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大宋包三黑 > 第二百五十九章 我姓赵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五十九章 我姓赵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包拯在为灾民们今后几个月的生计担忧,平阳郡王赵允升却告诉包拯他看到现在各地粮店中粮食充足,连地里的粮食都长势良好,根本不用为灾民吃饭的事而担忧。

    “王爷都到哪里去看了?”包拯根本不相信河北西路还有这样的地方。

    “我这些天可一点儿没闲着,每到一个地方都要到受灾的民众那里去看看情况。所以我对灾情是很了解的。”赵允升很有些骄傲的说道。这些天他放弃了在开封的安逸生活,四处奔波他觉得自己已经很伟大了,为了百姓吃了这么多的苦,比其他的皇亲国戚要强的多了。

    “王爷你被骗了。”包拯十分肯定的说道。曾经在后世生活过的包拯太知道那些官员是怎么欺骗上面的大领导的。在那个咨讯十分发达的年代都可以将大领导骗的一愣一愣的,更别说老古代这种相对封闭的社会了。

    “怎么可能,我每到一地都是直接去见灾民的,而且还有官员陪同。”赵允升还是不太相信包拯的话。

    “越有官员陪同,越看不到实际的情况,现在这些官员已经养成了习惯,一级骗一级,一直骗到皇帝那里。”包拯虽然当官的时间不长,可官场的生态还是明白一点儿的。

    “我从来也没有骗过皇帝。要知道我姓赵。”赵允升十分郑重的对包拯说道。赵允升说的是实话,他确实以姓赵为荣,他认为如今是老赵家的江山,他所做的一切要对得起列祖列宗,所有一切都是在为自家人干活。

    “王爷你要想知道现在受灾百姓的真实情况,你可以在不显露身份的情况下跟我到处走走,不过那样王爷要吃些苦了。”包拯明白了这个郡王自小就生活在王府的深宅大院之中,根本没见过百姓的生活是什么样的。这次主管赈灾又被那群官场中的老油条骗的死死的,现在外边的世界是什么样子他根本就不知道。跟他讲再多的道理也起不了作用。所以只有让他亲眼所见,他才会知道百姓生活现在有多困苦。

    “吃苦我不怕,,你要知道我姓赵,为赵家的江山永固,别说吃苦,我就是搭上性命也在所不惜。”赵允升表现的倒很坚决。

    “那好,王爷可以下一道命令让那知府毛文到栾城县检查一下受灾的情况,我们换便装去那里等着,到时王爷就能看到地方上的官员怎么欺骗上级官员的了。”那栾城县属于真定府管辖,让毛文去检查一下工作没什么毛病。包拯上次去找真定府知府毛文,毛文对包拯提出的问题一点儿也不重视,所以包拯决定让毛文活动活动。

    “这个主意不错,听起来很好玩的样子。”赵允升听完包拯的话来了兴趣。以前他还从来没这么玩过。所以他决定跟着包拯来一次冒险的旅行。

    “来人,传我的命令,让毛文明天到栾城检查灾情。”赵允升对外边的差人喊到。

    “王爷等一下,你应该让毛文后天再到栾城县去。”包拯拦住了赵允升。

    “为什么,我还着急看栾城县知县李忠敢不敢欺骗上官。”赵允升到这个时候还不相信他所看到的一切都是下边的人在骗他。

    “好,那我们准备准备,先到栾城县等着毛文。”包拯这里有一种拐骗无知少年的感觉。这个赵允升年岁上虽然比包拯大了好几岁,可社会经验却少的可怜。

    “来人啊。”赵允升刚一开口喊叫就被包拯拦住了。“王爷咱们是秘密前往什么人也不要告诉。”

    “我的人很忠诚,不会出卖我的。”赵允升觉得自己的手下都是很忠诚的。

    “有些人正是因为忠诚才欺骗的你。”包拯无奈的摇了摇自己的脑袋。这当官的事太复杂。

    “忠诚还骗我?”这事以赵允升的生活经验更难以理解。

    “有些人是对你忠诚所以才欺骗你让你高兴,有些人怕你受到伤害才干一些弄虚作假的事。比如说我们告诉你的随从要去栾城,很有可能就会有人向栾城方面通风报信,让他们加强戒备,以保证你的安全。所以说你们这些人官越大受骗的机会越多。”包拯也很为这些身居高位的人惋惜,本来都是一些很聪明的人,却做出一些老百姓看来愚蠢无比的事情来,实际上他们是被封闭了感观,根本不知道这个世界是什么样的,用一句通俗的话来说就是不接地气。

    “你这个人还挺有意思的,那好,包黑子我跟你走,一切听你的。”赵允升现在已完全信任包拯了。

    “您叫我包希仁就好了。在外人面前我叫您赵公子可好。”包拯心说,怎么能拿人的生理缺陷开玩笑呢,况且这也不能叫缺陷吧。

    “对,我们不能让人知道我们的身份,你是包希仁,包黑子,我是赵允升,赵公子。”赵允升显然没有注意到包拯的怨念是什么。

    包拯对于比自己级别高的王爷也没有办法,只能寄希望他一会儿忘了这个不雅的称呼。

    “走,我们立即就走,看戏要看全套,我要看看这栾城县是怎么迎接知府的。”赵允升反倒比包拯还要积极。

    包拯和平阳郡王赵允升全都换成了平民的服装,连一个随从也没带就出了赵允升的临时住处。包拯知道如果说让这位王爷走着去栾城八成会要了他的命,所以他们在街上雇了一辆带棚的驴车拉着他们直奔栾城而去。

    这一路上赵允升对什么都充满了好奇,不时的掀开车帘东张西望,并向包拯问这问那。可当车子走了一段路,不断的遇到骨瘦如柴衣衫破烂的灾民时,赵允升坐不住了,跳下车来去询问情况。到后来见饥民越来越多,赵允升沉默了。他以前的出行根本遇不到这种情况,在他行走的路上一切有碍观瞻的东西都会被清除的。

    “包拯,是不是这里是受灾最严重的地方?”路上的灾民和赵允升以前所见完全不同,他希望包拯能告诉他这样的灾民只是少数。

    “各地的灾民差不多都是这个样子。这些是还能动自己寻找食物的。有些老弱连外出寻食的机会都没有。”包拯的回答打破了赵允升的幻想。他痛苦的坐在车里不在出声。

    到了日落时分他们已可以看到栾城县的城墙了。

    赶车的把式狠打了拉车的驴子几鞭子,想早些进入城内。可没走多远就不得不停了下来。前面的城门口黑压压的堵满了人,想要进城不是那么容易。

    车把式见半天人群也不移动,等不及到前边打听消息。

    没一会儿就回来了,叹气说道:“等着吧,咱们来的不是时候,说是知府大人过几天要来栾城,现在城门口拦截闲杂人等不让进城呢。”

    “知府要来的消息这么快就传到栾城了。”赵允升当时就吃了一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