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九十三章 柳如是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九十三章 柳如是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t恤男淡淡的说道:“果然是他们。”

    我好一阵郁闷:“怎么又是龙泉山庄?”

    “听说是因为万尸灯的事,具体的我就不清楚了……”老头答道。

    万尸灯?我倒吸一口凉气,只是一件阴物而已,这个组织为什么要对我赶尽杀绝。

    t恤男似乎不愿老头多说,给他使了个眼色,老头儿当即就闭口不言了。

    既然t恤男不想让我知道,我也就没再继续问。只是问他,今天晚上该怎么解决那床金丝棉被?

    t恤男眉头轻轻一皱:“你知道那床棉被的主人是谁吗?”

    我摇了摇头。

    “明朝歌妓,柳如是。”t恤男解释道:“关于柳如是的故事,你们应该很清楚吧?”

    “柳如是?”我大吃一惊,万万没想到,这普普通通的一件阴物,竟和柳如是扯上了关系。顿时那棉被在我心中的地位,蹭蹭上涨。

    关于柳如是,我自然是清楚的,大概是因为她具有传奇色彩的一生,足以打动任何一个文化人吧?

    柳如是从小聪敏好学,但因为家境贫寒,被卖到了秦淮河当妓-女。这柳如是不但年轻貌美,而且琴棋书画样样俱全,很快就做到了‘秦淮八艳’之首,挂起了‘卖艺不卖身’的招牌,不知道打动了多少权贵子弟。

    只可惜,柳如是曾三次嫁作人妇,但皆以悲惨的结局收场。

    最光鲜的时候,曾作为大学士夫人,羡煞整个秦淮河!

    而就是这样一个集美貌和智慧于一身的奇女子,在最落魄的时候,甚至连一个男人都不来看她,就裹着一床棉被,含恨离去,了却一生。

    我们都被这床棉被的光鲜历史给震住了,难以想象,它竟是一代才女临死前最后的挽歌。

    老头明显有些质疑:“不对啊,柳如是不是死在江苏常熟吗?尸体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t恤男解释道:“柳如是的确是死在常熟。死亡当日,因她身份特殊,以往和她山盟海誓的达官贵人,避之而不及,所以竟无一人到场。最终还是几个妓-女凑钱,带着柳如是的棺材去其他地方下葬……”

    “这床棉被,在阴物圈子里被称为金花被。据说裹上这床棉被的女性,会得到柳如是的眷顾,从此倾国倾城,没有一个男人能抗拒的了。可谁能想到,这床棉被里积压的,满满的都是柳如是的怨气?”

    “太变态了。”李麻子说道:“竟然会认为裹死人的遗物,会变得倾国倾城,这帮人都没脑子吗?”

    t恤男说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因为无论春夏秋冬,这床棉被都是冷冰冰的,用它裹住尸体,即便是夏天,依旧可以十天半个月不腐烂,甚至尸体的嘴角还会露出笑容。所以人们才会坚信这床棉被具有一种超自然的魔力。”

    “其实,这股冷,应该是来自柳如是的心里吧?”尹新月说道:“付出了一辈子的感情,到最后却发现所有男人都是骗她的,任何一个人碰到这种情况,都会心冷。”

    我重重的感叹了一声。

    老头则恶狠狠的说道:“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死了便死了,干嘛还要害死我孙子。”

    t恤男白了老头一眼:“如果你孙子不去招惹棉被,他会出事?而且,想必是他对柳如是的尸体做了不雅的事情,所以才会落得如此下场。”

    老头尴尬的笑笑,没有再多说。

    “张九麟,今天晚上,就由你来解决金花被!”这时,西装男忽然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我。

    我有点惶恐,问t恤男我行吗?会不会有危险?毕竟昨天晚上,我已经见识到金花被的厉害了。

    t恤男却让我尽管放心,只要听他的,就不会有任何危险。

    天色很快就暗了下来,t恤男整理好东西之后,就带我们来到了乱坟岗。

    今天温度有点低,北风呼啸,天空连一颗星星都没有。

    我有点担心,因为t恤男是让我当诱饵,去睡那床棉被!

    到了地方之后,t恤男他们就躲了起来。我深呼吸一口气,抽了一根烟,喝了两口烈酒暖暖身子,壮壮胆,这才走向棉被。

    这里最近刚死过两个人,还是一处乱坟岗,这样的环境下,说不害怕都是假的。不过一想到t恤男他们就在一旁守着,我也就放心了很多。

    我对着棉被,弯腰鞠了个躬,说道:“天色不早了,睡吧。”

    说完,我就钻进了棉被里。

    棉被里面带着一股泥土和死尸混合的复杂味道,那种气味令我感到一阵恶心,不过我还是强忍着不吐,尽量去想一些美好的事情,让自己入睡。

    金花被真的很冷,如同一个小型冰窖,让我冻得全身哆嗦。

    说来也怪,这样清冷凄厉的环境下,人是不可能睡着的,可我竟不停的打哈欠,感觉自己管不住自己的脑子,就是想睡。

    我咬着舌尖,警告自己不能睡,千万不能睡,很可能闭上眼之后,就再也睁不开了!

    正当我迷迷糊糊的时候,耳畔忽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一阵女子的呼唤,从被扒开的坟头里传来。

    我的神经一下子就紧绷起来!

    很快,我就感觉到棉被被人给掀开了一角,紧接着便有一个东西钻了进来。

    那东西身体很冰冷,隐约之间带着一股醉人体香,令人不禁心猿意马。

    我知道这个东西,很可能就是寄居在金花被里的阴灵了。

    她的一双手在我的胸口乱摸,弄得我身体都开始有点发热了。然而我却睁不开眼睛,只能按照t恤男的吩咐,说道:“天色晚了,快睡觉吧。”

    “夫君。”对方忽然轻声啜泣了起来:“我马上就要离开你了,你会不会不舍得?”

    “别说傻话。”我答道。

    “唉。”她叹了口气:“你们男人,都是这样骗女人的吗?那你转过身来吧。”

    于是我便转过身去,这次我发现自己竟然可以睁开眼了,而睁开眼一看,我顿时吓了一跳。

    此时此刻,我居然来到了一个豪华的房间里。

    从房间里的摆设就能看出,这应该是明朝时期的青楼风格,雕花屏风,鸳鸯烛火,我和一个漂亮女人,躺在床-上。

    这个女人,真的很好看,唇红齿白,葡萄般明亮的眼睛看着我,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其中却又透露出淡淡哀伤。

    她的眼睛很深邃,我被她看的有点心里发酥,同时又充满惧意,以及一些自卑。

    她的漂亮,高贵,令我有点高攀的感觉。

    “夫君,若是有一天我变丑了,身无分文了,你会不会弃我而去?”她问道。

    我笑道:“瞎说什么呢?我可不会这么做,一日夫妻百日恩,无论你变成什么,我都会守在你身边,不离不弃。”

    她叹了口气,幽幽的说道:“就怕你是骗我的,你们男人不都爱逢场作戏。”

    “我说的是真的。”我说道。

    “是吗?”她忽然冷笑起来:“那我就看看你到底是不是真心对我。”

    说完,我眼前一黑,当周围再次亮起来的时候,我被吓的一阵窒息!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