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八十五章 金丝棉被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十五章 金丝棉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次死的人,和上次那个富二代基本上是大同小异。

    身体好像虾米一样蜷缩在那床金丝棉被里,脸上盖着一层白霜,嘴角还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明显是被冻死的。

    妈的,我就知道这床棉被有问题!

    两个死者临死前都裹在棉被里,肯定不是巧合。我可以想象得到,在他们临死之前肯定遇到了一些特别离奇的事情,所以才会被冻死在乱坟岗。

    警方再次将现场给包围住,调查取证,法医验尸,老一套的程序,最后尸体被家属领走,这个地方又重新归于一片平静。

    等人走光了之后,我便决定研究一下那床棉被。这次李麻子也没拦着我,因为他感觉,这床棉被肯定是阴物,说不定值老鼻子钱了,让我们半路捡了个大便宜。

    我哑然失笑,心道李麻子的胆子可真够肥的,就算这床棉被真的是阴物,我也不敢收啊!即便收了,也找不着买家。

    谁会没事儿花高价收一床能杀人的棉被?

    当我靠近那床棉被的时候,明显感觉到周围的温度在慢慢的下降,我越来越怀疑,冻死富二代的罪魁祸首,就是这床棉被……

    在我的手指触碰到棉被的瞬间,棉被竟给我一种冰块的感觉。

    对,就是寒冬腊月里冻的硬邦邦的那种冰块!虽然棉被柔和,但是却出奇的冷,差点把我的手指头给冻住了。

    这种诡异的感觉,我一辈子都忘不掉。

    我立马把手缩回来,告诉李麻子,这床棉被很可能是阴物,而且还是大凶之物,咱们最好还是别碰了,赶紧走。

    没想到李麻子这次却不肯了,坚持要带走棉被,让我回去杀杀棉被的阴气,然后找个买家,将棉被给卖掉。

    我骂了一句卖个屁啊,谁他娘的愿意买一床死人睡过的棉被?

    李麻子努努嘴,说有钱人的世界,你不懂。万一真的有人愿意收购呢?这就是商机啊,生活中处处都是商机。

    我算是服了李麻子,说我目前还没查清楚这床金丝棉被的来历,要想解决它,必须得搞明白它的来历才行。先回旅馆想个对策,再来拿棉被不迟。

    李麻子这才答应,恋恋不舍的跟我离开了。

    在路上,我才知道李麻子为什么钟爱这床棉被?

    原来这一趟去西双版纳,李麻子是抱着收几件古董的心思来的。

    结果虽然在尹新月老家摆平了拦路鬼的事,不过却一毛钱也没赚到。李麻子自然是各种不甘心,所以见了这床棉被之后,才会饥不择食。

    虽然李麻子之前跟着我也的确赚了一大笔钱,不过大部分都用来治疗儿子的白血病了,现在生活有点紧张。

    像这种机会,可不是经常都能遇到的,所以李麻子才会格外珍惜。

    虽说我并不愿意去收这床棉被,可是我还是有些忍不住,想要调查调查这东西的来历。它为什么会冻死人?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座乱坟岗?

    或许这就是阴物商人的职业病吧,看见了和阴物相关的东西,就会食指大动。

    就好比喜欢玩车的人,每看到推出一款新车,都恨不得立马去买上一辆。

    经过我的仔细研究,我基本上算是明白,那床棉被的问题究竟是出在哪儿了……

    棉被的主人生前肯定是被冻死的,棉被积攒了主人无穷的怨气,所以才会出现不保温,只冰冷的情况。

    而先后两次的死者,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富二代,这说明棉被的主人生前肯定非常仇视权贵!至于为什么仇视权贵,我就不得而知了,或许棉被的主人生前遭到了权贵的剥削,或者陷害。

    大诗人杜甫不是写了一首绝句吗?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另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那些富二代,为何会半夜三更的偷偷摸摸去盗墓,从而招惹到了棉被?这里头肯定有什么蹊跷。

    如果能搞明白两个死者为何会出现在乱坟岗,那很多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李麻子看我呆了好半天,就问我想到什么了没有?

    我叹了口气,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李麻子顿时对我翘起了大拇指,问道:“既然你猜出了棉被的来历,那你想到对付棉被的办法了没有?”

    我摇摇头,说很多问题都没搞明白,只有搞明白一切,才能对症下药。

    李麻子连忙说这还不好整?咱们直接上门去问问不就知道了?

