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一百零四章 怪梦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零四章 怪梦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下面这件事,给我的印象最深刻。

    之所以印象深刻,并不是说这件事太恐怖,或者阴物的价值很高,而是因为处理的过程异常曲折,让我曾一度想过放弃。

    那是在处理完半两事件后的第二年。

    在这一年之中,我在阴物圈子里名声大噪,期间也接到过不少生意,不过都是一些小生意,而且其中大部分都是人心作怪,并没有什么邪性的东西。

    所以一来二去,我就开始有点不耐烦了,大部分生意都没兴趣,只是让李麻子单独去处理。

    按照我教的法子,李麻子也顺利解决了不少阴物。

    李麻子甚至戏称我为他的师傅,我心道师傅个毛啊,就李麻子对这一行的了解,只能算是一瓶子不满半瓶子咣当,总有出事儿的时候。

    只是我没想到,这次出的事,会这么的严重!

    那是春节将近的时候,我已经打算关门停业几天,好好的回家过个早年。

    可我怎么都没想到,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李麻子出事了……

    春节生意少,所以李麻子一直都在家里辅导儿子功课。

    不过就在这天凌晨四点钟左右,我却接到了李麻子的电话,听他的语气,很是惊慌失措,充满恐惧,甚至连说话都结巴。

    我连忙问李麻子到底是怎么了?

    李麻子却哭着喊着让我别问了,电话里说不清楚,让我赶紧过去,再晚一步他可就没命了。

    我心里一惊,顾不上想太多,匆匆忙忙就穿上大衣走出店铺。

    那天下了一场大雪,雪都能把我的脚给淹没了,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稍不注意就有可能滑倒。

    总之我是没少摔跟头,这一路上,我是吃尽了不少苦头,到李麻子家的时候,已经浑身上下都是雪了,冻得双腿都有点麻木。

    我敲门,等了好半天,李麻子的儿子才来给我开门。看见我之后,一把扑到我怀里,哭个不停:“张叔,你可算来了,你去看看我父亲吧,他到底是怎么了?”

    我连忙安慰他,让他别紧张,赶紧带我去看看。

    见李麻子的儿子如此模样,我原本忐忑的心情,就更七上八下了。他儿子是个乐观向上的主儿,很难有事情把他给吓成这样。

    我怀疑李麻子现在已经半死不活了……

    不过当我看到李麻子的时候,还是有点意外。

    李麻子看上去好端端的,并没有什么虚弱的迹象,只是躺在床-上,目光呆滞的盯着天花板,不过脸色却很好。

    我连忙问李麻子发生了什么事?

    李麻子深呼吸一口气,让他儿子先去客厅写作业,然后关上门,就开始破口大骂起来:“妈的,老子是招谁惹谁了?睡个娘们儿都能睡出问题来。”

    我连忙让他小点声,别让他儿子听到,毕竟从他这句话我就能判断出,发生在李麻子身上的事,少儿不宜啊。

    李麻子这才耐心的跟我讲了起来。

    原来,这几天李麻子总感觉身体不舒服,总是梦见有个人踩在自己的膝盖上,一脸冷漠的看着自己。

    起初他也没在意,觉得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

    而日有所思的“思”,便是李麻子前几天的遭遇。

    前几天李麻子去一个小山村收购阴物,因为李麻子能言善辩,或者是把自己包装成了什么高人,总之就是骗了一个小寡妇跟他睡了一觉。

    睡到半夜的时候,这李麻子就感觉到有人在踩自己的膝盖,他努力睁开眼,就发现那个和他睡觉的小寡妇,竟不知什么时候爬到了他的身上,踩在他的膝盖上一动不动。

    李麻子知道那小寡妇是在梦游了,就悄悄的将她拽下来,抱在怀里继续睡。

    自打那之后,李麻子就经常做怪梦了,大晚上总觉得有人踩着自己的膝盖。

    大早晨醒来的时候,竟然还觉得膝盖疼,不过这种疼痛感过一段时间就会消失,所以他根本就没多想。

    今天晚上他像往常一样,依旧做着那个怪梦。不过刚才醒来的时候,就觉得膝盖比平常的疼痛感增强了好几倍。

    他实在疼痛难忍,就打开灯脱掉裤子,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结果他这么一看,整个人都吓傻了,知道这次自己肯定是遇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这才立马给我打电话,求我帮忙。

    我连忙问李麻子到底发现了什么,把他给吓成了这副模样。

    李麻子心有余悸的看了看四周,小声跟我说,让我一定做好心理准备,千万不要大喊大叫,免得吓到了儿子。

    我笑道:“少废话吧!”

