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大宋包三黑 > 第二百二十八章 真相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二十八章 真相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包拯跟着付斌来到了藏脏物的地方,顺利的找到了那批被骗走的绸缎,既然东西找到了,包拯开始想办法脱身。他以回去找人来搬东西为由准备离开。

    “既然来了,就别想走。”付斌奸笑着堵住了门口。

    “你要干什么?”包拯装出十分惊慌的样子向付斌说道。

    “小子,怕了吗?刚才不是胆子挺大的吗?还有胆来骗老子。告诉你,我从一见到你的面就知道你不是这条道上的人。长得这么细皮嫩肉的又斯斯文文的还一股子酸腐文人的味道,谁会相信你是干这一行的。你连个商人都不是吧?”付斌得意洋洋的说道。

    “你不信任我还带我到这里来。”包拯一付计策被识破很不甘心的样子。

    “带你到这里来是因为你蠢。我识破你的诡计后开始只想着你是官府的探子,想设计抓我,我一心想着怎么脱身。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傻,骗人还带那么多的银子。这肥肉都送到嘴边了,不吃下去是不是太对不起你们了。”付斌说完放肆的大笑起来。

    “我不是官府派来抓你的,我只是想帮朋友找回绸缎。这样吧,你放我走,绸缎我们不要了。”包拯一边说一边紧张的向门外张望着。

    “想得美,到这里还想离开,别向外看了,你的帮手早就被我给甩掉了。他们找不到这里来了。我看你也不是官府的卧底,官府很吝啬的,不会拿出这么多钱来当诱饵。,你不是官府的人更好,我还怕得罪了官府他们跟我没完没了呢。这下我更不用害怕了。乖乖的将身上的银子交出来,我关你几天,将东西卖了,我就可以远走高飞了。到那时你就可以回家了。”付斌得意的打着如意算盘。

    “别这样,钱和东西我们都不要了,你现在就放我走好吗?”包拯也边说边从怀中掏出银子包拿在了手中。

    “少废话,想走没那么容易,好好的听话,到最后没准留你一条狗命,不老实让你小命不保。”付斌恶狠狠的说道。

    “付斌,我劝你对我客气一点儿,我虽然从外乡来,既然能找到你也是有所倚仗的,你们这里的吴文吴大官人是我的朋友,你要是对我不利,吴大官人是不会放过你的。”包拯一副色厉内荏的神情。

    “吴大官人,吴大官人会因为你跟我翻脸,我看你是在说笑话,少拖延时间,把钱交出来。”付斌有些不耐烦了。

    “放我离开。”包拯带着一副要哭的表情向门口走来。

    “站住。否则我要了你的命。”付斌见包拯要跑,也急了眼,伸手从衣襟里拿出了一把匕首,用刀尖指向包拯说道。

    “你不是要钱吗,给你。”包拯举起了手中的银子包向前走来。乘付斌一愣神的功夫将银子包重重的砸在了付斌的脸上。

    付斌一下子被砸了个七荤八素,眼前直冒金星,鼻子被砸破血顺着鼻子流了下来。

    包拯得势不饶人,向前进了一步,抓住了付斌拿刀的手腕,用力一拧,付斌手中的刀就掉在了地上。

    还没等付斌痛的喊出声来,包拯已进步到了他身前,抬起左腿用膝盖向付斌的小腹猛的一顶,这一膝顶的有点儿靠下,差点将付斌弄的断子绝孙。

    “啊,痛死我了。”这时付斌才大叫出声来。一下子跪下倒在地上了。

    为了安全起见,包拯一手抓住付斌的肩膀,一手抓着付斌右手用力向后一掰就将付斌的右手卸了下来。

    接下来对待付斌的左手如法炮制。付斌的两条手臂都软绵绵的垂在了他身体的两侧。由于疼痛冷汗顺着付斌的脸上就流了下来,他跪在地上想站都站不起来了。

    包拯这时倒不着急了,坐在了炕沿之上看着付斌问道:“我身上现在还有酸腐文人的味道吗?”

    “没有了,没有了。”付斌急忙答道,心里这个后悔,刚才在客栈觉得不对起身逃掉不就完了吗,自己是怎么瞎了眼看眼前这位煞神细皮嫩肉还斯斯文文的。

    “那我们现在可以谈谈了。”包拯从炕边站起来走到了付斌的面前。

    “有话您尽管问。”付斌这时倒是一副十分乖巧的样子。

    “赵鹏绸缎庄的绸缎是被你骗走的吗?”包拯逼问着。

    “是,是我干的。”付斌知道这抵赖不了,只能承认了。

    “还有没有人与你同谋?”包拯问道。

    “没有了,这个案件全是我一个人干的。”付斌想要是保住了同伙还有得救的机会。

    “我不喜欢人说假话。”包拯从地上捡起付斌丢在那里的匕首对着付斌的大腿肉厚的地方就扎了下去。

    付斌没想到包拯下手那么狠,刀扎在他腿上还没来得及躲。一阵刺痛从腿上传来,付斌发出杀猪一样的嚎叫。

    “我跟你说过,我不是官府的人,下手没那么多忌讳,刚才一刀是扎在你肉多的地方,如果再不和我说实话,下一刀就扎在你的大筋上,你这辈子就要瘸着腿走路了。”包拯说完将刀子从付斌的腿上拔了下来。付斌本来挣扎着想站起来跑,包拯这一拔刀他又痛的跪在了地上。

    “我说,我说。这事是我和吴文吴大官人合谋干的。”付斌这下真的认栽了,他明白自己遇到硬茬了。冲对方刚才动手的那几下子自己想跑都跑不了,更别说还让人家卸了胳膊,腿上又带着伤。而且对方下手也太狠了,刀子割在肉上一点儿也不犹豫,如果不老实说他怀疑对方会把他用刀子切成一块一块的。其实他不知道包拯经过为那些土匪伤员做手术的训练,现在对满是血的伤口下刀子已没有一点儿心理障碍。

    付斌没办法只好将整个案件的经过向包拯完完整整的讲了一遍。

    原来吴文在应天府横行霸道惯了,自己觉得没什么意思了。有一天吴文偶然的看到赵鹏的女儿赵艳,他觉得这个姑娘与他玩过的女人不同,别有风味,可他恶名在外,如果真的上门找赵鹏让他将女儿嫁给自己当十八房小妾,赵鹏肯定不答应。

    后来有吴文的狗腿子给吴文出了个损主意。吴文找到了骗子付斌,两人一拍即合。付斌用赊货不久就归还的办法取得了赵鹏的信任。然后怂恿赵鹏向吴文借了钱,进了一大笔货,付斌却带了这批货逃跑了,赵鹏弄了个钱货两空。然后就发生了吴文上门找赵鹏讨债的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