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二十六章 虚惊一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十六章 虚惊一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此刻,一张披头散发的苍老女人脸,慢慢的从门外探了进来,浑浊的双眼,满是期待的看着我们。脸上的皱纹仿佛树皮一般,甚至还带着一点血。

    这真的是鬼?

    李麻子当场神经崩溃,一屁股坐在地上,目瞪口呆的看着对方。

    “你们见过我的女儿吗?”老女人忽然开口了。

    我立刻摇头:“没有,我们路过的。”

    “哦。”她失望的叹了口气,并没有离开,而是径直爬了进来。

    她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衣服,在夜色之中竟还有些发亮。衣服早就磨损了,上面满是泥土。

    老女人的双腿弯弯曲曲,保持着不正常的姿势,不用说,显然是残废。

    尹新月紧贴在我的身上,轻轻的拽了拽我。我知道她是想让我尽快离开这儿,或许她已经放弃继续寻找人骨项链了。

    我也不愿意继续和这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东西待在一起了,所以在她给我们让开一条路之后,就立刻带着李麻子和尹新月夺路而逃。

    我们刚跑到楼梯口,还没下去的时候,这老女人忽然冲着我们大喊起来:“站住,你们站住!”

    一听到她那沙哑的声音,我们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恐惧,直接咚咚咚的朝着楼下狂奔。

    即便已经跑到了六楼,那尖锐的嘶吼声依旧在我耳畔响起:“回来,给我回来,我知道你们见过我女儿。”

    一直等我们来到五楼之后,才终于松了口气。

    妈的,简直太吓人了,天底下还真的有鬼?

    “小帅哥,过来玩会儿。”就在我们刚停下来休息的时候,一个妖娆的声音忽然传入我的耳朵。

    我顿时愣了一下,朝着发出声音的地方望去。

    一个衣着暴露的红发女孩,正冲我抛着媚眼。她的嘴角满是鲜血,很是妩媚的用舌头在嘴唇舔了一圈。

    我大吃一惊,怎么又冒出来一个吸血鬼?当下二话不说,拽着尹新月的手就往楼下跑。

    “小帅哥,让我喝一口血吧,就一口。”红发女孩呜呜的哭着,很是可怜。

    我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她掏出一把匕首,竟然割开了自己的手腕,贪婪的把嘴贴上去"yun xi"了起来。

    我吓坏了,当即不敢再看。

    不过刚跑到楼下,又出现了一群身形消瘦,光着上半身的男人。他们手提尖刀,在他们身后,缭绕着浓浓的白色雾气。

    他们二话不说,就朝着我们扑过来,看样子是要将我们活活砍死。

    我咬了咬牙,只能拽着哭泣的尹新月继续往下跑。

    这会儿的尹新月,根本就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小姑娘。

    我一口气跑到二楼,回头看了看,见那群提着刀的男人并未追上来,这才松了口气。可是却发现,二楼的一个房间竟然亮了灯,人影绰绰。

    我顾不上太多,只是拽着尹新月往楼下跑。在经过那个房间的时候,我好奇的看了一眼。

    这么一看,顿时头皮发麻,一群年轻人正在给一只野猫剥皮,现场血淋淋的,还能听见凄惨的嚎叫声。而那群年轻男女,竟然还发出满足的笑声,那桀桀的笑声,让我忍不住心惊肉跳。

    这杜鹃楼,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一直等跑到大街上,我们才停了下来。

    而我已经累的上气不接下气了,尹新月更是紧紧的抱着我,双目呆滞,一点神采都没有。

    我连忙安慰她说没事。

    尹新月这才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李麻子,赶紧叫一辆出租车!”我扭头对李麻子说道。

    可当我回头的时候,情不自禁的眉头一皱,因为我发现李麻子并没有跟上来。

    我立刻对尹新月说道:“尹新月,听着!我现在要回去救李麻子,你叫到出租车就先离开。如果半小时之内我没给你打电话,就让宋隆基来救我,听明白了吗?”

