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大宋包三黑 > 第一百九十一章 朝会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九十一章 朝会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扬州府知府梁玉看着自己面前这个乞丐,不敢相信他就是刚见过面没几个月的丁公子。

    “丁公子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弄成了这样?”梁玉比丁明启的官职要高,可因为丁谓的关系也只能对他恭恭敬敬。

    “天长县知县包拯是要造反了,他带人抓了我们盐铁司的差人,要不是我与庞昱跑的快也就一起被抓了。”丁明启没有忘了恶人先告状。

    “来人,快带丁公子下去洗澡换衣服。”梁玉是官场老油条了,他一听就知道丁明启的话不可信,那包拯要是没发失心疯就不会无故抓盐铁司的人。这些年盐铁司干危害地方的事可不少,多数人都是敢怒不敢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完事。所以梁玉只是命人带丁明启他们下去换衣服,并没有对这件事表态。

    丁明启和庞昱在水池子中好一通洗,洗下了一池子黑汤,又换上了全新的衣服,狼吞虎咽的吃的自己的肚子鼓胀了起来这才住手,感觉舒服了一点儿。

    “梁知府你赶紧派人将那包拯抓起来。”丁明启找到梁玉大喊着说道。

    “那包拯既然要造反肯定准备很周全。我们不能轻举妄动。现在最好是将这里的情况上报朝廷由朝廷来定夺应怎样办。”梁玉决定不能顺着丁明启的话走。谋逆可是大罪,现在情况不明只能保持着冷静,然后根据朝庭的指示办。

    这样既不会立大功,也没有大的危险。

    “我要给我父亲写信,将这里的情况说明白,让他向皇帝请示怎么处置包拯,同时准备车马,我这就进京,让皇帝收拾包拯。”

    梁玉听了不敢怠慢,立即派人带着丁明启写好的书信马不停蹄的直奔开封送信,同时找来最好的马车,将丁明启和庞昱送上了车。送走了这两个瘟神梁玉才松了一口气。

    梁玉想想这事背后就直冒凉气。这包拯的命也真是够大的。自打上任就面临着各种问题,所有的人都想方设法要扳倒包拯,包拯不但没倒却又立了不少的功。这次打造兵器的事更是这样,丁明启百般刁难却让包拯仍旧完成了任务。这样的人还是要远离一点儿安全。梁玉办好了一切静等着朝廷的指示。

    丁谓先是接到了梁玉派快马送来的丁明启的信。丁谓看着信中的内容觉得十分不可信。丁明启不可能将自己强抢民女的事在信中向他父亲说。只是将一切都说成了包拯的错。越是这样丁谓越是小心。他儿子是什么货色他比谁都清楚。果然没过多久,丁明启就回到了家。

    “爹呀,你可要给我报仇啊,包拯可把我们搞惨了。”在天长县那段要饭的经历让丁明启刻骨铭心,要说这个世界上他最恨的人是谁那就是包拯了。

    “说实话,你究竟做了什么?引得包拯如此?”丁谓厉声问道。

    “我......。”丁明启看丁谓的样子知道这次是真的生气了,不敢再隐瞒,只好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你个混帐东西,想玩乐非得到那地方吗?”丁谓听了以后气的浑身直发抖。他倒没认为儿子有多大的错,只是干这没脑子的事,还差点儿被人抓住,就太不值得了。

    “父亲,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啊?”丁明启等丁谓平静了一点儿说道。

    “幸亏你机灵,当时跑了出来,只要没当场被抓到就好办了,那些差人的供述和那小姑娘的指认我们都可以说是诬陷。这些天你要老老实实的在家里呆着,不准出门,我会暗中给提刑司通气,让他们将这案子压下的,大不了将所有的事都推到那几个差人身上。其实那包拯如果聪明的话,将案子调查到盐铁司的那几个差人身上差不多就该收手了。他没有证据,还会得罪人。如果他真能及时收手的话我倒愿意让他这个知县多干几天。”丁谓觉得能够进入官场的大多都是聪明人。

    “那我们这口气怎么出?”丁明启不甘心的说道。

    “还出什么气,现在能保住你不出事就已经不错了。收拾包拯以后有的是机会。”这个儿子的不争气让丁谓很无奈。

    丁谓盼望的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局面没有出现。先是提刑司暗中给丁谓透话,包拯已将民女闫妮被拐骗一案移交给了提刑司,而在案卷中包拯所调查的大量证据都指向了丁明启。

    紧接着包拯的一封奏折又送了下来,说是盐铁司判官丁明启在天长县公干期间指使手下为其拐骗民女,意图"qiang jian"。请皇帝下旨严查。

    对于丁明启的所作所为朝堂上的官员并不感到奇怪。只是觉得这个包拯还有点儿意思,指名道姓要皇帝查办丁谓的儿子,不知道这次丁谓会怎么应对,这给朝堂增添了许多乐趣。

    第二天的朝会按正常的程序走完,朝中的高官们却完全没有退去的意思,仿佛等着什么事情的发生。果然真宗皇帝处理完朝中的主要事情后对丁谓发问了:“丁大人,天长县知县包拯上奏折说你儿子丁明启拐骗民女意图"qiang jian",这事你知道吗?”本来在朝庭来说这种事可以算做小事,没必要皇帝亲自过问,可此事涉及到丁谓的儿子,没有一个人敢做主,最后只好推到了皇帝那里。

    “回陛下,这里边可能有点儿误会。我儿子丁明启确实奉命到天长县办差,这期间他手下的差人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做了违法犯罪的事,被包拯知县抓了。那些差人为了让自己脱身攀诬丁明启,实际上事发之时丁明启根本没有在天长县城内,而是在城外办事,还遇到了劫匪,好不容易才脱身,这事有他的副手庞昱可以做证。”丁谓想这皇帝怎么不按套路出牌,这事君臣私下沟通一下不好吗,怎么就这样拿到朝堂之上来说呢,幸亏事前就想好了说辞,要不然就被动了。

    “提刑司,包拯说案卷已送到你处,你们对这事怎么看?”皇帝没信丁谓的辩解,而是对提刑司的官员发问。

    “陛下我们确实接到包拯的公文和案卷。对这事我们十分重视,当即派人进行了核查,那些差人现已承认所有的事都是他们所为,与丁明启没有关系。那些人的口供我们已调了过来。”提刑司的人接了丁谓的话办案效率极高连夜派人去提审了那些盐铁司的差人,一夜之间差人们的供词就大变样了。

    “既然如此,众位爱卿你们认为这事如何处置。”真宗皇帝这时想起要民主一回。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