    我狠狠白了一眼李麻子,说你赚钱不要命了吧,那富二代本来死的就不光彩,你还上门去揭伤疤,不被乱棍打出去就不错了。

    李麻子尴尬的抓了抓头皮:“我就随便说说,别当真。”

    不过我们不找他们,他们反倒找上我们了……

    那天出去吃了碗牛肉拉面,回来的时候都快吐了,毕竟这个县城唯一能买到的食物就是牛肉拉面,我已经吃了连续一个礼拜了。

    我甚至都在想,实在不行,找老百姓买只鸡解解馋。

    刚打定主意找旅馆老板问问哪家卖鸡,旅馆老板却告诉我,说有人丢下了一串电话号码,让我看到以后务必打给他。

    我当时吓坏了,第一反应就是那帮仇家终究还是找上门来了,赶紧收拾行李跑路吧!

    至于打电话,就更不可能了,这不是自己找死吗?

    不过旅馆老板接下来一番话,却让我遏止住了逃跑的念头。

    旅馆老板告诉我,说那个人还留下一句话,让我最好按他说的去做,否则他就把我的行踪泄露出去。

    听老板这么一说,我才松了口气。

    因为从这句话上,我就判断对方并不是仇家。

    我也胆大了很多,干脆就按照那串号码,给对方拨了过去。

    接电话的是个老头,声音沧桑遒劲,很有底气,我对他的第一印象,就是这人年轻时候应该是个狠角色。

    对方在电话里并没有跟我透露太多,只是让我到他家里走一趟。他家离县城并不远,就在附近的一处村庄。

    我紧张的问他怎么知道我的位置?

    老头却只是不断冷笑,说圈子里的人,还没有他调查不清楚的。

    我吓了一跳,因为他这么说,分明是在暗示我,他也是阴物商人。

    我脑洞大开,顿时想了许多,觉得这老头忽然找我,十有八九跟那床金丝棉被有关!

    但对方到底是敌是友,我暂时还搞不清楚。抱着‘鸡蛋不放同一个篮子里’的想法,我决定单枪匹马去一趟,李麻子和尹新月就找个地方躲起来。

    李麻子倒是挺赞同我的想法,毕竟他一直很怕死。不过尹新月却不乐意了,坚持要跟我一块去,说万一有个闪失,相互之间还能照应一下。

    我犹豫了一下,知道再废话也无用,只好答应了,让尹新月跟着我去。

    我是开李麻子的轿车去的,走了不到十公里,就来到了老头口中的村庄。

    这是一座破败无比的村庄,破败到什么程度呢?垃圾堆到处都是,甚至还有七十年代的泥胚房,空气中满是鸡鸭粪便的味道。

    老头住的地方,更是落魄,房门口堆了很多垃圾,苍蝇满天飞,也不知道多长时间没出过门了。

    尹新月嫌弃的说道:“这老头该不会就是传说中的死宅男吧?”

    我哑然,说我还从未见过这么老的宅男。

    我上去敲了敲门,一个披着军大衣的佝偻老者很快就打开了房门。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尹新月,说男的进来,女的不行。

    我只好让尹新月在外面等着,借着昏暗的光线,我粗略的观察了一下老头的房间。

    发现房间里乱糟糟的,地上有很多纸团,几卷破败老书安安静静的躺在一个写字台上,那似乎是房间里唯一的木头家具,其他都是石头的。

    而在墙壁上,用绳子悬挂着不少的瓶瓶罐罐,看起来好像是古董,甚至在房间里行走,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被挂着的瓶瓶罐罐给打到脑袋。

    肮脏的房间里,根本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而老头却并没有因为家里脏乱差,有半点的不好意思,反倒是大大咧咧的脱了鞋,坐在床-上看着我。

    也不知道老头多久没洗脚了,那酸爽……真是让我有点眩晕。

    “年轻人,看我的住处如何?”老头笑着问道。

    我皱皱眉头:“个性。”

    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褒义词了。

    老头笑笑:“你小子早晚也会跟我一样个性的。”

    我眉头一皱:“不一定吧老先生。”

    “哼!看来你还不太了解这个圈子啊。”老头阴阳怪气的说道:“做阴物商人的,没有一个人能有好下场。即便是你爷爷和父亲,最后不一样落的惨死,连尸骨都找不到吗?”

    我大吃一惊,用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老头:“您认识我爷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