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四章 老村,鬼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章 老村,鬼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取了一些母乳,然后浇在了李麻子平时放绣花鞋的角落里。

    很快,原本干净无一物的地面,开始逐渐的出现一些淡淡的水痕。

    直等到最后,那水痕竟形成了一大一小两个脚印,紧紧的贴在一块,十分清晰。

    李麻子更害怕了,问我到底怎么回事。

    我黑着脸说道:“那大的脚印,是母亲的。而小的脚印,是她刚分娩出来的孩子……”

    李麻子目瞪口呆:“怎么又蹦出来一个孩子?”

    “你忘了,刚才还是你分娩的呢。”

    李麻子脸一抽,很明显是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一幕。

    我又简单的跟李麻子解释了一下子母肉印,这子母肉印,实际上是孕妇惨死的时候穿过的衣服鞋子。

    因为孕妇在怀孕的时候,母爱是最强的,意外惨死肯定心有不甘,怨念最大,所以就会影响到她随身的衣物。

    孕妇最怕吃的就是橄榄油,因为会让她们滑胎。而母乳,又会让她产生妒忌心理,所以可以利用这两样东西,暂时压制住子母肉印,不过肯定不能压制太长时间。

    除非找到另外一只鞋,让两只鞋呆一块,这才是完美的解决之道。

    李麻子抓着头发,一脸愤怒的吼道:“张家小哥,麻烦你跟我走一趟!他妈的,我非要找卖我鞋子的那户人家算算账,差点把我给害死了。”

    我立刻拦住李麻子,说你到了别人家,可千万不要乱来,否则惹怒了人家,绝不会把另一只鞋子给你的。

    李麻子咬了咬牙,最后还是硬着头皮答应了。

    今天晚上是去不成了,因为我看李麻子的表情,恨不能把人家抽皮扒筋。

    我尽量宽慰李麻子,说人家可能只是卖个东西换换钱,并不知道内情。无论如何,得先把李麻子的怒气给压下去。

    这一晚上,我几乎没睡觉。一直到东方朦朦亮,才总算小憩了一下。

    可刚睡没多长时间,就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吵醒。

    原来是李麻子的儿子回来了,看见我们都没事,高兴地又蹦又跳。

    李麻子语重心长的对儿子说,这两天自己要出一趟远门,解决一点事情,让他尽量在学校住,千万别一个人呆家里。

    李麻子的儿子倒是听话,当即点头答应。

    之后,我和李麻子就开车前往他的老家。

    李麻子的老家在河南开封,和中国大部分农村一样,脏乱差,连公路都没修到位。

    正是因为交通不便,才促成这里的古董市场。

    我不由得赞叹李麻子骗古董还真会挑地方。

    这里刚刚下过雨,地面泥泞,轿车根本进不去,只能停在村口,我们两个步行进去。

    当我们路过一间破破烂烂的老房子时,李麻子就说到了。不过我俩一看,顿时绝望了,此刻大门紧锁,透过缝隙能看见院子里的杂草,各种乱七八糟的锅碗瓢盆都堆满了。

    不用说,这户人家跑路了。

    李麻子忍了良久的愤怒,终于爆发出来,一脚就把门给踹开,坐在门槛上破口大骂。

    李麻子骂了没多大会儿的功夫,隔壁就走出了一个农村大爷。瞥了一眼李麻子,满脸的不乐意。

    我连忙上去问大爷,这户人家怎么跑路了?

    大爷没好气的说道,不跑路能怎么办?这户人家闹鬼,再不跑路就得断子绝孙。

    我大吃一惊,知道其中肯定有蹊跷,当即把口袋里的一包玉溪塞进了大爷手里。大爷的表情这才有所缓和,跟我简单介绍了一下。

    原来,这户人家也是近几年从邻村迁过来的。不过自从迁过来之后,家里就开始不太平了,每到晚上小孩子都会哭,还总是能听见院子里有脚步声。

    甚至这几年来,女主人怀了三次胎,可总是因为各种意外而流产。

    尤其是上次卖出去一只清朝绣花鞋之后,家里就闹的更凶了!

    深更半夜的,那户人家总能瞧见井边坐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可他们一靠近,那长发女人就会从井口跳下去,再用手电筒往里边照,却是什么都没有。

    阴天的时候,还能听见井里传来女人的啜泣声,极其吓人。

    这还不算什么,真正让他们搬家的原因,是有几次他们发现家里的孩子总是有意无意的站在井边,一愣就是好半天。

    他们担心孩子跳下去,干脆就搬家了。

    我听的是头皮发麻,浑身出冷汗。这情景,怎么跟李麻子家的情况那么相似?

    不过,等我想明白后也就释然了,不用说,肯定是另一只绣花鞋在作怪了。看来,另一只绣花鞋的确就在这户人家。

    只不过,有没有被他们带走就不知道了。

    于是,我决定今天晚上找找另一只绣花鞋,尽量让这双鞋来个大团圆。

    打定主意后,我当即把想法告诉给了李麻子。李麻子听了还有点害怕,说危险不?

    我说问题不大,现在你去给我准备几样东西,晚上要用。

    我的想法很简单,既然两只绣花鞋想在一起,晚上我们手中的绣花鞋,肯定会去找另一只绣花鞋的,到时候势必会在院子里留下一些‘脚印’。

    我们只要顺着脚印,想找到另一只鞋子,简直易如反掌。

    我给李麻子列了张清单,让李麻子尽量天黑之前凑齐。

    而我则去做邻居大爷的工作,因为我们今晚要暂住在他家。

    有钱能使鬼推磨,在钱的诱惑下,大爷还是爽快的答应了我。

    李麻子出去半个钟头就回来了,肩上扛着一大捆柳树枝,手上还提着一个大包袱,里面是我要用到的锅底灰。

    我和李麻子把锅底灰均匀的洒在院子里,接着又在锅底灰上,铺了一大层柳树枝。

    李麻子问我这是什么意思?

    我解释道,锅底灰可以留下绣花鞋的脚印。而把柳树枝铺成阶梯状,是告诉对方这些阶梯是可以踩得。

    李麻子惊讶的说道:“张家小哥,看不出来,你是个有大能耐的人!”

    我笑道有个屁的本事,都是这一行留下来的经验。我都是半生不熟,有机会让你见识一下我爷爷的手段。

    接着,我们就把那一只绣花鞋,小心翼翼的放在了院子门口。做完了这一切,我们便挤在了隔壁大爷家,同时竖起耳朵,仔细的听着院子里的动静。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