    说完,就一把掀开了他身上的被子。

    李麻子就穿了条小红内裤,真是够骚的。而我的目光则飞快扫向他的膝盖,这么一看,顿时也感觉有点毛骨悚然了。

    万万没想到,李麻子的膝盖上,竟多出了一个黑色的脚印!

    没错,就是黑色的脚印,黑的都有些发紫了。好像是有人在上面站了很长时间,导致血液不流通,所以那块皮肤坏死了。

    而且那的的确确就是人的脚印,甚至脚趾头都一清二楚,两个膝盖上都有。

    我试图用手去戳一下黑色脚印,却被李麻子给拦住了,李麻子说这脚印不能碰,一碰就火辣辣的疼。

    我眉头紧皱,问李麻子这是怎么回事?会不会是那小寡妇被你给睡死了,变成鬼来找你了。

    李麻子骂道:“张家小哥,我可没功夫跟你开玩笑,你快帮我想想办法啊!现在我这腿感觉就跟针扎的一样,好像有东西要从膝盖里钻出来似的。”

    我点了点头,要是李麻子腿废了,我也会少一个得力助手。

    当下直接将李麻子扛起来,就直奔市医院。

    医生竟然还要给李麻子做膝跳反射测试,被李麻子给臭骂了一顿,现在他的膝盖碰一下就疼,更别说用小锤子敲了。

    李麻子直接让医生来了一个x光扫描,看看膝盖里是不是长东西了?现在他总感觉有东西要钻出来。

    而扫描结果却让人大吃一惊,李麻子的膝盖竟然有自然脱落的迹象。

    这下连医生都变的不淡定了,说这膝盖脱落,在全世界都没几例,他们对此无能为力。

    没办法,只好换了几家大医院,可得到的结果却是大同小异,有的医生建议李麻子截肢。

    把两条腿活活砍掉,李麻子自然是不肯的,气的大骂国内的医院无能。

    正好尹新月认识国外的朋友,我就让尹新月帮忙联系国外的医院。

    联系好了之后,原本准备第二天就飞过去的,谁知道当天晚上,李麻子的病情又恶化了!

    为了方便照顾李麻子,我只能现在他家里住着。大概凌晨两点钟的时候,熟睡中的我就被李麻子的惨叫声给吵醒了。

    我大惊失色,连忙去问李麻子什么情况?

    李麻子清醒过来之后,就只是"shen yin"了,发高烧,话也说不清楚,梦呓一般。

    我吓坏了,当即把被子掀开,想看看李麻子的膝盖是不是又被踩了。

    不过当被子被掀开的时候,顿时一股恶臭味传来,熏的我头晕目眩。

    好容易适应了这股臭味之后,我才去看李麻子的膝盖。

    这么一看,顿时惊的目瞪口呆。

    李麻子的膝盖处,竟然已经开始腐烂了,起了一个个的小水泡,半透明的。甚至在水泡下面,都能清楚看到有小虫子在蠕动。

    李麻子的儿子听到他的惨叫声,着急的敲门,问张叔我爸怎么了?

    我连忙告诉他说没事儿,就是做恶梦了。

    之后我抓紧找来一根针,用打火机消毒一下,就将李麻子膝盖上的水泡给扎破。

    顷刻间,便有不少的污血流出来,而那条黑灰色的虫子爬出来之后,竟还试图往李麻子的肉里钻,被我一针给挑穿了。

    不行!不能再继续等了。

    我估计李麻子在睡那个小寡妇的时候,肯定被暗算了。

    旁门左道的手段,一向都是很邪门的,指望医院是不行了,所以我二话不说,直接就把李麻子给背起来,丢到车上,前往白沙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