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大宋包三黑 > 第一百九十九章 乌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九十九章 乌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天长县县衙的申冤鼓再次响起,包拯包大人升堂问案。

    几个月下来包拯现在已官样十足,对着大堂下边大声说道:“你有何冤情,速速说来。”两旁的衙役也配合着喊着堂号。

    “我没有冤情。”堂下一个长得瘦小枯干的老头回答道。

    怎么又来了,没冤情敲鼓,不过包拯已明白了这其中的套路,他看这下跪的老者,身穿麻衣,头发蓬乱,肯定是个穷苦之人,到了大堂之上难免有些害怕,说辞语无伦次。而这样的人能够下定决心来衙门,定有重大的冤情。于是包拯摆手制止了想要喝问的衙役,和颜悦色的对老头说道:“有什么话,你慢慢说,我不会怪罪你的。”包拯下了决心老头说什么也不生气。

    “我没有冤情,是这乌盆有冤情,是它要告状。”老头见这大人很好说话,胆子大了许多,抬起头来说道。老头这么一说众人这才注意到老头随身带进来了个乌黑色的瓦盆放在了身边。

    本来衙役觉得包大人说的很有道理,跟一个老头儿犯不着生气,准备听老头有什么冤情,可老头的这句话又让衙役们上了火。这一个盆子告的什么状,要不是大人有话,衙役们早就将老头轰出去了。

    “你叫什么名子?”老头提出乌盆包拯想起了点儿什么样于是问道。

    “小人张三,人称‘别古’。”老头在那里自报家门。

    “与众不同谓之‘别’,不合时宜谓之‘古’。”包报听后说道。

    衙役一听这包大人是有学问,什么词都能解释。其实衙役们都是本地人对于‘别古’这个词的意思大家都明白,就是与众不同,用老百姓的话说就是‘各路’,性格古怪的意思。

    看来这个张别古确实与众不同,今天都做怪做到县衙来了,弄个破盆子到县衙来告状,一会儿知县大人一句话,我们一定将这老东西打的屁股开花,让他没事消遣大家玩。

    “谢谢大人为小的解释名字。”张别古被人这么叫叫的多了,今天听包大人一说这名字还有解释,他倒是很高兴。

    “张别古,这乌盆有什么冤情你且说来。”包拯听张别古报出了名字,他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按事情的发展包拯就要因为这个案子倒了霉,丢了官。不过这事来的也太快点儿了吧,包拯这官还没当几个月呢。可既然有人告状包拯就不能不理,况且这里边还确实有冤屈。

    “这乌盆名叫刘世昌,被城外东塔洼烧窑的赵大所害,它特意托我带它来公堂申冤。”张别古说完又转向放在身边的瓦盆说道:“乌盆,我现在已将你带到公堂之上你有什么冤屈可以向大人说了。”

    大堂之内静了下来,衙役们都在侧耳倾听,这要是听到乌盆说话,可是见证了一大奇迹。

    众人等了半晌却没有听到任何声音。这时大家才想起来这老头叫“别古”,善于搞怪,不是他在这里作弄大家。

    “来人,将老人家送到大堂之外。”包拯等了半晌没听到动静,决定还是按套路来看看究竟会有什么结果。按照大宋律,老头这种戏耍公堂的行为可以打五板子,包拯看这老头的小身板,要是打五板子估计也承受不了,于是命人将他送到了门外。

    衙役提着老头连同乌盆一起送到了门外。好在大人有话说是送出去,衙役才没有顺手将老头的乌盆给摔了。

    衙役回到大堂内看着大人,想着大人赶紧宣布退堂,大家好散了,这大白天的让一个老头折腾的大伙跑来跑去真够冤的。

    “你们去拿些烧纸来,一会儿那老者会来要烧纸,烧给门神。”包拯没有宣布退堂,却让衙役准备烧纸,衙役心说没死人烧什么纸,那老头要干什么包大人怎么会知道。这次包大人怕是聪明过头了。不过大人说了不能不去做,不一会儿一个衙役拿过一卷烧纸过来。

    一切准备要了,大家都伸长了脖子向大门之外望去,他们在看包大人的预测准是不准。

    只见那张别古在大门外坐在乌盆旁边,絮絮叨叨半天,竟然没有离开,而是转身又回到了大堂之内。

    这次衙役没吓唬张别古,而是等在那里看他的说法与包大人一样不一样。

    张别古又回到了大堂,已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根本不敢向四周张望,而是直接跪在地上向包拯说道:“包大人,我刚才问了那乌盆,乌盆说了由于大门口贴有门神,乌盆的鬼魂进不来,才不能回大人的话,请大人给一点儿烧纸,敬过了门神,乌盆才能进到大堂之中。”

    衙役一听大人真是神了,这老头没开口,大人已知道他想干什么了。

    衙役将准备好的烧纸交给了张别古,张别古千恩万谢的走到了门外,借着火种将烧纸烧完,这才又带着乌盆进到了大堂之内。

    可是乌盆还是不开口。包拯只好命人将老头又抬了出去。

    “准备一件衣服。”包拯说道。衙役一听,这包大人还真玩上瘾了。

    果然没多久张别古又回来了。

    “禀大人,那刘世昌说被害时,歹人将他衣服剥去,现在他赤身裸体不敢前来见大人,求大人给他一件衣服穿,他才能进入这大堂。”张别古说道。

    衙役拿了衣服递给了张别古。心中都在想包大人还真猜对了。这老头的花样还真多。他要什么就给什么,看他还有什么说的。

    张别古用衣服包了乌盆进到大堂之上。

    张别古放好乌盆,然后对乌盆说道:“乌盆,乌盆,不要害我,快点儿开口说话。如果你不开口,我这顿板子是跑不掉了。”张别古倒是很明白这里边的规矩。

    整个大堂之内都静了下来,大家看张别古那么的执着,一次次进入大堂,觉得这老头应该真的听到了点儿什么,没准这乌盆还真有什么冤屈了。

    等了半天那乌盆还是没有发出一点儿声音。

    “乌盆跑了你可害苦我了,我好意为你申冤,你却到了地方一言不发,我也只有领受大人的板子了。”张别古顿足说道。

    “张别古,你将乌盆的冤情从头说来。”本来这是包拯逃过这一劫的大好机会,既然乌盆不说话,包拯就不用接这个案子,就不会因用刑过重而出了人命,包拯的官还可以继续当下去。不过包拯觉得有冤不申,对不起自己的良心。他决心这个案子还是要继续审理下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