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十章 盗墓贼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十章 盗墓贼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前几天我插秧的时候,无意中用锄头锄到了一块白森森的骨头。我嫌那骨头晦气,就丢到后面的柳树林里去了。想想,好像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遇到怪事了……”懒汉说道。

    “这么大的事,怎么不早说?”我气急的骂了一句:“快想想,你家的田地里,是不是埋过什么死人?一切和青花瓷有关的死人。”

    懒汉想了很长时间,才一脸担心的望着我:“我爹说……这片田地,以前是咱家的祖坟,不过破四旧的时候,被改成田地了。”

    我忍不住的倒吸一口凉气:“你丢掉的那块骨头,很可能是你老祖宗的!”

    懒汉吓坏了:“作孽啊,张大哥,您可一定得帮帮我。”

    我说道:“你能不能安静点?让我仔细想想。难道你不觉得奇怪吗?为什么祖坟里的骨头会遗落在稻田外面?李麻子我问你,按你们老家的规矩,坟都是埋在地下多深?”

    “一米左右。”李麻子说道。

    “那就对了,骨头肯定是被挖出来的。懒汉,你老实交代,是不是对祖坟动过手脚?比如盗墓。”

    懒汉立刻摇头:“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我承认我算不上什么好人,可挖祖坟这种缺德事,是无论如何干不出来的。”

    看懒汉的表情,似乎并不像说谎,而且我谅他这会儿也不敢撒谎了。

    那这骨头又到底是什么情况?经过我的分析,总结出了两种可能。

    第一点,就是别人盗了懒汉家的祖坟。

    第二种,就是地壳运动,把祖坟给掀出来了。

    不过现在当务之急,还是先要找到那块被懒汉丢弃的骨头,只有找到那块骨头,才能平息青花瓷的怒火。

    此刻天已经灰蒙蒙亮,我们三个直奔柳树林。

    懒汉一边走,一边跟我们讲着那天的细节。

    我听的不胜其烦,就问懒汉:“这附近有没有土夫子?或者在这段日子,有没有见过什么可疑的人在你们村出没。”

    “土夫子是什么东西?”懒汉问道。

    “就是盗墓贼。”我说道。

    懒汉愣了,问道:“张大哥,您觉得……我家的祖坟有可能被盗了?”

    我说有可能。

    懒汉当即就怒气冲天,泼妇骂街似的骂了起来。祖坟被挖,这对懒汉来说的确是一件痛心疾首的事情。

    他过得这么贫穷,都没舍得动祖坟,现在倒是便宜了外人,而且还给自己惹了一堆大麻烦,能不生气吗?

    就好像自己找了个漂亮女友,每天捧在手里不舍得睡,却被别人给偷偷的睡了,最后怀孕了还得自己买单,实在是有点恶心人。

    我安慰懒汉说还是先找到骨头再说吧,现在你再骂都没用。

    懒汉带我们走到了柳树林的深处,在一棵最壮的柳树前停了下来,说当时就是把骨头丢在了这里。

    我倒吸一口凉气:“柳树本来阴气就重,更何况是这种百年老树。你把骨头丢在这里,让柳树的阴气天天压着它,不是自己找死吗?”

    懒汉叹了口气:“我哪懂这些,就是想让这骨头离我家稻田远一点。”

    李麻子担心的问我那骨头该不会成精了吧?他以前听老人说过,在柳树下面埋尸骸,那骨头会长出肉来害人。

    我说这倒不会,具体得等找到骨头再说。

    可我们刚靠近大柳树,忽然有一个东西从树梢上落了下来,我们吓的赶紧倒退。

    仔细一看,那竟是一条手腕粗细的花蛇。

    那条花蛇还不断的冲我们吐着信子,威胁我们,好像我们再往前一步,它就要咬我们似得。

    我忽然想起了什么,立刻抬头望向大柳树。

    而这么一看,顿时目瞪口呆。

    只见大柳树上盘踞着密密麻麻数不清的蛇。而在蛇群的中央,一根森森白骨,触目惊心的卡在树杈上。

    我想起爷爷曾跟我说过的一句话,骨引大虫,必定闹凶。

    这骨头搞不好还真成精了!

