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七章 人头青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章 人头青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李麻子老家就在河南开封,上回刚刚去过,倒也算是认识路。

    他的父母早死,现在就剩二婶一个亲戚。

    所以来的时候我特地提了一兜营养品,把二婶她老人家给感动的热泪盈眶,非要留我们吃晚饭,不过被我婉拒了。

    李麻子知道村里条件差,卫生条件也不好,来的时候就买了不少的速食食品,泡面火腿速热米饭之类的东西。

    简单在车上吃过饭后,我们就直接去了懒汉家。

    现在已经是夕阳西下了,所以留给我们的时间并不多。

    懒汉着实是懒,非但自己穿的破破烂烂,顶着一个鸡窝头,屋子里也乱糟糟的,简直就没地方站人。

    更恶心的是房间里还散发出一股弄弄的酸臭味,熏得我情不自禁的捂住了鼻子。

    李麻子当即就站在院子里骂了起来,那懒汉却只是冲我们傻笑:“李哥,你别骂了,我都习惯这味道了,你让我去大城市里住,我还不习惯呢。”

    看李麻子还准备继续骂,我干脆拦住李麻子,说道:“正事要紧,先去看看那青花瓷再说。”

    青花瓷被懒汉摆在了卧室,我们一掀门帘,就看了个对眼。

    这件青花瓷的外表,和普通的青花瓷也差不了多少,通体青色,晶莹剔透,散发出一股古朴的气息。而且光泽圆润,我一眼就辨出这的确是个好东西。

    不过,若是凑到旁边去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件青花瓷的诡异之处。

    我从小到大,别说接触了,连听都没听说过这种青花瓷!

    这件青花瓷上,全是一个个凸出来的正方形图案。密密麻麻的,就好像是毒蛇身上的鳞片一样,布满了整个瓶身。

    而且上半部分特别粗,下半部分特别细,和普通的青花瓷截然相反。

    这东西怎么形容呢?

    就好像是一个全身长满了牙齿的小人儿,顶着一个大头。

    我深呼吸一口气,却被这房间里的酸臭味给熏的咳嗽起来。我大概已经知道这青花瓷到底是什么情况了。

    这种类人的青花瓷,叫人头青。

    一般来说,有两种情况下,会造出这种青花瓷。

    第一种,就是用人体器官或骨灰,附属物等等,混合泥坯一块放进窑里烧制,这种青花是用来祭奠死者的,希望死者能和青花一样永存于世。

    还有一种,就是在从土坯烧成青花瓷的过程中,经常会因高温而导致瓶身有稍微的变形。而某些象牙塔中的匠人,为了追求完美艺术效果,往往会将自己和青花瓷土坯一块封入土窑中,用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刻,来保持青花瓷完美的瓶身。

    而每一件匠人用肉身打造而出的青花瓷,都会成为精品中的精品。

    以上无论哪一种青花,烧制过程中都会吸附亡灵,从而成为阴物。

    我将手臂探入青花瓷之中,摩挲着内壁。

    和其他的青花不同,这青花瓷内部比较涩,有点磨手,工艺并不好。我于是就排除了第二种情况,猜测这件青花瓷应该是用人体骨灰烧制的。

    听我这么一说,懒汉当即傻眼了,连连叫道:“怎么可能?谁会变态到用骨灰做青花瓷。”

    李麻子不耐烦的说道:“这位小哥说是,那就是,人家的见识岂是你能比的?”

    懒汉不再言语,只是再看青花瓷的时候,目光之中充满了恐惧。

    李麻子问我今天晚上该怎么办?

    我沉默了片刻,走到门口抽了根烟,淡淡的说道:“我们现在,当务之急还是要弄明白他身上的伤是怎么来的。所以,今天咱们得住下了……”

    一听我说要住下,李麻子当即就激动起来:“要住你自己住,我宁愿睡在猪窝里,也不愿在这地方睡觉。”

    “成。”我笑着说道:“那钱,你一毛也别想得到。”

    李麻子深深的叹口气,说道好吧,你赢了。

    我觉得和懒汉同处一室,可能效果不怎么好,一来容易被阴物发现,二来万一伤了我们,可就得不偿失了。

    所以在对懒汉家四周进行过一番考察过后,我和李麻子决定爬到懒汉家房顶,用来时刻观察动静。

    这里天气还真有点冷,李麻子从他二婶家抱来了两床被子,我们两人裹着被子,在房顶揭掉了几片瓦,便盯梢了起来。

    很快,天色就完全黑了下来。

    村庄安静极了,偶尔一两声老鸹声,听的人心里挺不舒服的。

    我掏出早就准备好的洋葱,用手把里面的汁水给挤出来,然后洒在我们的被子上。

    李麻子问我这是干嘛?我说这洋葱汁能盖住阳气,免得给发现了。

    懒汉一个馒头就着老咸菜,吃的正香,还时不时的抬头望着我俩,咧开嘴露出一口大黄牙,问我们吃不吃?

    看他那恶心的模样,我都想吐了。我心里边挺困惑的,明明年轻力壮,为何会堕落到这种地步?即便是去城里打工,也比现在的条件要好几倍吧。

    真是搞不懂这个人。

    算了,人各有志,人家自己既然挺满意,我也不必操这份闲心。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懒汉也躺在床-上睡着了,一脱掉鞋子,又是一股熏天臭味。

    我连眼睛都不敢眨,生怕错过了什么重要细节。

    不过懒汉睡的很香,甚至连身子都很少翻。就这样一直熬到了凌晨一点钟,竟然一点异象都没有。

    李麻子哈欠连天的说道:“张家小哥,我看今天晚上应该不会有动静了吧?咱们到车里睡一会。”

    我对李麻子说道:“再熬一会,现在子时刚过,那东西不作祟也很正常。其实早上太阳刚刚升起,阴阳交接的时候,阴气才是最重的,我总觉得那个时间点,才是最危险的时候……”

    李麻子硬着头皮点点头。

    就这样一直熬到了三点钟,卧室里终于传来了咯吱咯吱的声音。

    我一看李麻子竟然没出息的睡着了,赶紧一巴掌把他拍醒。

    李麻子刚想说话,我立刻捂住他的嘴,用手指了指下面,示意卧室里有动静。

    而这么一看,我俩顿时就傻眼了。

    不知什么时候,懒汉竟然从床-上爬了起来,光着上半身,死死的盯着我们看。

    我确定他是在看着我们!

    他使劲的咬着牙,五官扭曲的如同恶鬼一般,刚才咯吱咯吱的声音,正是他在磨牙。

    就这样跟我们对视了一段时间,那懒汉突然嘴角上扬,露出了一个诡异的微笑,然后伸出手抓向自己的后背。

    刹那间,他的后背就被抓出了五道血淋淋的口子!

    而再看他的后背,竟然全都是这种密密麻麻的抓痕,大部分都没有痊愈。

    我心跳加速,感觉这场面实在是太血腥了。

    我觉的我不能坐视不管,因为此刻的懒汉好像浑身都瘙痒难耐一样,不断的在抓,根本不知道停。

    我刚准备下去救他,李麻子却忽然尖叫一声。

    我大吃一惊,连忙揭开一片瓦往下看。而这么一看,差点没从房顶上滚下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