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大宋包三黑 > 第二百七十四章 时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七十四章 时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包拯与工匠共同努力下制造好了一台座钟,这台座钟即便是不看里边的结构,光外形也可以称之为艺术精品。

    包拯给出了座钟的大致造型,而细节之处则交给了那几个老工匠,包拯怕自己从后世抄袭来的样式不符合大宋人的审美习惯。

    那几个老工匠不愧是工艺大师,没用多长时间就设计好了座钟的造型和上面的纹饰。包拯一看艺术果然是想相通的,工匠们设计的样式放在后世也可以称的上美轮美奂。除一些细节外与后世的艺术品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座钟的外形确定,包拯命令工匠用最好的红木当材料,上面镶金嵌银,在座钟的表盘上还安装了玻璃作坊刚刚试验成功的成块的透明玻璃,里边白银做成的数字。黄金做成的指针看的清清楚楚。这也太奢侈了。如果这东西能保存千年的话,古玩市场的人见了会不会疯掉。到宋朝这么长时间了,包拯的脑子里有时还会自然的想起千年之后的事情。

    这样做成的一台座钟,即便不沉积千年的岁月,在现在也是很值钱的了。不过包拯想到这座钟将来要面向的市场和客户,他不觉得这样弄有什么奢侈的了。

    座钟虽然很贵,包拯还是决定送给皇帝一台。

    赵允升听包拯说所做的东西成功立即就跑到了包拯的住处。

    “不错,这个xiāng zǐ做的不错,我向皇帝要来的工匠手艺果然不错。”赵允升围着座钟转了一圈兴奋的夸奖道。

    “什么xiāng zǐ,这是座钟,是计时用的。要光是xiāng zǐ皇帝会看上眼?”包拯对赵允升的没文化表示了鄙视。

    “计时用的,还真是,这上边有转动的指针,不过你怎么不标上时辰,上面是什么鬼画符。”在宋朝如今已有计时用的浑仪,浑仪不但能观测天象,上面还有现代钟表一样的一个指针在圆盘上转动指示时间,只是圆盘上刻的是甲乙丙丁等十二个时辰。

    赵允升做为皇室成员是有机会见过浑仪的,所以他对包拯座钟上指示时间的方式并不陌生。

    “这是包氏数字,这是一,这是二”包拯只好为赵允升讲解着普通数学知识。

    “你费这么大劲干什么,直接标上十二个时辰不就行了。”赵允生显然不是个好学的学生,光想着怎么能偷懒。

    “我愿意行吗,你仔细看我这包氏数字是不是书写起来更方便。”包拯推广着新式的数字写法。

    “写起来确实简单多了。这字是你发明的?”赵允升拿起笔试着写了几个包拯教给他的数字,感觉确实很简单。

    “这当然是我发明的,所以我不但要卖钟,而且还要让大家都知道我发明的这套数字写法。”包拯坚定的要将这些数字标上自己的名字,反正原先这些数字的名字就不正确。

    “这个叫座钟的东本确实不错,先送给我一个。”赵允升看着表盘上不断转动的指针,下边不停晃动的钟摆越看赵喜欢。

    包拯赶紧拦在赵允升面前,好像怕他当场将座钟搬走一样。“不行。这个我已决定要送给陛下了,并且你还要想办法让皇帝将这座钟放在皇宫大殿的门口,今后大臣们要按上面显示的文字来确定上朝的时间。”

    “送给陛下没问题,不过你的座钟计时有准吗?这大臣们上朝的时间可是个严肃的问题,如果时间不准可会出乱子的。”赵允升收起了笑脸严肃的说道。时辰的确定对于一个王朝来说可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

    “没问题,我这可是现在大宋最准确的计时工具。你让陛下放心用吧。”包拯打着包票。

    包拯和赵允生立即带着座钟进了皇宫。

    向皇帝说明来意后皇帝命人将座钟抬了上来。

    “你从我这里骗走那么多工匠就是为了做这个东西,这东西卖出去能赚钱?”包拯说要做东西,真宗皇帝认为至少也应该是同玻璃器物差不多的东西,所以要坚持占有股份,可现在他看到的只是个精美的xiāng zǐ,这东西肯定不会像玻璃那么赚钱,所以他有点儿失望。

    包拯走上前去为座钟上好弦,让下边的钟摆开始摆动,表盘上的指针立刻转动了起来。“它叫座钟,是个计时器。”包拯指着座钟,详细的向皇帝介绍着座钟的用法。

    皇帝逐渐看明白了上面指针所表示的意思。他对包拯在上面弄出来的包氏数字有些不了解,所以自动将表盘上的数字转换成了十二个时辰,已能大概看出上面所表示的时间了。“不错,很是精巧,看来你是花了一番心思的。只是不知你们这个座钟每天会有多少误差。”

    古代的计时方法都有很大误差,每天要是差上十几分钟已经是很精确的事了。真宗皇帝将包拯的座钟当成了一件玩物,并没有报太大的希望。

    “我的座钟十分准确每天的误差几乎难以察觉,要十几天才需要校对一下时间,所以我请求将这座钟放在皇宫大殿的门口,方便大臣们准时上朝,也为我们的座钟做个宣传,好让他们每人也买一个放在家中。这样大臣们就不会为了上朝不迟到而早早的到大殿外等侯了,这是很辛苦的。”包拯摆出一副很关心满朝文武的样子。

    “你没有夸大其词?”真宗皇帝明明白时间对一个王朝的重大作用,大宋就有专门的司天监来观测天象记录时间,可现在大宋最精密的计时工具也没达到包拯所说的准确程度,所以真宗皇帝觉得包拯在说大话。

    “包拯绝对没有说大话,要不是第一次做,我们还可以将这座钟做的更准确。”包拯极力的向皇帝保证着。他说的也是实情。包拯的作坊第一次做钟表,受到工匠们的熟练程度和材料的限制,并没有达到座钟的最高精确度。不过包拯说几天校对一下时间也没有多夸张。

    真宗皇帝并没有立即表态,而是说道:“好吧,让我想一想再决定是不是用它来计时。”

    包拯和赵允长只好退了出来,到了殿外包拯顾不得赵允升王爷的身份狠狠的瞪了赵允升一眼,说好的劝真宗皇帝将座钟摆在大殿外,赵允升到了那里却一言不发。

    赵允生明白包拯的意思,脸上微微一红说道:“我对你那个座钟的准确性没有把握。”

    “你没有,我有。”包拯气呼呼的走了。

    第二天一早,包拯又随着上朝大臣们的队伍来到了皇宫大殿之外,他一边走一边四处张望着,他在看皇帝有没有将座钟摆在了大殿之外。shǒu jī用户请浏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