    农村里就是蛇多,懒汉倒也并不害怕,从身上掏出了雄黄,就朝柳树枝狠狠地洒过去。蛇都讨厌雄黄的味道,刹那间,整个蛇群都散了。

    懒汉立刻爬上树,把那根骨头给拽了下来,捧在手心说道:“祖宗莫怪,祖宗莫怪。”

    我说道赶紧离开这里,这个地方不太干净。

    之后,我们便急匆匆赶回了稻田。

    我让懒汉确定一下祖坟的位置,懒汉却摇头,说他也不知道,在他父亲那一辈,祖坟就被推平了。

    我只好让懒汉去村里请来了一位老人,老人肯定记得懒汉家祖坟的位置。

    据老人讲,当年破四旧的活动,他也参与了,当时他还是学生,正好负责推平这一片的坟地。他记得懒汉家的祖坟,就靠近地界碑旁边,他们当时还准备把地界碑一起拔掉呢。

    于是我们立刻找到了地界碑,以地界碑为中心,在周围十米范围内查找。

    当然,我们不能直接挖,那样费时费力。我做了一个简易的洛阳铲,一个点一个点的探测,进展还算顺利,很快我们就在地界碑西边,找到了祖坟。

    我对老人道,懒汉家祖坟被盗了,我们得帮他迁坟。

    老人说没问题,他还可以请人来看看风水,只不过……

    我当即就让李麻子给了老人一千块钱,让他帮帮忙处理一下。

    实际上,迁坟并不是我的目的,我的目的是把那块骨头给还回去,然后再将懒汉的祖先下葬。

    如果这块骨头不能还回去,那就是尸骨未寒,身首异处,难怪老祖宗会生气了。

    只是我还有一点搞不明白,就是那青花瓷和懒汉的家族,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如此守护他们家的祖坟。

    我想起那青花瓷的来历,好像是一个妃子从清宫里带出来的,莫非人头青和那妃子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几乎每个村子里都有专门负责下葬的匠人,那匠人在附近转悠了几圈,终于找到了一处‘风水宝地’,接着,便从村里找了一群人忙活了起来。

    在老坟上面搭了一个简易的黑棚,又是磕头又是烧纸的,等时间差不多了,才让人开挖。

    挖了也就一米左右的深度,只听到人群中喊了一声“挖到了”。我立刻上去看,发现他们已经清理出了一块倒塌的墓碑。

    墓碑上有一行字,我粗略看了一眼,便对懒汉说道:“这就是当初入清宫的妃子墓。”

    做我们这一行,多少要懂点风水,我认定墓室就在墓碑的坎位,当即就让人到坎位继续挖。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当村民们清理出古墓外的砖墙时,却惊骇的发现,砖墙的一个地方,竟破了一个大洞,而一具高度腐烂的尸体,刚好卡在洞里。

    顿时那几个挖坟的村民就尖叫了一声,把锄头铁锹丢了一地。

    我立刻安抚住众人,然后仔细观察那具尸体。

    尸体的左手还保持着往上爬的动作,右手已经不见,全身高度腐烂,臭气熏天。从身上穿的衣服来看,应该是现代人。

    死亡时间不超过一个月。

    而且尸体的面部表情十分扭曲,那模样,似乎是在临死之前,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

    我当即便判断,这是一个盗墓贼,在盗掘妃子墓的时候,不知什么原因,死在了下面。

    一听说是盗墓贼,懒汉当即就怒了,竟顾不上害怕,抓起锄头就要狠狠的砸上去。不过却被我给拦住了,因为现在明显不是动手的时刻。

    我当即让匠人打电话报警,先处理掉这具盗墓贼的尸体再说,毕竟现在是法律社会。

    同时我让李麻子辨识一下,看看认不认识此人?

    李麻子很快就认出来了,说这家伙就是隔壁村的吴铁柱。这小子从小就喜欢小偷小摸,没想到他非但偷活人的东西,竟然连死人的东西也不放过。死在这儿,一个字,该。

    懒汉气坏了,说等迁完坟,一定得去吴铁柱家算账。

    我没理会众人的议论纷纷,只是仔细观察着吴铁柱的尸体。

    越看,就越觉得蹊跷。

    这吴铁柱既然是下来盗墓的,为何出去的时候,双手空空?而且看这模样,似乎正在往外逃,可想而知他当时一定很恐慌,顾不上拿东西就撤了。

    那么,他在妃子墓里,究竟看见了什么,才让他如此不顾一切的逃命?

    他的断臂,又是怎么回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