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六章 索命青花瓷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章 索命青花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八十万,简直就跟白捡来的差不多,我还是蛮高兴的。

    拿到钱的第一件事,就是将这间古董店上上下下收拾了一通,我已经暗暗决定,日后就靠这个过活了。

    光装修就化掉了我差不多一半的钱,剩下的四十万我都存进了银行。干这一行,投资多见效慢,所以手头时刻都得留点现金。

    接下来一整个月都没有接到任何生意,我心里未免有些急躁起来,毕竟每天守在店里太磨人了。

    没想到我的第二笔生意,竟然也是李麻子带来的……

    那天李麻子心情不错,带了一大堆东西来看我。看他满面红光,说话有底气,我就知道这家伙找我肯定有好事儿。

    这家伙和我不同,他的店都是交给伙计打理,自己一有时间就往穷乡僻野里钻,收古董,卖古董,而且入行时间早,人脉广,比我的阅历丰富的多。

    所以当初李麻子提出要跟我合伙的时候,我才说是捡了个大便宜。

    李麻子提了一瓶三百多块钱的‘中国蓝’,我点了一份牛肉火锅,吃喝了起来。

    我就问李麻子,是不是有生意上门了?

    李麻子冲我咧开嘴笑了:“张家小哥,这次是有大生意上门喽。上次光他娘的一双绣花鞋,就让你给卖了八十万。我有种感觉,这次咱们至少得赚一百万以上。”

    我立刻来了兴趣,让李麻子详细跟我说说。

    这李麻子当下喝了口酒说道,自从上次见我赚了八十万之后,他就没心思干老本行了。因为虽然古玩也是暴利行业,但现在国家查得严,生意越来越难做,而且绣花鞋是他打眼了,所以赔了一笔钱,他就想搞一笔阴物生意,来好好的翻翻本。

    他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也听说过古玩闹灵的事,所以回去之后就凭记忆,开始把以前听过的怪事,给仔细回忆了一遍。然后又仔细的筛选,一家家的去调查,想看看哪家还在继续闹灵。

    当然,阴物可不是那么好找的,很多传的沸沸扬扬的怪事,大都是人民群众杜撰,并没有真实根据。

    不过这李麻子耐心极大,最后愣是让他从上百条信息中,找到了一条线索!

    在他的老家,有一件事儿特别出名。

    清末时期,本地有一户名门望族,那户人家的族长费了好大力气,才把女儿送到了皇宫,做了溥仪的妃子。

    清朝灭亡的以后,妃子被一个老太监给护送回了老家,回来时,还拉了一马车皇宫里的宝贝。

    结果那户人家还没高兴多久,全国再次爆发了战乱,战乱中,家族里的宝贝差不多被抢了个干净,只有一件很奇怪的青花瓷保留了下来。

    而庞大的家族,到如今也只剩下了一个懒汉。

    庄稼长了草都不去除,一年到头就收个现成的,算是把这个家族给彻底败了。

    直到有一天,一个小贩听说这户人家有宝贝,就来他家里收。那懒汉一听说家里那个古怪的青花瓷能卖两千块,当即就爽快的给卖掉了。

    不过卖掉之后,就开始出现怪事,每天他早上起床的时候,身上都会鲜血淋漓,出现一道道血口子,就好像是有人用指甲盖挠的一样。

    而且更恐怖的是,在他受伤的时候,竟然没有任何痛觉。

    原本认为是谁在搞恶作剧,所以懒汉把门窗都死死的锁上,甚至在所有出入口,都绑上了头发丝儿。要是有人闯进来,头发丝儿肯定会断!

    可没想到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懒汉发现自己身上的伤更多了,后脊梁骨上,一道触目惊心的五指抓痕,触目惊心,粉红色的肉都翻了出来。

    而再看绑在门上的头发丝儿,竟纹丝不动,房间里也没有进过人的迹象。

    这懒汉当即就傻了眼,他知道肯定是那青花瓷在作怪。因为祖上有训,这件青花瓷,是传家之宝,代代相传,哪怕是走投无路,也要以性命保青花瓷。

    否则,必遭血光之灾。

    懒汉哪怕再贪财,在生命面前,也不得不慎重啊。

    好在骗走青花瓷的是本地人的一个亲戚,懒汉软磨硬泡,没事儿就在那户人家门口骂娘,说丧气话,那户人家缠不过,终于还是把东西还给了他。

    说来也奇怪,自打那之后,懒汉就再也没碰到过类似的事儿。

    为了增加这件事的可信度,李麻子再三跟我说,这件事儿当时传的很玄乎,附近十里八村都知道,甚至还有一家报纸去做了采访。

    李麻子也是上次无意间想起的,于是就到懒汉家里走了一趟。而这一趟他还真没白跑,因为他发现,懒汉最近又开始遇到怪事了!

    每天根本不敢睡觉,因为一睡觉,第二天醒来浑身就被挠的血淋淋的。

    可是,懒汉得了上次的教训,将青花瓷保护的好好的,又是怎么得罪了这东西呢?

    李麻子当即意识到,这青花瓷可能是一件阴物,就告诉那懒汉,说可以找专业人士解决这件事。

    李麻子自个儿开店,在村里也算有头有脸的人物,所以他一句话,就赢得了懒汉的信任。

    我却听的有点毛骨悚然,说道:“李麻子啊李麻子,你可有点不太厚道!上次的事儿,差点就丢掉了小命,这次竟然还敢找这么凶的东西。”

    “绣花鞋只能让人梦游,却不能害人性命,而这东西竟然可以直接伤到人,想必来头不小啊!”

    李麻子有点错愕:“张家小哥,不是吧,上次我看你本事挺大的啊。”

    我叹了口气,说道:“我们这一行有三不收,分别是伤人性命者不收,乱人气运者不收,吸人精血者不收。你这一样东西,就占了两大禁忌啊!伤人性命,吸人精血,这事儿我管不了。”

    李麻子立刻苦苦哀求起来:“张家小哥,这事儿你不管不行啊,我都在他面前夸下海口了!大不了咱们过去看看,管得了就管,管不了就走,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当是找刺激了。”

    “我们还有一条规矩,就是阴物买卖,要么一辈子不插手,一插手就要管一辈子……”我冷笑道。

    “你们这行怎么到处都是规矩?得了小哥,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这算计客人的本事咋能用到我身上呢?太让我伤心了,咱不五五分成了,你六我四行了吧。”李麻子说道。

    “这不是钱的事儿。”

    “你七我三,这总行了吧?”

    “成交。”

    “尼玛。”

    事不宜迟,我们当即就开着车,前往李麻子老家。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