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八十八章 扎小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十八章 扎小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些人头上全部沾满了鲜血,双眼圆睁,没有眼珠只有眼白。冷冰冰的盯着我看,充满着无尽的怨气和仇恨!

    我大脑顿时感觉有点缺氧,差点吓得叫出声来。

    不过我心里清楚,眼前的一切肯定都是幻觉,于是立刻拿起一根柳条,在李麻子和尹新月身上抽打起来。

    两人渐渐的停止了挣扎,慢慢的抬起头来看着我。

    我把两人的手一拽就说道:“有话回去再说,先赶紧离开这片柳树林。”

    李麻子却是哆哆嗦嗦的看着我,又看了一眼尹新月。尹新月同样表情惊悚的望着我,那目光,好像是在打量着一个怪物。

    “怎么了?”看到两人的表情,我就知道不对劲,连忙问道。

    李麻子当先开口:“张家小哥,你他娘的到底是人是鬼?”

    “当然是人了。”我哭笑不得的道:“快走吧!”

    李麻子说道:“不,不对,刚才我看见你腰上挂着一串脑袋,还想把我的脑袋也给割下来。”

    尹新月也点点头:“张哥,我刚刚看见你在疯狂的拔我头发……”

    我哑然失笑,两人这都产生的什么幻觉?不过想想我产生的幻觉,似乎更无聊,我竟把两棵树桩当成了他们。

    我只好不去管那些,对两人说一切都是幻觉,这棵老柳树有问题,咱们赶紧回村。

    这次我特意交代两人,不管听到什么,就算是亲妈喊你回家吃饭也不能回头,这才顺利的走出了柳树林。

    走出去之后,那种凉飕飕的感觉,才终于烟消云散,我一脸惊悚的回头看了眼这片黑压压的林子,依旧是心有余悸。

    妈的,这片柳树林,到底有什么门道?

    此刻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当我们来到老头住处的时候,因为愤怒,李麻子一脚就把门给踹开了,抡起拳头就要兴师问罪。

    没想到老头已经提着煤油灯,披着大衣在屋子里等着我们了。

    也不知为什么,总之一看见老头,我就感觉特别踏实,之前的心惊肉跳,也慢慢被压了下来。

    老头细细的打量了我们几眼,然后问道:“你们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我冷冷的将那捆柳树枝丢在他面前,道:“说吧,为什么要害我。”

    老头笑道:“当然是锻炼你们了!就凭你们这点三脚猫功夫,要是不把你们的危机感给练出来,就算去了乱坟岗,也是白白送出去几条人命。”

    说完,老头蹲下身,仔细检查了一遍柳树枝,最后摇摇头道:“不够,再去折一些回来。”

    尼玛!

    李麻子瞬间被激怒了,骂道:“要折你自己去折,打死我也不去了,那是活人进的地方吗?”

    老头笑道:“瞧把你们激动的,开个玩笑而已。”

    说到这,他就不再理会我们,而是从屋子里翻出了许多工具,锤子,钉子,还有很多五颜六色的毛线绳,就开始行动起来。

    只见他先用锤子,将钢钉给钉在地上,然后插上柳条,再缠上各种颜色的毛线绳,很快就编出了一个人形,有胳膊有腿的。

    李麻子被老头的神秘举动给吸引住了,也不再生气,而是蹲下来仔细观察,问老头在倒腾什么东西?

    老头笑着跟我们解释,这钢钉,乃是七寸棺材钉,是从一个被强-奸而死的女人棺材上起下来的。

    而毛线绳,也是用死人头发编织染色而成。

    至于柳树林里的那棵最老的柳树,每个礼拜都要用新鲜的人血浇灌一次,所以才会长得又高又壮。

    这些都是实打实的阴料,阴气十足,他要以毒攻毒,用这些小人,破了那床金丝棉被的怨气!

    我倒吸一口凉气,有点怀疑的看着老头:“这玩意儿……能管用吗?”

    老头冷哼一声:“尽管放心!我当了几十年的阴物商人,吃过的盐比你们吃过的饭都多,这一招百试百灵,从来都没有失手过。”

    虽然老头这么说,但我还是有些质疑。

    我算是看出来了,这家伙纯属是在安慰我们而已,如果他真关心我们的话,之前我们去柳树林的时候,至少该叮嘱我们几句。

    在老头面前,我们还是显的太稚嫩了。

    老头的动作很娴熟,没多长时间,那些看似乱七八糟的柳树枝,就被扎成了一个小人的形状,胳膊,大腿,身体都是正常人的比例,最后甚至还用朱砂点出了眼睛和鼻子。

    看着这一排小人,我哑然失笑,问老头为什么要扎这么多?

    老头说要让金丝棉被把这个小人误认为是活人,加以迫-害。一旦收拾完这个小人,金丝棉被的怨气估计也泄的差不多了,这样我们就可以出手了……

    我恍然大悟。

    老头又用剪刀剪出了一段段小小的树枝,插在了小人的双腿之间。

    看到这一幕,李麻子噗嗤一声就笑了,尹新月更是面红耳赤,小声嘀咕了一句“老流氓”。

    我也忍俊不禁,问老头要不要这么逼真,还得给小人加个小jj?

    老头解释道:“这你就有所不知了,这玩意虽小,却起了大作用。金丝棉被最痛恨的就是男人,所以它也只杀男人。插上这玩意就是在告诉金丝棉被,眼前这个是男人,如果你把一个分不清男女的东西给丢过去,金丝棉被未必认账。”

    我想了想,不由得赞叹老头心思缜密。

    老头叹了口气,说只是经历的事情多而已,阴物商人这一行,心思不缜密都都死光了。

    弄完这些之后,老头又给小人套了件粗布衣服。

    这要是在远处一看,还真分辨不出是真人还是柳树枝……

    这会儿已经是十一点半了,老头将小人递给我说道:“赶紧去吧!切记,到了乱坟岗之后,直接将小人丢到棉被旁边,你们尽可能不要露面,免得偷鸡不成蚀把米。”

    “如果不成功,一定要及时逃走,半路不管遇到什么事,都不许回头,听清楚了吗?”

    经历了柳树林的事,我们对老头的话是一言一行都记在心上,因为稍微一个不注意,就有可能酿成大祸。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