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大宋包三黑 > 第三百零五章 逃窜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零五章 逃窜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刚从地上爬起来的包拯被贼人激怒了,贼人这一箭接一箭的射差一点儿就要了包拯的命。包拯如今只有一个想法,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包拯扯过来救援他的士兵马鞍上的弓箭,回头寻找目标,跑在最前边的杨雄首当其冲。包拯一箭射向杨雄的后脑。这时正努力控制受伤战马的杨雄没有一点儿察觉。好在跳跃的马匹救了杨雄一命,当利箭飞来时杨雄的马正好一跳,这让杨雄的脑袋逃过了一劫,利箭一下子插在了杨雄的后背之上。杨雄痛的大叫一声,紧紧抓住了马鞍。还好他战斗经验丰富知道这时无论如何也不能从马背上掉下来。

    杨雄迅速的判断了一下形势,觉得与他对战的那个人是个高手,自己又受了伤,现在已没有了取胜的可能。杨雄催马就向来路逃了回去。

    杨雄的选择是十分正确的。因为不但他受了伤,跟他一起冲过来的贼rén miàn对张龙赵虎等人时也没有占到便宜。张龙赵虎为参加武举是下过苦功夫的。骑马作战更是他们的强项,他们带领的那些士兵也都经过他们严格的训练,并且有组织有配合,一个照面贼人大部分就被砍下马来。余下的一看事不好,同杨雄一样转身逃跑了。

    “回车队那边。”包拯骑上士兵拉过来的马大声命令着。

    车队那边的形势比这里还要危急,如今吴波生死不明,一同遇袭的还有几个官军的军官,车队那边如今已不知道听谁的指挥为好。贼人们在周围呐喊着,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冲下来。

    听到包拯的命令展昭等人放弃了对杨雄的追击,跟着包拯迅速的返回到车队之中。

    “摇旗,吹号,列队迎敌。”包拯一到车队中就对着一个好像是士兵头目的人下达了命令。

    包拯其实也不明白军队遇到这事时应怎么办。但他知道这时候关键要让士兵收到统一的命令。

    那小头目正六神无主之时,听到了包拯的命令,抬头一看还真是一位大人。大宋始终在压制武人,士兵一见是带队的文官发令,自然是要遵从的。

    士兵平常的训练起了作用,一阵鼓号声传出,混乱的士兵队伍稳定了下来,按照平时的预案找到了自己应在的位置,在车队的周围形成了防御阵形。

    车队之外贼人的鼓噪声逐渐小了。贼人发现官军并没有溃败,更主要的是他们已知道发动突袭的那些高手失败了。官军有了统一的指挥,对于结成阵势的官军贼人们可没有强攻的胆量,一窝蜂的逃了个干净。

    “派人搜索周围贼人的去向。立即去救吴将军。”包拯接连下达了命令。

    吴波的侍卫丧失殆尽,现在吴波生死不明,包拯当即派人到遇袭地点去找吴波。

    没一会儿的功夫吴波被抬了过来,只见他胸口插着一支利箭,万幸的是还有一口气在。

    包拯急忙让军中的郎中为吴波诊治。同时命令全军戒备防止贼人的突然袭击。

    包拯命令车队收缩防守,一会儿派出打探的人回来报告,附近没有发现贼人,想那贼人已经逃窜了,大家这才松了一口气。可包拯也不敢大意命令车队小心的移动到有利防守的地方建立起了营寨,然后派人到近处的官府救援,整个队伍这才真正的安定下来。

    包拯回到自己的帐篷中,脱下破破烂烂的外衣,费力的扒下里边的胸甲,这才看到自己受到了什么样的打击。胸甲的肋部有一条长长的口子,有的地方已将钢板划透,再深一点儿包拯就要被开膛了。在胸甲的背后清清楚楚的显示出四个洞,那是穿透了一半的箭头掉落后留下的。幸亏有了这应急的胸甲,要不然这上面的任何一处伤都能让包拯去见阎王。

    “还不错。”包拯敲敲胸甲,听它发出清脆的金属声音。经过几次生死的考验,包拯已变得十分豁达了,能够平静的面对各种风险了。科技的发展果然能救命,这优质的钢材提高了防御能力。包拯觉得这种铁罐头式的铠甲就算是通过了实战考验,以后有机会也要弄出一支从头到脚都包裹在钢铁之中的骑兵出来,看看大宋的敌人见到这种骑兵时什么反应。

    包拯换了一件衣服马上去看那些受伤的士兵。包拯以前生活的世界,关心士兵做为将领的一种美德已被广泛宣传。包拯当然不会丢了这个传统。

    这次受损失最大的要算是吴波的侍卫了。他们和吴波一起中了埋伏,后来贼人又冲过来一阵砍杀。这使得侍卫死伤过半。还有就是展昭带过去营救包拯的人也有损失,他们与贼人对冲时有几个人受了伤的,还好没有人牺牲。包拯在伤员中间走了一圈,对他们好言安慰了一番。

    吴波被安排在一个单独的帐篷之中,包拯过去时军中的郎中正在那里愁的直转圈。

    “包大人想想办法吧?吴将军可能快不行了。”郎中见包拯过来,也顾不上行礼急切的对包拯说道。

    “吴将军的伤很重吗?”包拯关心的问。

    “吴将军被利箭射中了前胸。虽然他穿着铠甲,箭还是将甲胄射透插进了他的前胸。我们已将他的衣服剪开,箭杆也剪断了,可箭头还在他身体上。吴将军浑身发热,处于昏迷状态,还没有省过来。”郎中愁眉苦脸的说道,他对这种伤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为什么不将箭头拔出来?”包拯记得治疗箭伤都是先将箭头拔下来再包扎的。

    “吴将军伤在前胸,箭头拔下来会造成大出血,如果血流入脏腑,人就活不了多久。可要是不拔下来高热不退,同样也是很危险的。”郎中对吴波的伤感到束手无策。

    包拯走到吴波的病床前,只见他双眼紧闭,面色潮红,用手一摸可以感觉他身体滚烫。很明显吴波的伤已经有了感染迹象。如果不及时清理,很容易引起败血症危及到生命。

    “拔掉箭头时难道不能用血管钳夹住血管,然后缝合伤口吗?”包拯曾为土匪们做过手术,知道一些疗伤的常识。

    “那血管还能夹住?这么深的伤口怎么缝合。”对于包拯所说的治疗方法郎中根本没有听说过。

    “能不能将吴将军转移到其他的地方治疗,或者是请别的郎中过来做手术?”人命关天,包拯也顾不上郎中的面子了。

    “箭头还在吴将军的身体里,如果移动他的话会很危险。我在军中这么多年,伤口在这个位置的,我还没有见哪个郎中能拔出箭头而救活人命的。”郎中很是沮丧,他倒不是为自己的面子问题而是真没见过有郎中能将这种伤治好。

    “看来只有我亲自动手术了。”包拯摸了摸吴波滚烫的身体说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