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九十九章 夺命挂钟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九十九章 夺命挂钟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摇摇头:“没有,这件事已经超出了我们的能力范围,所以我们也是爱莫能助。你最好还是找找别的高人吧!”

    “不行。”船老板钉截铁的说道:“我已经找了你们,你们必须帮我解决掉。你们阴物商人,不是有一条规矩吗?只要接了生意,就必须管一辈子。”

    “可是我真的没办法了。”我苦笑道:“这样耗下去,只能浪费大家的时间,到最后你死得更快。”

    船老板叹了口气:“跟你们说实话吧,我以前就找过不少高人,不过不是冒充的,就是本领不到家,为此我吃了很多苦头……”

    “我特地找这方面的专家咨询过,专家说能解决金花被的阴物商人,足以应付缠住我的东西,所以你们就别推辞了,有时候谦虚可不一定是好事儿。”

    看船老板说话阴阳怪气的,我就知道他肚子里准没憋出什么好屁,于是就问他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这件事我们真的爱莫能助。

    船老板冷冷的道:“想撒手不管?就怕后果你们承担不起。”

    李麻子愤怒了的骂道:“你有本事叫警察来抓我啊!我们一没杀人二没放火,告诉你,爷爷是被吓大的,不吃你这一套。”

    船老板却不紧不慢的说道:“如果你们不帮忙,我是熬不过今天晚上的,而我今天晚上离奇死亡,你觉得你们能逃脱的了关系?毕竟全船的人都看到了,昨天你们把我五花大绑,到时候你们有嘴都说不清……”

    船老板这么一说,我这心里就开始不是滋味了。

    是啊,我怎么就这么粗心大意?按道理说当了几年的阴物商人,不该犯这样的低级错误才对。

    这让我一下子就想起了爷爷留下的那个规矩,要么一辈子不管,要么就管一辈子!

    难道冥冥之中,有一条无形的规矩在束缚着我?我越想越觉得有这种可能性,心中不免骂了一句晦气。

    船老板分析的的确在理,我们这会儿还真不能撒手就走。

    所以尽管我头疼无比,不过最后也只能答应想想办法。

    只是李麻子一口咬定船老板是在威胁我们,死活不愿再管这件事了。

    这家伙肚子里憋着什么坏主意我是清楚的,无非是想涨钱而已。而最后,船老板也同意把价钱涨了三倍。

    接下来,我就要研究一下具体情况了。

    昨天晚上船老板‘放屁’,肯定不是阴物捉弄人,而是有它自己的目的。

    那么,它的目的是什么?无非是想用臭气隐藏自己,不被我们发现。

    既然它想隐藏自己,那我们就破了这个保护层,让它无所遁形!

    所以我列了一张清单,让船老板去准备。

    犀牛角,桃木,屠夫用过的宰牛刀,甚至还要了一些牛眼泪。

    看着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船老板很纳闷的问我为什么要准备这些东西?

    我说抓紧时间准备就是,别的不用管。

    这些东西都挺稀有的,尤其是在南京,管的尤其严格,贩卖犀牛这种保护动物是明令禁止的。不过最后,船老板还是找到了一个犀牛角制品。

    等到一切凑齐了,我又让他买了四套防毒面具来。

    之后,我们就再次入驻船舱。

    这次有了防毒面具,就算是他把自个儿崩成屁我也不用担心了。

    现在我最头疼的问题是……准备的这些东西到底管不管用?

    夜幕降临,我们将所有门窗全部打开,增强空气的流通,然后同昨晚一样,将船老板给绑在了椅子上。

    今天船老板学聪明了,在被我们绑住之前,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海绵来,塞进了自己嘴里,这样就不用吃李麻子的臭袜子了。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我们再次蹲坐在门口观察。

    刚开始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到了下半夜的时候,船老板再次咬牙切齿的挣扎起来。这次因为有准备,所以我们并不担心,而是小心翼翼的在古董之间巡视,看看哪件古董会产生怪异现象?

    转了一圈之后,却是一无所获。

    我知道那东西有灵性,知道我们今天有所准备,并不想把动静搞大,船老板抽搐了一会儿,就又安稳的睡着了。

    我拿着犀牛角,开始在收藏室里转悠起来。

    犀牛角蕴含着一种天然的香气,而这种香气,对一切有臭味的阴物,都会产生一些特殊的反应。具体什么反应,根据阴物的属性不同而表现的不同,所以我只要认真观察犀牛角,应该就能判断出阴物所在的范围。

    但我还是太乐观了,现场一切正常,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样来。

    我心里也开始没底了,心道那阴物该不会不在收藏室吧?

    不可能啊,昨天那东西控制船老板‘放屁’,不就是为了避免被我发现吗?这点就足以证明那阴物的的确确就在收藏室。

    而今天,阴物并没有采取什么措施来隐藏自己,这似乎说明了一个问题。

    不好!

    该不会是有人趁我们不注意,把阴物给偷走了吧?

    我的心里,立刻涌出了一个可怕的想法。

    我立刻喊住李麻子和尹新月,让他们检查一下哪个格子里没有古董,又或者哪件古董被换掉了。

    不过我们对这里并不是太熟悉,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哪个古董丢失。

    所以思来想去,只能请船老板亲自检查了。

    我上去看了一眼船老板,发现船老板目光发直的躺在椅子上,一直都盯着某个东西在看。嘴巴张开,脸色发青,发紫,他好像并没有在呼吸。

    我大吃一惊,连忙顺着船老板的目光望过去。

    对面的墙壁上,挂着一面钟表。那面钟表乍一看十分正常,不过我只多看了几秒钟,就忽然觉得一阵头晕目眩。

    紧接着,我就感觉到有一只大手掐住了我的脖子,让我不能呼吸。而我想挪开视线也办不到,只是目瞪口呆的望着钟表,短短一分钟的时间,我感觉自己都快被憋死了。

    “喂喂喂。”就在此时,耳畔忽然传来李麻子的声音。

    随着李麻子用力的摇晃,我的视线终于可以动了,呼吸也顺畅了,立马蹲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起气来。

    而在我喘气的时候,想到了船老板。

    我才憋了一分钟不到,就要死要活的了,更何况憋的时间更久的船老板?

    于是我二话不说,当即就狠狠踹了船老板一脚。

    船老板直接被我连人带椅子给踹在了地上,倒地之后,他发出一声惨叫。然后拼命的呼吸,全身都在颤抖,恨不能把收藏室里的空气全都给吸个干净。

    李麻子还不明所以,莫名其妙的看着我们问道:“你俩都发神经了?”

    我此时此刻,依旧是心有余悸。

    只感觉四肢麻木,想动一下都困难。不过我还是猛的一阵助跑,跳起来把挂钟给摘下来,倒扣在地上:“别看这挂钟,有邪性。”

    李麻子大吃一惊:“这东西什么时候挂在墙上的?昨天没瞧见啊。”

    我说道:“先别废话,去看看船老板死了没有?可不能让船老板死了,他死了咱们都得遭殃。”

    还好,船老板已经缓了过来。

    只不过呼吸似乎有点困难,全身颤的厉害,嘴角都在流口水。

    我毫不犹豫的解开了船老板身上的铁链,让他平躺在地上,帮他按摩胸口,让他得以顺利呼吸。

    等船老板清醒过来之后,直接就嚎啕大哭起来,哭喊着刚才真是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他甚至都看见牛头马面来勾魂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