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大宋包三黑 > 第二百七十六章 比试的结果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七十六章 比试的结果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第二天一大早上朝的大臣们特别兴奋,每日里枯燥的工作让他们感到很无聊,终于有两个臣子在皇帝面前打了赌,而且赌上了自己的名誉,这韩显符也是拼了,包拯现在十七岁,而韩显符已经七十多岁了。如果不是司天监特别需要他的学识的话现在他早应该回家颐养天年了。不过大臣们更愿意看到的是包拯丢脸,包拯年纪轻轻不知轻重,来到京师没几天就弄倒了好几个大臣,大臣们兔死狐悲,都希望包拯能输。

    整个朝会进行的很顺利,大家很有默契的在所有问题上都没有胡乱的纠缠。问题都讨论完了时间还很早,大家都抬眼望向皇帝,打赌的事是皇帝认可的,所以什么时候开始还得皇帝批准。

    “去司天监。”皇帝明白了大臣们眼神的意思,难得君臣有如此的默契。

    “陛下我请求带上一把椅子。”这时包拯跳了出来对皇帝说道。

    “带椅子干什么?”皇帝随口问道。

    “一会儿拜师的时候我要坐。”包拯很坦然的回答。

    听了这话韩显符气的胡子直抖,这谁输谁赢还没定呢包拯就想等着韩显符拜他为师。

    大臣们心中更是不满,这包拯在皇帝面前说话也太随便了,大家都等着皇帝生气申斥包拯。没想到皇帝却不以为异,“带上一把椅子。”皇帝还真让内侍多带了把椅子跟了上来。

    皇帝到司天监,应当是司天监的荣耀。说明皇帝对司天监很重视。

    可今天韩显符却高兴不起来,皇帝不是来视察司天监的工作的,而是来看比试结果的。皇帝同意了比试至少说明他对司天监的工作是不满意的。要不然也不会用这么贵重的国家重器同包拯随便做出来的座钟去比试。只有赢了这场比试才能赢回皇帝的心。

    皇帝带着君臣来到司天监,在安装有铜浑仪的广场上停了下来,内侍拿来桌椅在前方摆好,皇帝坐在伞盖之下,大臣们按照品级有秩序的站好。

    为了显示公平,昨天皇帝就派了内侍守护神在浑仪和座钟的旁边。即便是韩显符也被告知不能靠近。所以现在谁也不知道这结果是什么样子。

    内侍递上茶水,皇帝慢慢品着。大臣们只有站在太阳底下的份了。

    “韩大人有把握能赢吗?”靠近韩显符的大臣小声的问道。

    “没问题,我们司天监代表了计时的最高水平,没想到我这么大岁数了还要收个笨徒弟,真不让省心啊。”韩显符故意大声的说,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听到。

    包拯周围一个人也没有,他往那里一站大家都自觉的离他远一点儿。他孤零零的站在那里抬着头像是在观察太阳。

    日晷上指针的影子不断的移动眼看就要到了昨天记录的那个时间。

    “去看看,他们的计时有多大的误差。”皇帝向身边的内侍说道。

    内侍一溜小跑的前去观察了。

    然后跑回来,对皇帝汇报道:“韩大人的浑仪大概差了一刻的时间。”

    内侍的声音很大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了。

    韩显符听后一颗心放了下来,看来这浑仪运转正常,十二个时辰有一刻钟的误差,已是很了不起的精度了。每天只要稍加调整就可以准确的显示天象了。这已经是大宋朝所有计时机械里最精确的了。

    韩显符用挑衅的目光望着包拯,想看当内侍报出那破座钟的误差时包拯的表情。

    那内侍却没有继续说下去。

    “包拯的座钟误差是多少?”皇帝有点儿不耐烦了,催促着。

    “小的无能,看不出包大人的座钟有多少误差。”内侍回答道。

    “什么叫看不出有误差,难道你不认得那座钟上指针的意思。”皇帝更不高兴了。

    “回禀陛下,包大人那座钟的指针指在了和昨天相同的位置,所以我看不出有什么误差。”内侍急忙回着皇帝的话。

    “啊,没有误差,这不可能,我去看看。”内侍的话韩显符听到了,但他不相信,怀疑是不是那内侍得了包拯的什么好处,从中做了手脚。所以也顾不得皇帝在场,直奔着座钟所在位置跑了过去。

    内侍回来禀报,韩显符再跑过去,座钟的指针已离开了昨天做上标记的位置,但并没有离开多少。韩显符在昨天就已弄明白了这座钟的时间是怎么显示的,从钟上现在显示的时间看,刚才内侍查看时确实就没有什么误差。

    韩显符整个人都愣在了座钟的前面。包拯使用了什么魔力用这么一个小小的盒子就能准确的计时。他现在就有一种将这座钟拆开来研究的冲动。

    “韩大人怎么样了?”大臣们见韩显符站在座钟前半晌没动,怕他这么大岁数了会发生什么意外,于是大声呼喊着。

    韩显符这才回过神来,一步步走回到大家的面前,脸上露出了苦涩的笑容说道:“我输了,我拜包大人为师,包大人请上座。”说完他来到了摆在那里的椅子近前,恭恭敬敬的站在那里。

    “拜师之事只是一句笑谈,当不得真。”包拯急忙推辞道。

    “我拜包大人为师是真心的。包大人大才,利用如此小巧的装置就能精准计时,如果能将这座钟与天文仪器结合起来,定能将天象观测的更加准确。还望包大人不吝赐教。”说完他对着包拯也规规矩矩的鞠了一躬,算是行了拜师礼。

    韩显符的一番话说的特别真诚,让包拯一时不知说什么是好。

    “韩大人坦荡的心胸真是令人佩服,包拯也就是有点儿小聪明罢了,韩大人有空可以多和包拯聊聊,看司天监的仪器有什么可以改进的地方,然后让户部拨钱,建造一批新仪器。”大臣们听着皇帝的话心中很不是滋味,能被皇帝说有小聪明已很难得,还让司天监的人问包拯仪器有什么要改进的地方,也就是皇帝认为包拯比整个司天监的人都强。

    “微臣记住了,一定多向老师请教。”韩显符倒认准了包拯这个老师。包拯在一边哭笑不得,自己怎么总有收老头做学生的命,上次在天长县收了一个上了年纪的教谕做学生,现在更夸张竟然又收一个七十多岁的司天监生做徒弟。这徒弟可该怎么个教法。

    “通过这次比试充分说明了座钟是准确可靠的。今后你们上朝的时间就以座钟上显示为准。大家不要迟到啊。”真宗皇帝大方的对君臣说道。也等于宣布这场比试包拯取得了最后的胜利。shǒu jī用户请浏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