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二十四章 阴宅苏屋邨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十四章 阴宅苏屋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宋隆基皱了皱眉头:“没有啊。”

    “胡萝卜呢。”我问道:“昨天我切了一整根胡萝卜。”

    听我这么一说,宋隆基的嘴巴顿时张大,好半天才望向我:“我再次保证,昨天真的没有人进来……”

    我笑着说我知道。

    “那么……胡萝卜去哪儿了?”宋隆基问道。

    我指了指清洁工的尸体:“在她的胃里,要不要解剖一下?”

    宋隆基使劲咽了一口唾沫,可能觉得太恶心了吧,到处找垃圾桶想吐。

    “张先生果真是有大本事的人,我相信你说的话。只是一根胡萝卜能证明什么,证明死尸还可以吃东西?”

    我摇了摇头:“其实人骨项链的材料有很多种,并不是非要三个月婴儿的头骨才行。其他的比如猫骨,虎骨,犀牛角,只要够凶,都可以做成人骨项链。你想想看,这几样动物之中,哪种动物最喜欢吃胡萝卜?”

    李麻子说道:“我就挺喜欢吃胡萝卜的。生津止渴,养颜开胃。”

    “去你大爷的。”我狠狠的白了一眼李麻子:“你去把尸体胃里的胡萝卜掏出来吃吧!”

    李麻子又是一阵干呕:“真他娘的恶心。”

    宋隆基若有所思的道:“是犀牛?”

    我点点头:“没错,是犀牛。所以我现在可以判断,对方手里的人骨项链原材料就是犀牛角。犀牛是这几种动物里食量最大,也是阴气最重的!光是吃死人大肠,还远远不够维持它的超能力,所以对方还会再去找亡灵来喂养它。”

    宋隆基问道:“张先生,世界上真的有鬼吗?”

    我说道:“有鬼没鬼我不知道,不过在某些时候,某些地点,通过某些特殊的仪式,是真的会产生灵异现象,或赋予某种物品神奇的力量,就比如我们现在遇到的人骨项链。”

    宋隆基忽然叹了口气,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走出太平间以后,尹新月第一时间迎上来,问我有什么进展?我说已经知道人骨项链的来历了,接下来就是真正的寻找。

    尹新月连忙带我回到了酒店,到了酒店之后,就拨通一个号码,让我把最新情况告诉老板。

    结果从头到尾,都只是我在说话,电话那头的人一言不发。

    我心里暗骂这位老板架子还真大,连句话都不说。

    不过临挂断电话前,他还是用沙哑的声音说了一句:“谢谢”。

    他的声音很奇怪,好像濒临死亡的病人,可是音量却很大,真是让人捉摸不透。我觉得可能是一个哑了嗓子的年轻人吧?

    李麻子问我接下来该做什么?上哪儿去找人骨项链。

    我问道:“你们知道香港什么地方闹鬼最凶吗?”

    李麻子毫不犹豫的说道:“当然是香港农村了!《山村老尸》的故事就发生在农村,那个女鬼可是毁了我的童年。”

    我说道:除了农村,还有哪儿?

    毕竟农村是一个广义概念,香港农村太多太多,我现在要寻找一个阴气相对集中的地方,比如荒废大厦。

    尹新月说道:“我似乎知道一个地方,叫做苏屋邨,是香港著名的闹鬼之地,和大陆人眼里的封门村差不多。”

    我连忙让尹新月跟我说说,这苏屋邨到底有什么邪的。

    尹新月苦笑道:“说出来就不吓人了,你还是自己上网查一下吧!”

    我一阵无语,我要得又不是什么恐怖感觉。不过既然尹新月不愿多说,我也没有强求,干脆打开了笔记本电脑。

    简单查了一下,我这才知道,苏屋邨在香港人眼中究竟是个什么地方。和尹新月跟我形容的差不多,完全就是香港版的‘封门鬼村’。

    自从上世纪八十年代苏屋邨落成,直到现在,灵异事件几乎就没停过。‘苏屋邨,灵异’,搜索结果竟然有三百万条,可见这个地方究竟有多火。

    流传最广的鬼故事,就是这里有很多废弃的大楼都是阴宅,所谓的阴宅,就是给死人住的地方。

    自从苏屋邨落成之后,这里就产生了一个死亡循环,几乎每个月都会有人跳楼自杀,而且大部分都集中在杜鹃楼上。

    最诡异的是,那些跳楼自杀的人,往往都不愿意离开生前居住的地方。有很多居民,都会在太阳落山以后见到这些死人。

    这样一来,就再也没人敢在杜鹃楼住了,阴宅的说法,也渐渐的流传开来……

    我笑着用手一指:“就这儿了!今天晚上,去苏屋邨。”

    李麻子立马问我去苏屋邨干嘛?那地方白天都没人敢去,更别说晚上了。

    我说道:“持有人骨项链的人,要想给项链补充超能力,就必须去阴气极重的地方。所以苏屋邨应该是他的必选之地!运气好,说不定我们还能遇见他。”

    然后我又扭头看着尹新月:“你就不要去了,你叫几个保镖在酒店随时待命。到时候如果我发现了对方,就给你打电话,你第一时间派保镖去跟踪……”

    尹新月却立刻摇头:“不行,你们去哪儿我就去哪儿,这是老板的命令,也是我的义务。我必须保证你们的安全。”

    我无奈的笑了,也不知道是谁保证谁的安全。

    我也没强求,她愿意去就去吧,只要我们路上小心一点,应该不会出事。

    吃过了午饭之后,我们就来到了苏屋邨。

    我看了一下,这里的面积很大,各种各样的大楼层出不穷。不过现在这些大楼早就没有了昔日的古朴,反倒是多了一些浓浓的商业气息,看上去好像是新楼。

    尹新月告诉我,这些楼都是把以前的楼推倒重建的。

    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我让李麻子四处打听一下,问问最近杜鹃楼有没有死过人。

    而每当我们问出‘杜鹃楼’三个字,这里的人都会用谨慎的目光看着我们。第一句话说的往往都是:你打听这个做什么?

    接连问了好几个人,回答都如出一辙。

    他们似乎知道杜鹃楼的古怪,但究竟有什么古怪,就是不跟我们说,而且一个劲的劝我们别去。

    他们越是这样保持神秘,我心中就越是好奇。

    趁着天色还早,干脆去楼里踩了一下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