    尹新月一听我要把她单独留在大街,立马就慌了,一下贴在我的怀里:“不行,我害怕,我真的害怕。”

    我无奈的说道:“现在你必须坚强,李麻子还困在杜鹃楼里,如果我不会去,他就死定了……”

    说完我就义无反顾的冲回了杜鹃楼。

    虽然现在体力有点不支,但好在我早有准备,左手抓了一把御洗盐,右手抽出了一把伞兵刀。

    而我正准备杀进去的时候,却忽然听到一楼传来李麻子的哀嚎。

    我愣了一下,继而听到李麻子的惨叫声:“哎呦,我的脚要断了!”

    我大喜过望,也不知道是从哪来的力气,进去扛起李麻子,就朝尹新月的方向跑。

    尹新月看见我,立马好像看见救星一般冲上来,一把将我搂住。

    我皱了皱眉头,问尹新月怎么没叫出租车?香港出租车简直比人还多,按理说应该很容易叫来的啊。

    尹新月摇头说根本没司机敢来杜鹃楼,一听说地名,全都挂了电话。

    无奈之下,我只好搀扶着李麻子,一瘸一拐的就往回走。

    李麻子骂了我一路,说我重色轻友,眼里只有尹新月。

    要不是他聪明,顺着下水道管子溜下来,早就死在杜鹃楼了……

    等我们回到酒店,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了。

    我们一路连惊带吓的,现在身体都是疲惫不堪。

    我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静静的思考,我们在大楼里看到的哪些是虚幻的,哪些是真实的?哪些是人,哪些又是鬼?

    想来想去,也百思不得其解。我觉的我现在已经陷入其中了,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我仔细想了一遍,貌似我们这一趟的收获,除了让尹新月对我产生好感之外,似乎并未找到一点关于人骨项链的线索。

    尹新月已经睡着了,不过依旧死死抓着我的手臂,我只能这么躺在床-上,一直想事情想到天亮。

    大概是早上七点钟的时候,服务员送来了早餐,我把两人喊起来简单吃了一顿,吃完早餐之后,宋隆基就过来了,询问我们事情的进展。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宋隆基说这件事?如果说昨晚我们见鬼了,他肯定不会相信。

    反倒是李麻子,添油加醋的,说自己如何英勇,如何死里逃生,就是想在尹新月面前证明自己。

    而宋隆基听完之后,却哈哈大笑,搞得我们几个都莫名其妙。

    “原本还以为你们已经掌握了杜鹃楼的资料,没想到你们依旧是门外汉。”宋隆基说道。

    原来,我们昨天晚上碰到的,并不是什么鬼怪,而是形形色-色的香港人。

    那个爱吸血的红发女孩,在苏屋邨是出了名的。她是一个异教徒,认为喝血可以让她上天堂,所以每天晚上都在杜鹃楼勾引男人,用自己的肉体跟别人换血。

    而那里属于三不管地带,所以也是瘾君子的天堂,不少瘾君子为了寻找刺激,都会在杜鹃楼里玩毒品。

    至于这些瘾君子为什么拿刀砍我们?估计是刚吸完毒,大脑亢奋,想找点刺激吧!

    还有我们在二楼见到的情景,就更好解释了。在香港本地有一个qq群,聚集了不少年轻男女,兴趣就是虐-待各种小动物。他们喜欢把小动物活活剥皮,每当听见小动物惨叫,他们就感觉特过瘾。

    总而言之,苏屋邨就是一个人渣聚集的地方,香港所有的坏人,都会出现在这里。

    而且一些黑帮斗殴,也常常把地点选在这儿,我们今天没碰到黑帮,就已经算是走运了……

    宋隆基的解释把李麻子给彻底激怒了,李麻子咬牙切齿的瞪着他,责怪他之前没跟我们说清楚,害得我们差点吓破胆。

    宋隆基哈哈笑道:刚才听你的描述,不是挺勇敢的吗?

    李麻子一时语塞,竟说不出话来。

    我又问宋隆基,那个挨个房间敲门找女儿的,又是什么情况?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