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大宋包三黑 > 第二百三十章 护身符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三十章 护身符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好汉饶命,好汉饶命。”吴文摆出了一副摇尾乞怜的赖皮狗的样子,他这样做并不是出于恐惧而是不想让自己受皮肉之苦。

    “你和付斌一起做了什么坏事?”包拯将刀架在吴文的脖子上,吴文不得不跪在了地上。

    “你说的是那个骗子付斌吗?我是和他一起干过一些事情,您指的是哪一件。”吴文说的是实话,他干的坏事太多了,一时真想不到包拯是因为什么找到他的头上来的。

    “骗赵鹏绸缎庄那件事。”包拯不想跟他废话直接说道。

    “那事是我和他干的,我是看上了赵鹏的女儿还想他把女儿嫁给我,不过我没得手,有人替赵鹏还了钱,那绸缎是被付斌骗走了。我赔偿赵鹏损失,二倍的赔。”吴文现在只有一个想法先保住小命再说。

    “吴大官人这么好说话事情就好办了。”包拯拉过一把椅子坐在吴文的对面,刀子仍然顶在吴文的脖子上。

    “我这就派人将钱给赵家送去,以后绝不会找赵家的麻烦。”吴文努力的表现着,这样光着身子和人对话实在是不舒服,他想尽快摆脱这个困境。

    “这个不急,你先将你的这件罪状写下来。然后我们还有正事要办。”包拯将准备好的纸笔放在了地上。

    “我写,我马上就写,你不要伤害我。”吴文表现的十分听话,爬在地上,一笔一画的开始写他的罪状。这吴文还真读过几天书,没用多大功夫就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写了下来,并在上面签字画押。

    包拯拿过来看了看,感觉还算满意,这吴文能够自己将事情写清楚已经很是难得了。

    “你不怕我拿着这供状报官,将你送进大牢之中。”包拯看完呈文的供状问道。

    “那是我罪有应得。我愿意跟您去衙门认罪。”吴文这是光棍不吃眼前亏,其实他一点儿也不怕去衙门,进大牢,只要不被这个来路不明的人伤害,进大牢并没有什么可怕的,在应天府地面,还没有一个大牢能长时间关住他,只要钱飞知道了,他出大牢只是分分钟钟的事。

    “你别指望钱飞会将你从大牢里捞出来,钱飞马上就要升官,当朝廷的参知政事了。”包拯似乎看透了吴文的想法,直接将事情点明了。

    “是,我不乱想,我愿意在大牢中安分的呆着。”吴文嘴中这么说,心里却另有想法,他在想这个蒙面人是不是脑子不好使,听那话他明知道自己与钱飞的关系,却说钱飞升了官不来救自己。钱飞当知府时已无人敢惹,要是真当了参知政事,那可是朝廷里的大官。想从监狱里捞个人出去,不是更容易了吗。

    “知府大人眼看就要飞黄腾达了,知道他底细的人都要死。”包拯的刀从吴文的脖子处向下滑动,滑到了吴文的胸口附近。

    “等等。”吴文急忙求饶,他感觉这气氛有点儿不太对。这几年来他虽然发了大财,可更多的是为钱飞捞钱,并将钱飞的钱洗白。他还指望着钱飞升官,他好发更大的财呢,可现在看来钱飞并不是这么想。

    “别怕,我不会在这里弄死你的,你大小也算是应天府的名人,在这里不明不白的死了总会有人要追查的,最好的办法是将你送进应天府的大牢之中,应天府的大牢死个把的犯人不是什么新鲜事,特别是你这种罪状确凿的犯人,死了也就是少了个骗子,没人会同情你的。所以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将你送到应天府的大牢之中。”包拯扬了扬手中吴文的供状说道。

    “求你了,我给你钱,你放过我吧。”吴文感到事情有点儿严重了。这人的话不能全信,可也有这种可能,还是不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为好。

    “你的钱我可不敢要,你都这么有钱了,说死就死,我还想好好活着呢。”包拯拿起刀在吴文的脖子上比划了几下子,锋利的刀刃在吴文满是肥肉的脖子上划下了几道血痕。

    “别动手,你是不是钱知府派来的?我要见钱知府,把话说明白,我是不会出卖钱知府的。”吴文快速的把事情前后想了想他开始怀疑包拯的身份了,这个人根本就不是为那诈骗案来的,只是想拿到把柄把自己送进大牢,在大牢里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

    “你认为钱知府会听你解释吗?”包拯冷冷的说道。

    吴文刚燃起的希望破灭了,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他可与钱飞接触了这么多年深知钱飞的为人,在人前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可背后却心狠手辣,听不得别人的解释。

    “看你那小胆子,男子汉大丈夫一点儿出息都没有,我跟你说了这么多就是为了不让你马上死。”包拯望着吴文不屑的说道。

    “你这样做是为了什么?”吴文看到了希望。

    “你跟着钱飞这么多年,应该没少为钱飞卖力气,到头来却落得难逃一死,如果我按照钱飞的要求将你送进大牢,在牢里找机会弄死你,我也成了知道钱飞秘密的人。我能有什么好下场。”包拯做出一副兔死狐悲的样子。

    “为什么告诉我这些?”吴文有点儿不相信包拯说的话。

    “我是为了活命,我要从你这里拿一道护身符。你把钱飞命你帮着贪污的事给我写成供状。我远走高飞后,安全无事也就罢了,钱飞如果追的太紧,我就将这些供状交给朝廷,来个鱼死网破,当然我轻易不会这么做,最后怎么样还要看钱飞怎么做。另外你这么多年给钱飞捞了不少不义之财,应该知道钱飞将这些钱放在了什么地方,我去弄点儿带上。拿这个钱比拿你的钱都安全,我敢相信钱飞不会傻到喊自己贪污的钱被盗了。”包拯用脚将纸笔向吴文踢了踢,示意吴文按要求将供状写出来。

    吴文拿起笔犹豫了,他不知道包拯的话是真是假如,这供状一写他也就将钱飞彻底得罪了,既然以前钱飞没有弄死自己的打算,知道这件事之后也不会轻易放过他了。

    “怎么,你还有选择的余地吗?你不想我现在就弄死你吧?”包拯加大了刀子压在吴文脖子上的力度,血顺着他的脖子流了下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