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阴间商人 > 第三章 子母肉印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章 子母肉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李麻子动作麻利的从古井下面打了一桶水上来,让我感觉很诧异,他大半夜的打水干嘛?

    接着,他将所有的井水,全都倒进了一口大锅里,然后开始添柴生火。

    他的动作虽然不自然,可看得出来,他对此十分熟练,真是搞不懂这家伙究竟在搞什么。

    接着,李麻子就对着那口井,嚎啕大哭起来,哭完了之后就又开始笑,那场景要多吓人有多吓人。

    我深呼吸一口气,决定还是先把李麻子给叫醒再说。

    不过,我刚靠上去,李麻子就捂住肚子,开始痛苦的打滚。

    他的表情很痛苦,好像正经历着一场生死折磨。可诡异的是,他的嘴巴张的大大,明显想要尖叫,但喉咙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我被李麻子给吓坏了,忍不住倒退了两步。

    李麻子在月光下痛苦挣扎了一会儿,便强忍着爬起来,然后用毛巾,在锅里的开水上沾了沾,之后捂住了裤裆,轻轻的擦拭着。

    他全身都在使劲儿,将力量全都集中在了下半身。努力了好长时间,他忽然全身放松下来,躺在地上大喘着粗气,好像刚刚完成了一项艰难的运动。

    而我却看的目瞪口呆,因为我终于搞明白他在做什么了,他在给自己接生!

    对,就是接生,刚才刚才那一系列动作,分明就是孕妇分娩时的情况。

    现在分娩完成,李麻子自然是没有力气了。

    看到这里,我的大脑忽然灵光一闪,我似乎知道,那只绣花鞋究竟是什么东西了。

    莫非就是传说中的‘子母肉印’?

    既然搞明白了绣花鞋的来历,也没必要让李麻子继续折腾,因为这时李麻子已经摸出了剪刀,准备给自己‘剪脐带’。

    我当即就跑进屋子里,将李麻子家的色拉油给搬了出来,全都倒在了他的脑袋,以及那只绣花鞋上。

    因为爷爷曾告诉我,子母肉印,其实就是孕妇的怨念。那些孕妇十月怀胎,却因为生不下孩子难产而死,临死前的一口怨气是很难消散的,往往会被吸附在随身的衣服鞋子中。

    这些沾染了怨气的衣物,就被称之为:子母肉印。

    但凡接触了子母肉印的人,都会患上一种奇怪的梦游症,重复着孕妇生前的事情。比如洗碗,洗衣服,生孩子等等。

    虽然不伤人性命,却往往能把人搞得精神分裂。

    想要治子母肉印并不难,这东西最害怕的就是油,只要浇上一盆油,梦游症患者就会立刻苏醒。

    等我做完这一切,李麻子果然清醒了,嚎啕大哭的从地上爬起来,连滚带爬的就要离开那口井。

    我连忙追上去,把李麻子给拦住:“李麻子,安静点,没事了!”

    李麻子这才没有那么惊慌,一把抓住我的胳膊说道:“张家小哥,你肯定知道怎么对付这只鞋子,对不对?妈的,刚才我竟然觉得自己是个分娩的孕妇……”

    我一脸严肃的对李麻子说道:“李麻子,听我说,你碰到的这东西叫子母肉印,是一种很邪的阴物。我现在还不能确定,你去给我弄点母乳和橄榄油来,不要多,三十毫升五十毫升就行。现在就去,再晚我恐怕就来不及了。”

    李麻子听我这么一说,当即就傻了眼:“橄榄油超市就能买到,但母乳你让我上哪儿去弄?我又挤不出来。”

    我急的好像热锅上的蚂蚁,这李麻子却还有时间跟我开玩笑。我当即就怒了,说找不到就别找了,老子还不愿意管这件事呢。

    记住,半个小时之内找不到,就算是我爷爷亲自来都摆平不了。

    李麻子看我这表情,也知道了事情的重要性,二话不说扭头就跑了出去。

    我则赶紧走进屋子,李麻子的儿子已经醒了,一脸恐惧的望着我。

    我毫不犹豫的解开捆在他身上的绳子,说道:“去人多的地方,今天晚上不要回家。如果明天不见我和你父亲,千万别找,我们会回来的。”

    李麻子的儿子也知道这几天发生的怪事,看我表情严肃,他也给吓坏了,哆哆嗦嗦的不断点头。

    送走李麻子的儿子,我抓紧时间在屋子里找到了另一桶色拉油,把口子剪大了之后,就将那只绣花鞋丢进了油桶里。

    我仔细的观察着绣花鞋,发现绣花鞋上的红色在一点点的褪去,而金黄的色拉油,也逐渐变成了血红色。

    我倒吸一口凉气,如果这只鞋子真是子母肉印的话,我未必能收拾的了。

    我一直蹲着观察绣花鞋,绣花鞋泡在食用油里面,一动不动。周围静的可怕,我甚至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跳的声音。

    十分钟过去了,二十分钟过去了,二十五分钟过去了,院落中依旧没传来李麻子的声音。

    我心急如焚,前半个小时,应该没啥问题,可再过半个小时,这桶油未必能治得住绣花鞋!

    我心里把李麻子的祖宗十八代给骂了个遍。眼瞅着半小时就要过去了,而在最后三分钟,李麻子终于回来了。他累的上气不接下气,一进来,就把一个饮料瓶子和一壶橄榄油递给我:“他妈的,累坏我了,现在还来得及吧?”

    我哪里还有工夫理会李麻子?当即就将橄榄油和人奶倒在一个脸盆里,简单的搅拌了一下,然后把绣花鞋放在里面泡。

    说来也奇怪,当绣花鞋丢进脸盆的瞬间,脸盆里的液体竟沸腾了起来,咕咚咕咚的冒泡。

    那只绣花鞋,在沸腾的液体中上下翻滚,就是不沉下去。

    李麻子看傻了,目瞪口呆:“这……这他娘的是什么情况?”

    我手掌心都出了汗,视线一刻不敢离开脸盆。

    直等到最后,液体不再沸腾,那只绣花鞋也终于沉了下去,我这才算是松了口气。一屁股蹲在地上,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成了。”

    李麻子松了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好个屁。”我白了一眼李麻子:“这个法子只能压它一时,却压不了它一世!过不了十天半个月,这绣花鞋又得闹腾,到时候你搬家都没用。”

    李麻子傻眼了,连忙问接下来怎么做?

    我深呼吸一口气,说道:“先确定一下这到底是不是子母肉印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