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八十四章 冻死者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十四章 冻死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傣族寨子的事情告一段落之后,尹新月又带着我在西双版纳好好的玩了一通。

    澜沧江,茶马古道,大佛寺这些著名的景观基本都去了,直等到我们筋疲力尽,这才开车回家。

    不过在半路上,我却接到了t恤男的电话,这让我非常兴奋。

    毕竟有段时间没见面了,老朋友之间甚是怀念。

    然而电话那头,t恤男的声音却有些虚弱,就像是受伤了一般。

    我连忙问他怎么了?

    t恤男咳嗽了半天,才问我现在在什么地方,我说我刚旅游完,正在回家途中。

    t恤男立刻叫道:“先别回家,在外面多转转,越远越好!”

    那语气非常急迫,不容抗拒。

    我吓坏了,就问t恤男为什么?t恤男解释说有一帮人正到处打探我的消息,而且这帮人非常厉害,连他都不是对手,我回去只能是自投罗网。

    我瞬间倒吸一口凉气,t恤男用了“自投罗网”这个词,那说明对方肯定不是好鸟,说不定是我爷爷当年的仇家。

    我还想再问什么,t恤男却挂断了电话,之后手机就一直处于关机状态了……

    没办法,为了安全起见,我只能带着李麻子和尹新月在半路的一个小县城住了下来。

    这个县城特别小,连个加油站都没有,简直可以算得上是贫困县了。

    虽然我们找了一家最贵的旅馆,但里面的生活条件依旧是惨不忍睹,看着那黑乎乎的床单,不知道被多少人用过的漱水缸,我心里都堵得慌。

    接下来一段日子,我们连旅馆都不敢出,只是有事没事的给t恤男打打电话。

    不过也不知道t恤男是不是遇到了危险,电话一直都打不通。

    没办法,我们只能熬着。

    最后李麻子实在是熬不住了,就建议在小县城附近转悠转悠,一直憋在旅馆里,他屎都憋出来了。

    正好我也想借着这个机会散散心,所以就同意了。

    我们绕着小县城走了一圈,随便买了点东西,天色就黑了下来。正准备回旅馆,却发现有不少路人朝郊区的方向跑。

    李麻子好奇心重,立刻就逮住了一个人,问怎么回事?

    那人告诉我们说郊区死人了,而且死状特别离奇,现在全城都轰动了,都想去瞧一瞧。

    李麻子越听越好奇,当即就决定过去看看。我说看什么看,咱们现在自身都难保,别在人多的地方露面。

    但李麻子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了,实在没办法,我们也只好跟了过去。

    到了地方之后,才发现现场已经聚集了不少围观群众。我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这里似乎是一片乱坟岗,周围一户人家也没有,只有高高的杂草和歪歪扭扭的墓碑。

    那些老百姓将乱坟岗给围了个水泄不通,我挤了好几下都没挤进去。

    我就奇怪了,不就死了个人吗?至于轰动成这样。

    恰好李麻子已经挤出了一条道,我立刻跟在了他的后面。

    然而当我挤进人群,看见那个死人之后,顿时大吃一惊!

    只见死者双手双脚蜷缩成一团,身体可怜的缩进了一床金丝棉被里,脸和头发都结了一层白霜,看模样竟然是被活活冻死的!

    偏生他的嘴角还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好像冻死的那一刻还在笑。

    不应该啊,要知道现在可是秋天,而且是暖秋,穿厚一点的衣服都嫌热,这具尸体怎么跟刚刚从冷冻柜里取出来的一样?

    我一眼就看出了尸体的不正常。

    我问李麻子,有没有其他发现?李麻子点点头,指了指尸体旁边一处被刨开的坟头说道:“这小子应该是个盗墓贼,刚刚摸完东西出来,结果不知道怎么地被冻死了。对了,他身上那床棉被花色挺老,估计也是从墓里顺出来的,不过我就奇怪了……”

    说到这李麻子满脸都是疑惑:“你看这小子长得细皮嫩肉的,还戴着一条金项链,绝对不像是缺钱的人,干嘛跑到这种鸟不生蛋的小县城来挖墓?”

    尹新月冷哼一声:“现在的有钱人,都吃饱撑的,就爱找刺激!我怀疑他就是专门来找刺激的。”

    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肯定没跑了,十有八九就是富二代之间的游戏。

    只是我怎么也想不通,一个大活人怎么会被冻死?

    远处警笛声大作,三辆警车,一辆别克商务很快就停在附近。

    警察慌慌张张的驱散人群,商务车上也走下来一男一女。这一男一女都穿的十分讲究,一看就是有钱人。尤其是女人,身上的钻石多得数不清,看起来犹如大家族的贵妇一般。

    她嚎啕大哭的冲到乱坟岗,抱住尸体就嚎啕大哭,男人也在一旁默默的落泪。

    看来死者的确是富二代了!

    片刻之后,就有一个法医过来检查尸体,等做完检查之后,法医也是呆住了。

    因为死者果然是被冻死的。

    这个季节,可不是冻死人的时候。

    而且死者临死之前还裹着一床厚厚的棉被,怎么说都不应该会被冻死。

    但他的胳膊大腿的的确确就是被冻僵了,甚至脸上的皮肤用刀刮一下,都能刮出一些碎冰来。

    等法医哭笑不得的带着尸体离开之后,我的注意力就集中在了那床被遗弃的棉被上。

    我想上去看看,那床从棺材里挖出来的金丝棉被,是不是有什么蹊跷?

    会不会跟富二代的死有关联?

    不过却被李麻子给拦住了,李麻子说那是死人用的东西,不吉利,碰一下要倒霉三年。

    没办法,我只好打消了这个想法,跟着李麻子回去了。

    接下来几天,我们依旧无所事事的在小旅馆呆着,烦躁了就出去走走,偶尔也给t恤男打电话,有几次是接通了。

    不过t恤男却再三警告我们,没有他的吩咐,千万不要回家。

    对此我很无奈,但我心里清楚t恤男是为我好。

    生活过的平淡而压抑,渐渐的我就把乱坟岗死人的事给忘了。

    这天李麻子出去买吃的,我实在没心情,就让他自己去了。

    没想到李麻子刚跑出旅馆没多久,竟又跑了回来,激动的说道:“前几天死人的乱坟岗,又开始死人了,而且还是在同一个位置!”

    我笑道:“天底下哪有这么巧合的事?”

    李麻子一把拽住我:“骗你干嘛?大家都是这么说的,咱们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执拗不过李麻子,我只好跟着去了。

    一路上李麻子告诉我,现在群众议论纷纷,都说这个乱坟岗闹鬼,死的人是被孤魂野鬼给抓去托生了。

    我当然知道他们在胡说八道,孤魂野鬼如果能杀人,那这个世界岂不是乱套了?

    不过,当我挤进去人群,看到死者的那一刻,还是被吓的全身一哆嗦,差点相信了孤魂野鬼杀人的传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