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大宋包三黑 > 第二百一十八 民不聊生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一十八 民不聊生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钱飞对堂下应天府的官员问道:“还有谁和他一样不能按时上交赋税。”

    在场的官员没有一个敢再出声了。

    “谁丢我应天府的脸,我就砸谁的饭碗,知府衙门布置的任务必须完成。”钱飞霸气十足的说道。

    应天府的官员们一个面如死灰,不敢出声不敢反驳。

    包拯看那些官员一个个离开大堂,脚步匆匆的向府衙外走去,想来是自己想办法去收那些赋税了。

    包拯找钱飞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心想他既然现在心情不好自己也不要去触这个霉头。包拯没和钱飞打招呼就离开了府衙。

    走出知府衙门包拯在想自己接下来要去哪里。在衙门院墙的转角处一个人影引起了包拯的注意。

    那个人正是崔阳,只见那崔阳只穿着内衣脸对着墙念念有辞。

    “他不会发生什么意外吧?”包拯见到了在府衙内发生的事,知道崔阳肯定会深受打击,怕他会想不开。

    见死还是要救的,不管怎样这崔阳也是条性命,发生意外对大家来说也是不幸,包拯决定拯救崔阳一下。

    “崔大人在这里乘凉呢。”包拯走到崔阳身边在他耳旁突然喊了一声。

    崔阳在知府衙门内被钱飞命人扒了官服,还给从大门扔了出来,他一下子就崩溃了,脑子里边乱成了一团,他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是对是错,他只知道他的一生就这样完了。不但在同僚面前丢尽了脸,而且还丢了官职,十年寒窗的辛苦换来的官职就这么没了,回去之后怎么面对家人。他在那里想是不是要拉下脸来不顾廉耻的向知府大人认错,没准还能保住官位,他对墙念叨的就是:“道歉,不道歉。”时间都过了半天崔阳也没能说服自己。连其他的同僚从身边经过都没有在意。

    “你是?”包拯的一声大喊倒将崔阳从胡思乱想中惊醒了过来。

    “我是包希仁,大中祥符六年曾和崔大人同场参加过进士考试。”包拯刚才听崔阳说过他是大中祥符六年中的进士,所以为了与崔阳套近乎故意说自己也在那一年参加过进士考试。包拯没提自己在察院任监察御史的事,他怕一说自己也是官崔阳反而要保持与包拯的距离了。

    “原来是包老弟,失敬失敬。”崔阳看包拯年岁不大还身穿着百姓的衣服,心想这个包希仁在大中祥符六年肯定是落榜了,不过以他的年纪能中举人也很难得了,将来一旦得中在官场上的前途确是一片光明。

    “崔大人,当年听说你到江宁县任职了,今天怎么搞成如此模样?”包拯明知故问。

    “哎,说来话长,包老弟将来要是当了官一定要记住我的话,上司是不能轻易得罪的。”崔阳觉得自己这一辈子算是完了,对于这个小兄弟能帮一点是一点了。

    “崔兄的话小弟记住了,不知崔兄是否感到有点儿寒冷。”包拯心想就你还给其他人提忠告,刚才和知府大人争辩的勇气哪里去了。

    “这......,我会去找些衣服穿的。”崔阳一愣这才想起自己只穿着内衣。这次人可丢大了,不但让同僚亲眼看见自己被扒了官服,还在知府衙门外像个傻子一样穿着内衣发呆。

    “崔兄随我来。”包拯将崔阳拉到知府衙门旁边一个无人的小胡同,然后对他说:“你先在这里等一下,我去找几件衣服,我去去就来。”崔阳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知道没办法出去见人,只好听了包拯的话,在胡同内躲着,盼望着千万不要有熟人从此经过。

    还好包拯没有用多长时间就回来了,怀中抱着一堆衣服。

    崔阳也不管这衣服合身不合身,拿过衣服急匆匆的穿戴了起来。

    “崔兄穿上衣服真是一表人才啊。”崔阳听包拯说这话只感到十分别扭,可包拯确实是在说夸奖他的话。

    “多谢包老弟,日后相见定当重谢。”崔阳觉得包拯确实给他帮了大忙。要是自己真穿着内衣在应天府走一圈,过几天不知会传成什么样子。

    “崔兄我还没有吃早饭呢,要不你我到酒楼要点儿吃喝酒菜,边吃边聊,能在这里相见也是缘分啊。”包拯想找个地方和崔阳好好聊聊,想弄明白崔阳为什么会同钱飞发生那么激烈的冲突。

    “好吧,这顿饭我请。”崔阳豪迈的说道。可是一摸自己的口袋,脸上又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神情。衙役将崔阳扒的只剩下了内衣,他放在口袋里的钱财和官服一起被抢走了。现在他身上一分钱也没有了。

    “走吧,先填饱肚子再说。”包拯看着崔阳尴尬的样子笑着说道。

    崔阳一大早就赶过来到知府衙门议事,也没有吃早饭,而且突然遭遇这种变故心中郁闷很想和人倾诉一下,于是就跟着包拯来到了不远处的一家酒楼。

    酒楼的伙计见有客人到了,送上门的生意还是要做的,虽然现在不是正时正点的吃饭时间,还是很热情的将二人请到了一个雅间落座,并按他们的要求端上来了酒菜。

    包拯也不客气拿起筷子捡能解饱的菜吃了起来,崔阳则拿起酒壶倒上酒独自喝了起来。

    “这酒没有力量,我家酒坊有一种‘雄风’酒,喝到嘴里会发热,像你这种喝法两杯下去就醉了。”吃了几口菜肚子中有了点儿底,包拯对崔阳说道。

    “醉了好啊,一醉解千愁。有机会我一定尝尝你家的烈酒。”崔阳举起酒杯又喝了一杯说道,心想这包希仁原来是个贩酒的商人。

    “我初来此地,不过早就听说应天府这几年来各方面都蒸蒸日上,深受朝廷的赞誉,崔兄在江宁县任职,想来这里边也有你的一份功劳了。”包拯似乎在找话恭维崔阳。

    “不要提什么功劳,我在江宁县任职这几年没能为百姓做点儿实事我深感惭愧。一切并不像你听到的那样。这几年应天府的百姓苦啊,非但没有什么蒸蒸日上,而是民不聊生。”崔阳的官职丢了也就没什么好怕的了,索性将心中的话都说出来痛快痛快。

    “啊,这又是为何?”包拯故做惊讶的问道。

    “这一切都拜现在的应天府知府钱飞钱大人所赐。”崔阳恨恨的说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