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九十五章 奇怪的船老板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九十五章 奇怪的船老板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一床金花被,凭空捞到了两百万,我还是挺开心的。

    当然,这金花被是三个人赚来的,所以钱自然是大家平分。

    最后还剩下几万零头,不知道怎么分,尹新月干脆说要不把这些钱当作旅游经费,咱们在南京奢侈一番如何?毕竟是六朝古都,多转两圈,说不定还能撞见其他阴物。

    我笑着点头答应了,而李麻子却心疼的要命。

    冬日的南京,环境还是很不错的。走在秦淮河边,看着古朴的建筑,感觉心灵都干净了很多。

    秦淮河附近已经被修成了大大小小的旅馆,因为靠近景区的缘故,所以生意异常火爆,我们干脆就花高价,在秦淮河的花船上住了一晚上。

    李麻子半开玩笑的说有酒有肉,就是缺女人,这要是生在古代,他肯定天天来秦淮河听曲,能一睹柳如是年轻时候的容貌,早死几年也无憾。

    我真怀疑李麻子这辈子会死在女人肚皮上……

    然而我们坐船的当天晚上,就发生了一件特别奇怪的事。

    船老板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在船头跟几个朋友喝酒。可能是喝多了,吵闹声此起彼伏,让人睡不着觉。

    这让李麻子很愤怒,找了对方好几次,那船老板就是不肯小点声。

    这可把李麻子给惹急了,捋起袖子就要开打。

    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还是不要惹事的好,所以我当即把李麻子拽进房间,劝他忍一忍就过去了,大不了明天咱们换家酒店住。

    李麻子表面上答应了,可过了没多久,那股好容易压下去的火气,就又蹭的一下冒了出来。

    我担心他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来,就一直劝他。

    李麻子笑道:“张家小哥,放一百个心吧!你看那船老板不是在打牌吗?我出去跟他来一局,如果赢了,一分钱不要,就让他闭嘴。”

    我心道这是个好主意。

    对于李麻子的牌技,我心中是很清楚的,也就没说什么,算是默认了。

    李麻子出去没多久就回来了,不过船老板的叫声反而越来越大了。

    见李麻子板着脸,我连忙问他是不是输了?李麻子愤怒的握紧拳头骂道:“输个毛啊,我连赢了三局,可对方就是不守信用。”

    我拍拍他的肩膀,劝他别想太多,今晚就当赏赏秦淮河的夜景吧。

    在船老板吵吵嚷嚷的声音中,我们沉沉睡去。

    可到了后半夜的时候,我却被李麻子的狂笑声给惊醒了。

    我愤怒的骂道这深更半夜的,发什么神经?

    李麻子却激动的把我从床-上拽起来:“快出来看看,那船老板正在船头裸奔呢!卧槽,打牌的时候不遵守信用,这到了大半夜,自己倒出来兑现承诺了……”

    我跑出房间一看,果不其然,一个赤身裸-体的大男人,正围着船头乱跑。身上一丝-不挂,而且还睁着眼,跑起来很顺溜,一点都不像是梦游。

    我连忙问李麻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麻子告诉我说,他跟船老板打牌的规矩就是,如果自己赢了,对方就要闭嘴,否则便要绕着花船裸-体跑一圈。

    那船老板当场答应,可李麻子赢了之后,他却赖账了,这才惹得李麻子火冒三丈。

    谁能想到,船老板如此‘守信用’,送走了客人之后,大半夜的果然开始裸奔。

    李麻子说这可是一件值得纪念的事,所以当即就用手机拍下照片,发到了微信朋友圈。

    我好一阵无语,真心搞不懂,怎么会遇到这么奇葩的事?

    但我隐约觉得,船老板应该不是为了‘遵守承诺’,他裸奔很可能是另有原因。

    不过我实在是太瞌睡,所以当时也没多想,就继续回去睡觉了。

    原本第二天我们是想从这艘花船上搬出去的,不过从中山陵回来,我的腿都快断了,哪里还有心思去找其他酒店?所以干脆就在花船上继续住。

    我们回来的时候,就发现船老板似乎在和一个女人吵架,仔细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是两口子闹离婚。

    以前船老板许诺给妻子,说离婚的话,这艘旅游船就归于妻子名下。不过现在船老板反悔了,硬是咬牙道自己没说过。

    我心里无奈一笑,看来这船老板的嘴根本就是一个屎坑,说出的话从来都不带负责的。

    女人最后哭哭啼啼的走了,没办法,男方不签字,这艘旅游船就没办法落入女方名下。

    临走之前,船老板还把女人给臭骂了一顿,说她不要脸,就算打死自己,也不会把船交出去。

    骂走了女人之后,船老板忽然变的奇怪起来,一直都坐在船头,目光呆滞的盯着远处的花灯看。

    清冷的月光洒在他身上,把他的影子给拉的很长。他的脸色铁青,衣服单薄,一阵风吹来,就把他身上的衣服给吹的飒飒响,他也不觉得冷,就一直坐着,奇怪得很。

    这深更半夜的,一个人坐在船头,还做出这幅表情,让人脑海里不由自主的就想起了各式各样的恐怖故事。

    我无奈笑笑,估计是船老板感情受伤,一时间想不开了。

    我也没当回事,继续睡觉。

    可睡了没多长时间,竟忽然听到一阵嚎啕大哭的声音,我当场吓了一跳。

    等我们走出船舱去看的时候,顿时哑然。

    万万没想到,白天还信誓旦旦,坚称不会将这艘船转让给妻子的船老板,这会儿竟主动靠岸,请来了法院的公证人员。并且当面向妻子道歉,说自己是畜生,没有尽到一个老公的责任,甚至出尔反尔,现在他愿意把这艘船,无条件送给妻子。

    可以想象当时他的妻子究竟是如何的瞠目结舌……

    过程进行的很顺利,这艘船成功转移到妻子名下。

    不难看出,这艘船对他应该是九牛一毛,一来他能在深夜找来法院的人,证明他在南京还是有点影响力的。

    二来这家伙把这么大一艘旅游船送给妻子,签字的时候手都不抖一下,似乎根本不在乎这点小钱。

    妈的,有钱人的世界,我们这种吊丝果然不懂。

    虽然我也赚了几百万了,可和这些土生土长,靠着旅游发家的南京人比,还是差了很多。

    当天晚上,船老板就简单的收拾了几件衣服,搬了出去,这自然不用我们担心。

    我也回去睡觉了。

    可第二天大清早,却又被吵醒,依旧是船老板嚎啕大哭的声音。

    这孙子可把我给气疯了,连续两天,就没一天正经过,神经病也不至于这么严重吧?

    李麻子早就已经穿好衣服,坐在那里,沏了一壶茶看起了热闹:“小哥,我觉得在秦淮河边买一套房子不错呀!天天有戏看,咱们连电视都省了。”

    我哈欠连天的走上去,问什么情况?这船老板又哭个毛。

    李麻子笑道:“还能因为什么?昨天晚上把这艘船送出去,心疼了呗!”

    听船老板哭了一会儿,我也差不多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