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六十章 守夜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十章 守夜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小心翼翼的凑上去,在旁边观察了很长时间。

    李云天也发现了这个大火炉,倒吸一口凉气说道:“他该不会也是用烧火炉的方法,来找画中那个刽子手的脚印吧?”

    我立刻蹲下身子,希望能发现脚印,不过却并未找到。

    我就纳闷了,这个王冷到底要做什么?

    出于好奇,我用铁钳子将火炉打开,发现里面烧的,好像并不是木炭。

    因为炭烧到最后,会变成白色的灰,可这里面的灰烬却是黑色的,而且用铁钳子拨动一下,质地非常柔软。

    我表情严肃的问李云天:“李警官,如果一个人被大火烧死,外面的那层皮还没烧干净,留下的残渣会是什么颜色的?”

    听我这么一说,李云天忍不住浑身一颤:“张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一声不吭的拿起铁钳,将火炉里那团黑乎乎的东西给夹了出来,然后慢慢摊开说道:“你觉得,这一团黑渣渣,像不像人皮……”

    李云天大惊失色,他伸出手,顾不得烫,就拈了一小块渣渣在手上,然后放在鼻尖嗅了嗅。片刻才满头大汗的说道:“的确是皮肤组织,但不排除是动物的皮毛。”

    “是啊。”我点点头:“不过王冷为什么要烧皮呢?这个季节,傻-逼才会在家里点一口大火炉。”

    尹新月忽然有些恍然大悟的说道:“我知道了,王冷肯定是怕被咱们认出来,所以把自己毁容了!”

    我瞬间笑出声来:“你还真是搞笑,就算想毁容,也没必要将整张脸皮都割下来烧掉。更何况这个世界上,没人会对自己这么残忍。我觉得对方肯定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才这样做的,比如说被刽子手所逼。”

    “刽子手也来过这里?”一提到刽子手,尹新月和李云天的脸色都开始变的不正常了。

    不过,这显然是目前最合理的解释。

    我想了很长时间,最后觉得如果王冷没死的话,肯定还会再回来。因为他还要吃饭,不可能放着这满屋子的古董不要。在仔细斟酌之后,我决定今天晚上留下来,来个守株待兔。

    李云天提出也跟我一块,我答应了。尹新月这个爱凑热闹的主儿,自然也要跟我们在一块。

    我们在外面随便买点吃的,填饱了肚子,就在王冷的家里等候了。现在天色尚早,王冷应该会选择半夜无人的时候回来。我闲来无事,开始仔细观察王冷收藏的那些古玩。

    王冷的确是个有实力的古董商人。他这里的古玩,从战国的到明清的都有,虽然也有部分赝品,不过大部分都是有高水准艺术价值的真品。

    之所以没有出手,估计是因为来路不正吧?

    毕竟敢消化这些黑古玩的下家没有多少,得一件件处理才行。

    我问李云天,这么多来路不正的古玩,警察局准备怎么处理?李云天摇头苦笑,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他能做的并不多。中国在这方面的法律法规不健全,这些家伙就喜欢钻法律的空子。如果警察局找不到确凿的证据证明这些文物来自地下,他也拿王冷无可奈何。

    我长长叹了口气,心道中国多少好宝贝,就是毁在了这帮人渣手里!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可能是心理作用,我忽然觉得这个房间开始变的阴森可怕起来。李云天和尹新月也明显感受到了这诡谲的气氛,脸色并不好,也不敢随意在房间走动了,生怕这些古玩都是‘阴物’。

    不过我觉得可能性并不大。阴物,是十分罕见的。有些古董商人,可能一辈子也碰不到一次阴物。我之所以接触频繁,主要是因为我是阴物商人,哪儿有阴物往哪儿跑的原因。

    我带着两人走进了卧室,在卧室里面仔细观察客厅的情景。也不知道王冷今天晚上会不会回来?如果不回来的话,我们就得长住了。

    必须得尽快找到那幅古画的出处才行,否则就算爷爷在世,也是没办法搞定画中的凶灵。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在这阴森森的房间里边,真有一种度日如年的感觉。这个小区九点钟左右,就已经彻底安静了,甚至连路灯都没有。

    我们在房间里也没开灯,生怕惊动了王冷。借着凄冷的月光,我只能勉强分辨出李云天和尹新月的影子。

    我一直都在担心,房间里万一多出个黑影,那该怎么办?黑暗之中,李云天或者尹新月会不会正面容扭曲的冲我笑?一切都不得而知了。

    越是想,就越是害怕,这就是自己吓自己啊!

    凌晨,凌晨一点钟,凌晨两点钟……

    一直到了凌晨四五点钟,客厅里依旧安静无比,一点动静都没有。

    这安静的气氛,让我心中愈发的不踏实,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可具体哪点不对劲,我又说不上来。

    直等到小区开始有人早起上班,我心中的那股不踏实的感觉,才渐渐消失。

    我无奈的冲两人摆摆手,说道:“昨天算是白守了,王冷没回来。”

    听我这么一说,李云天和尹新月竟都松了口气。看来两人都挺不希望王冷回来的,因为我们根本不知道王冷会以‘什么形式’回来?

    昨天晚上不回来,那我们今晚就得继续守。我带着两人去楼下吃早餐,而在吃早餐的时候,李云天忽然接了一个电话。挂断电话后,李云天的脸色忽然开始变的不正常起来。

    一看他的脸色,我就知道肯定出事了。果不其然,在我的追问之下,李云天才告诉我,那幅古画失踪了……

    听他这么一说,我的心咯噔跳了一下,连忙问是什么时候的事?李云天摇摇头,说应该是昨天晚上,今天早上民警例行检查的时候,才发现古画不见了的。

    我暗暗骂了一句,之后让李云天立刻带我去凶杀现场。

    这说不定是王冷的调虎离山之计,把我们支到他家来,他自己则去偷古画。

    我们来到现场,几名警察正在门口守着。看见李云天之后,立刻上来给李云天报告情况。

    “昨天晚上一切正常,甚至都没人来三楼。可偏偏那幅画就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我立马问道:“你们确定昨晚没有人上来?还有值班的时候,有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任何一个可能的细节,都要告诉我。”

    那看守的警察再次咬定,一切正常。

    我深呼吸一口气,说道:“开门,我进去看看!”

    警察立刻开门,我发现门锁完好,除非有钥匙,否则不可能从正门进去。

    进去之后,一切也很正常,没有任何异象,一个脚印都没有留下,唯独挂在墙上的那幅古画不见了。

    我仔细到悬挂古画的地方看了看,也没有发现任何线索。

    李云天小声的在我耳边嘀咕道:“会不会是……那名死者将古画给偷走了?”

    我也拿不定主意了,只好让李云天去看看,尸体还在不在太平间。

    李云天当即带我们来到太平间。太平间一如既往的冷,阴森。将尸体抽出,尸体同样没任何异常之处。

    我倒吸一口凉气,妈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