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大宋包三黑 > 第二百一十章 挖坑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一十章 挖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包拯与真宗皇帝的会面是一个成功愉快的会面,双方对会面的结果都很满意。

    对真宗皇帝来说包拯很会办事,主动的将作坊搬到了开封城外,不会耽误为皇帝提供玻璃物品,皇帝还能够靠倒卖玻璃物品来赚钱,补贴皇宫的花费,这种花钱不受大臣们限制的日子真宗皇帝感觉很爽。

    于是真宗皇帝又勉励了包拯几句就叫来陈光,让他带包拯离开了。陈光小心翼翼的一直将包拯送出了很远,他的嗅觉还是很敏锐的,从皇帝对包拯的态度来看,这包拯没准就是大宋政坛的一颗新星,要是乘包拯还没有发达时就搞好关系那可是一本万利了。包拯美滋滋的回到了察院继续对着一堆文书发呆。包拯对这次会面当然也是十分满意。通过这次会面他将建新作坊的事在皇帝那里备了案,而且还是继续为皇帝服务,以后谁要是想找作坊的麻烦就可以抬出皇帝抵挡一阵子了。更为重要的是皇帝允诺包拯到工部要一批工匠,如果能得到这批工匠,包拯觉得比得到一大堆金元宝还要珍贵。这为皇帝服务的工匠个个都是全国顶级高手。获得一个都很不容易,这一下子就从皇帝那时弄来了一批包拯心中早就乐开了花。

    闫棵看着包拯一边看公文一边咧着嘴傻笑气就不打一处来。“笑,笑什么笑,公文有那么好笑吗?只不过被皇帝召见了一次就不知自己姓什么了。这小子刚还说要凭本事吃饭,没一会儿就攀上了皇帝的大腿,这可是一条最粗的金大腿啊。”闫棵不知道自己是对包拯抱大腿的行为不屑,还是觉得包拯可以抱皇帝的大腿自己却抱不到而生气,总之闫棵的心中很是郁闷。

    闫棵一整天都这样因新来的同事包拯而不痛快。好不容易盼到了下午下班时间闫棵也不管其他的人急匆匆的离开了察院。

    闫棵独自一个人走在路上,正寻思着晚上到什么地方找点儿乐子,好让自己开心一下。突然听到后边有人喊:“闫大人,我家老爷有请。”闫棵一听,这察院的监察御史倒成了香饽饽,走到哪里都有人找。喊话的人闫棵认识是丁谓府上的大管家。

    这丁谓虽然比皇帝差了一个档次,可这条腿对闫棵来说也足够的粗。况且丁谓的大腿闫棵早就抱上了。闫棵本来就是丁谓安插在察院中的自己人。

    丁谓派管家来找肯定有要紧的事情,闫棵顾不得自己找乐子了急忙跟着管家来到了丁谓的府上。

    “卑职见过丁大人。”闫棵见了丁谓早就没了浑身的傲气,对着丁谓深深一揖说道。

    “免礼,不必客气。”丁谓摆摆手说道。

    “不知丁大人叫卑职前来有何吩咐?”闫棵满脸堆笑的问道。

    “你们那里新来的御史包拯到任了吗?”丁谓没见过包拯的面可这个名字他已听过多次了。

    “他今天已到了察院报到了。”闫棵很是奇怪,这包拯的能量还真是不小,不但刚到任就有皇帝召见,而且次相大人也这么心急火燎的打听他的情况。

    丁谓也是没有办法,在朝堂之上丁谓好不容易摆平了儿子丁明启惹的祸。那个包拯却一而再,再而三的上书要求彻查那件案子,咬着丁明启不放,说什么也要将丁明启法办。丁谓正在想有什么办法将这包拯收拾了,好让他闭嘴。

    就在这时皇帝却要调包拯到朝中任监察御史,皇帝明知包拯与丁谓过不去还作出这样的决定,这让丁谓有点儿摸不清皇帝的思路,他更不敢轻易的反对了。这才使得包拯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了察院,成为了一名喷人的监察御史。

    丁谓不阻拦包拯入京,不代表着他要放过包拯,他不可见将一颗定时炸弹放在朝堂之上。丁谓有足够多的手段可以自己不动手而将包拯收拾掉。

    “包拯到任后可与什么人有过接触?”丁谓很想知道这个包拯究竟是朝中那一派的人。

    “包拯刚一到察院就被皇帝派太监叫了过去。”闫棵有点儿酸味的说道。

    丁谓一听心想这小子果然是皇帝的人,不知道皇帝这么急火火的将包拯叫去布置了什么任务。看来对这小子更要多加小心了。

    “你看这个包拯怎样?”丁谓还没见过包拯想对包拯多了解一些好想对策。

    “他也就是一个年青无知、轻狂浅薄之人,不知道走了谁的门路,才这么快从外放的官员调回了京师。他爬的倒挺快,爬的越高摔的越狠。”闫棵很会察言观色,他想到丁谓将他找来问包拯的情况,而不是将包拯叫过来直接询问,这说明包拯肯定不是丁谓的人。所以闫棵自由的发泄着对包拯的不满,将包拯贬低了一番。

    “不要小瞧了包拯,能够混到京师来做官都有两下子,不是自己有本事就是背后有人支持。这个包拯我不想让他舒舒服服的当官。我不但要让他摔下来,而且还要让他摔的粉身碎骨永世不得翻身。”丁谓恶狠狠的说,对包拯丁谓是动了真气的,在这大宋朝敢于直接和丁谓对抗的人已经不多了。包拯一个小小的知县却敢抓住丁明启不放,这说明包拯根本没将丁谓放有眼中。这样的事是不能容忍的,不管包拯什么来头,丁谓也要将他打翻在地,万世不得翻身。

    “他这么一个小人物得罪了您老人家,您要想弄死他还不易如反掌吗。”闫棵这时还不忘拍丁谓的马屁。不过他说的也是实话,像御史这种从七品的小官丁谓想要收拾根本费不了什么力量。只要丁谓有话丁谓这一伙的人立即就会有人去办。

    “这个包拯来路不明,好像同皇帝很有渊源,我们要办掉包拯还不能惹怒皇帝,所以我们的人不能直接下手。你看你有什么好办法吗?”丁谓对于皇帝还是十分忌惮的,现在朝堂之上斗争激烈,王钦若当上了宰相对丁谓一伙在朝中的势力是一个很大的打击。丁谓不想因为包拯再让自己的实力受损。

    “我们不动手完全可以借助其他人的力量,这包拯同样不会有什么好下场。”闫棵的脑子很灵活,马上想到了对付包拯的计策。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