾死了,给你们打电话也不接,你……你赔我们全村人的性命。”

    我更惶恐不安了,搞不明白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意识到这件事恐怕会非常棘手。

    这个地方的民风我不了解,不过从小寡妇刚才那野蛮的动作上,我就猜测到村民肯定不友善。

    我们冒冒失失的闯进来,说不定会被愤怒的村民给活活打死。

    所以我二话没说,上车就准备离开。

    不过已经来不及了,小寡妇的尖叫声已经唤醒了很多村民,不少人从家里走出来,前前后后把我的车给围住。

    看他们手里拿着菜刀,锄头,甚至还有猎枪,我就害怕了,连忙钻进车里,把车门给锁上,只露出一条缝隙,问他们到底是什么情况?大家有事说事,别动手啊。

    我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那就是这次走出来的,大部分都是妇女,只有几个年轻点的男人,不过也都站在最后排,似乎还有点腿脚不稳。

    我的心里就开始突突起来,心道他们该不会犯了和李麻子一样的病吧?

    在他们的骂骂咧咧声中,我大概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上次李麻子来给村民解决阴物,虽然暂时将诡异现象给平息了,李麻子也拿钱走人了。

    不过之后的情况,却更加严重了起来!

    以前村民们也就是撞撞邪,被吓吓而已。可自从李麻子解决完那件阴物之后,阴物的邪性,竟瞬间暴涨。非但怪事儿不断,甚至还开始攻击村民,就因为这,不少村民被折磨的苦不堪言。

    他们第一个想到的,自然是联系我们。

    不过也不知道为什么,电话根本就打不出去。而他们又不知道我们的住处,所以潜意识的就认为我们是骗子,携款潜逃了。

    弄明白了整件事之后,我连忙跟村民们解释。让他们千万别担心,我们这次来,就是专门处理这件事,如果我们有个好歹,那全村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被我一番劝告之后,村民们的情绪才总算缓和了下来。我下了车,让他们先安排个地方休息。

    没想到他们竟把我和李麻子给关进了小寡妇对面的土地庙,甚至为了预防我们报警,把手机都没收了。

    这可把我气得半死,这是软禁啊,仗着天高皇帝远,没人敢收拾他们。

    不过正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现在跟他们理论,只会激化双方之间的矛盾,我只能把李麻子从车上给背下来,到土地庙里面好好的呆着。

    那帮村民,还派了两个人来监视我们,告诉我们天亮之后再说这件事,这大晚上的,他们不方便说一些东西。

    我点了点头,只是让他们天亮后尽快派个管事的过来。

    这件事的严重程度,比我想象中要复杂得多,必须尽快解决才行。

    李麻子的膝盖,似乎更加严重了,疼的一个劲儿的哀嚎。我透过山神庙的门缝,都能听见小山村里的"shen yin"。

    然后我意识到一件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来,该不会全村的男人,都变成了李麻子这副德行,膝盖烂掉了吧?

    今天围堵我们的,都是女人,而且仅有的几个男人,都在后面远远的站着,有点站不稳的样子。

    还有这若有若无的"shen yin"声,种种迹象表明,全村人都患了这种‘怪病’。

    唉,真是有够头疼的。我又不是医生,即便解决了这个阴物,他们的病也不会好,顶多就是不再加重罢了。

    到时候村民会饶了我吗?

    我原本还想问问李麻子,白沙村里的阴物到底是怎么捣乱的?他又是如何处理这件阴物的。

    不过李麻子已经睡着了。

    想想这几天他被折腾的整夜睡不着,现在好容易睡着了,我也不好意思打扰他,干脆也躺在他旁边,和衣而睡。

    不过天蒙蒙亮的时候,我就被一阵刺鼻的臭气给熏醒。

    起初我认为是这偏僻土地庙里的怪味,可是越想越觉得情况不对劲,那味道好像是腐肉的味道。

    一想到腐肉,我就想起李麻子的伤来,于是连忙掀开李麻子的裤腿,想看看李麻子的膝盖有没有恶化。

    不过当我掀开李麻子裤腿的时候,顿时被一股臭鸡蛋味冲入耳鼻,看都没看一眼,就直接跑到角落里呕吐了。

    好不容易吐完,再次看向李麻子的腿,我再次有了想吐的欲望。

    李麻子的伤,已经不仅仅局限于膝盖了,而是快速蔓延,已经到了脚跟处了。一个个的水泡,好像被开水烫过似得,密密麻麻,里面还有很小的黑色虫子在蠕动。

    这样密集恐惧症的我,后背都在发凉。

    我被吓坏了,也顾不上恶心,摸了摸李麻子的额头,发现他还在高烧。

    不好!他这不是在睡觉,很可能是发烧休克过去了。

    我被吓坏了,连忙用力的拍门,让村民去找医生来,李麻子快不行了。

    看门的一个大婶透过门缝往里面瞧了一眼,竟轻描淡写的说道:“没什么大不了的,别慌。”

    这才慢吞吞的离开。

    我等了好久,那个大婶才把医生领来。

    她带来的,是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女人,脸上还画着奇奇怪怪的符号,满头银发,穿着一身黑袍子,就如同巫婆一般。

    打开了门之后,老女人瞥了一眼李麻子的伤,这才蹲下身子,从口袋里掏出一根银针,让李麻子别动,之后用打火机烧银针,一点点的扎破了他腿上的泡泡。

    我就问旁边大婶,这个老女人是干嘛的?怎么打扮如此奇怪?

    大婶瞥了我一眼,说这是村里的救命神,如果不是她,村里很多人都死了。

    我大吃一惊,莫非这是神医不成?

    不过她并不是什么神医,而是一个巫医。得知这件事之后,我好一阵哑然,这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有巫医?就不怕治死人?

    但不得不说,这老巫医还是有点本事的,在她的治疗下,李麻子的烧逐渐退了,泡泡也都被挑破,变成了一层半透明的死皮,紧贴在大腿上。

    虽然依旧惊悚,不过没之前那般恐怖了,还能辨认出这是一条人腿。

    李麻子也渐渐醒了过来,不过看上去情况并不乐观,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

    我叹了口气,连忙问老巫医,这到底是怎样的一种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