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十五章 蛇育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十五章 蛇育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淡淡一笑说道:“是鬼血。”

    把兄弟吓的脸色一白:“鬼血?我还是第一次听说鬼也有血。”

    “今天晚上你就知道了……”

    说完,我将刀递给把兄弟:“现在你就按照我的吩咐,将这把武士刀在尿里泡一个小时,然后擦干净再放回阎王刑场里,我得探探这东西的来历!”

    李麻子笑着问道:“小哥,我看你神态轻松,是不是有把握了?”

    我摇摇头:“不是很有把握,但我相信这把刀并不是什么大凶之物。因为古代凶到极点的刀剑,都会喝血,像《水浒传》中青面兽杨志的祖传宝刀,可以杀人不见血的本事,其实并非杀人不沾血迹,而是刀剑本身把血给喝了。可是这把刀并没有喝血,想必不会太麻烦……”

    把兄弟和李麻子都松了口气。

    我又让把兄弟去给我准备三套警服,最好是警察穿过的,还有一些雄黄,烈酒。

    把兄弟问我要这些东西有什么用?我说你别管那么多,尽管弄来就行。

    因为在看到武士刀的那一刻,我心中已经逐渐酝酿了一个计划。

    把兄弟当即就去准备。不到两个小时就回来了,带来了三套警服,原来他刚好认识一个在警察局上班的朋友,打个招呼就借来了。

    到了晚上,村庄里格外热闹,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村长请了一位大师,要给包工头的尸体超度。

    我走出别墅仔细观察,看看来的到底是何方神圣?

    这么一看,顿时哑然,来者竟然是一个身穿黄色道袍的道士,不过这道士似乎有点不太正宗,虽然装备很好,有桃木剑,有八卦镜。

    但脸上那胡子明显是贴上去,还挺着一个啤酒肚,走几步路打个饱嗝。

    这模样能修出本事,那才是见鬼了。

    不过村长对这位道士却是恭恭敬敬,那道士放个屁,村长都能当成圣旨来听。

    李麻子问我这家伙该不会想把阎王刑场里的东西骗走吧?他觉得只要道长一声令下,村长肯定会将所有东西拱手相让。

    我笑道:“放心吧!待会有一场好戏。”

    那道士很快就摆好了法坛,抓起桃木剑上蹿下跳,如同猴子一般。

    只是看见他将道教手印,结成兰花指的模样,我就有点好笑,这家伙估计一点本事都没有,纯粹在周围的乡镇骗钱花。

    跳了一会儿,那道士忽然停了下来,说道:“大胆妖孽,胆敢祸害乡村百姓!看贫道怎么收拾你。”

    之后,他便跳进了阎王刑场的大坑里,好一会儿才爬了上来,看上去疲惫不堪,手里还提着我让把兄弟泡了尿的武士刀。

    “罪魁祸首找到了。”道士将武士刀往地上一丢:“都是附在这把刀上的阴灵在作怪!那阴灵以前是个屠夫,后来在杀猪的时候,不小心掉进大锅里活活烫死了,这才到处找替身。你们放心,贫道已经将他给打的魂飞魄散了。”

    村民们立刻一阵欢呼,村长更是跑上来说好话,把钱往道士手里塞。

    不过那道士却是摆摆手:“金钱对贫道来说,如同粪土一般。若是各位乡亲父老真想谢我,可以将阎王刑场里的东西全部送给我,让贫道慢慢超度这群亡灵。”

    村长立刻点头,说道没问题。

    李麻子一阵紧张,掐着我的胳膊,叫道:如果东西真落入别人手中,我们这一趟岂不是白来了?

    我对李麻子说别着急,那道士一样东西都拿不走。

    李麻子对我的话十分怀疑,不过看我如此信心满满,倒也没多说什么,只是目光灼灼的看着阎王刑场。

    就在村民们准备下去,将阎王刑场里的东西抬出来,送给道士的时候,我分明看到道士全身哆嗦了一下,表情也慢慢变得痛苦起来。

    到最后痛的,连牙齿都咬的咯咯作响。

    村长非常好奇,当即问道士怎么了?

    道士却一句话都不说,只是把头一歪,眼神幽幽的看着地上的武士刀,那神态竟然跟挂在铁钩上的包工头一模一样。

    最后,他甚至还弯下腰,将武士刀高高的捧起。

    村长更诧异了,拍了拍道士的肩膀:“大师,你又在做法吗?”

    道士忽然抬头,朝着村长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一个沙哑的声音从他的喉咙里蹦出,那声音,完全不像是道士本人的声音了:“八嘎!”

    之后,道士便举刀劈向村长。

    村长大吃一惊,吓得连滚带爬,而道士却不依不饶,依旧抓着武士刀,嘴巴里时不时的喊出我们听不懂的话。不过我已经猜到了,那应该是日语。

    村民们也都傻眼了,没想到高高在上的大师竟然变成了这副模样,当即有三四个年轻人上去拉架。

    不过道士却好像是患了失心疯一般,力气巨大,三四个人都压不住他。

    片刻的功夫,他就砍伤了好几个人,现场顿时尖叫声四起,村民们四散而逃。

    李麻子当即就乐了:“张家小哥,你还真是神了?这就是你让我看的好戏吧?你是怎么料到这一幕的。”

    我笑着说道:“把你在尿里泡一个小时,你能不生气吗?”

    我担心事情闹大,万一弄出人命可就不好了,当即就给把兄弟发了条短信:“让他想办法将雄黄粉末洒在刀身上。”

    把兄弟立刻带着几个人将道士暂时按住,然后在武士刀上洒了整整一包雄黄。

    那道士渐渐停止了挣扎,倒在地上开始吐白沫。

    村长见势不妙,立即就抬起道士,带着人灰溜溜的离开了。

    我松了口气,点了一根烟抽了起来。

    等人都走光之后,把兄弟满头大汗的走过来,问我接下来该怎么办?经历了刚才那件事,他算是彻底知道了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我笑着掐灭烟头:“走吧,该咱们出马了!”

    之后,我快速的将警服给患上,让把兄弟和李麻子也跟着换上。

    虽然两人搞不明白我到底要做什么,不过还是异样照做。

    我将武士刀捡了起来,冷冷的说道:“这刀可是实打实的日本工艺,不过小日本都投降几十年了,他们的刀怎么会遗落在中国?”

    李麻子和把兄弟面面相觑,一时间也都不知道怎么解释。

    我叹了口气:“算了,改天将这把刀送回日本,让它回到自己的故乡吧!这个季节,想必富士山的樱花都盛开了。”

    说完,我就擦掉了刀身上的雄黄,用一块布将刀包好,带着两人回家了。

    回到家,李麻子和把兄弟都愣愣的望着我,一言不发。

    我将武士刀小心翼翼的放在茶几上,这才说道:“一路上,你们肯定有很多问题想问吧?”

    李麻子点点头说道:“岂止很多问题,我现在大脑都短路了。小哥,别卖关子,赶紧跟我们说说这把刀的来历,还有小日本投降又是怎么回事?”

    我笑着点点头。

    其实,这把刀并不是普通的武士刀。

    而是日本军人专门用来切腹自杀的刀,行里人叫做:蛇育刀。

    我之所以判断出这把刀是用来切腹自杀的,正是因为刀尖上的那一缕鲜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