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大宋包三黑 > 第一百四十四章 手术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四十四章 手术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包拯在距离关押俘虏较远的地方找了一间屋子作为手术室,这间屋子通风透气,光线也比较好。包拯这还不放心让人将屋子打扫了好几遍。

    包拯静下心来仔细的回想着自己有限的医疗知识,说实在的在大宋朝真的不适合给人做手术,既没有麻醉药物,也没有抗生素防止伤口的感染。

    可包拯这次不得不动手,这还要怪包拯自己,为了取得胜利,给这些土匪的身体里打入了大量榆树炮的铁沙,寨门口爆炸激起的沙石泥土更给一些土匪造成了可怕的伤口。大宋的郎中根本没见过这种伤,如果不及时清理,那些异物将会引发身体的化脓感染,最终造成败血症,那人基本上也就没救了,所以在这个年代一个小小的伤口也是会死人的。

    “带进来。”包拯感觉心里平静了一些,对门外的士兵下了命令。

    一个受伤的土匪被从关押的地方带了出来。这个土匪的伤并不重,只是左臂被飞溅的铁沙打了一个洞,可麻烦的是铁沙留在了伤口之中,深深的嵌在骨头之上,刚开始伤口被包扎了起来止住了血,还没有什么问题,可现在伤口开始向外流水是明显的感染迹象,如果不手术他这条胳膊也就废了。

    那土匪跟着士兵向手术室的方向走去,越走他心里越没有底。

    士兵说是要给他治伤,可治伤没有这么麻烦的,伤口已被包扎过了,还能怎么治,接下来只是听天由命,看自己的身体抗的过去抗不过去。

    离手术室更近了,看到有几个士兵守卫在那里,房门开着,三个浑身上下穿着白衣服,戴着白帽子,连脸上都蒙着白布的人站在门口。

    这让土匪感到更加害怕,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这个打扮。传说中的白无常是不是就是这个样子。

    士兵将土匪押到屋中,“把这碗酒喝下去。”包拯将一大碗的烈酒放在了土匪的面前。

    这难道是断头酒吗?土匪控制不住自己头脑中的胡思乱想。

    看了看旁边的士兵土匪没有的选择,端起碗来张口就喝,辛辣的味道,呛的他直咳嗽。喘了几口气勉强将碗里的酒全喝了下去。

    酒力发挥作用还需要一段时间,包拯他们几个人只能大眼瞪小眼的看着那土匪,等他醉倒。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如果都这样一天也做不了几个手术,包拯只好命令士兵将酒拿到关押俘虏的地方,先让他们喝,等到酒力发挥作用再带过来。

    酒力发挥了作用手术室中的土匪意识有些模糊了起来。

    “抬到床上去。”在包拯的指示下两个士兵将土匪抬到了准备好的手术床上。

    “陈强,胡全,把他在床上固定好。”陈强和胡全是包拯在书院找来的学生,天生胆子比较大,都是十五岁的年纪,正是好奇敢于冒险的年纪,在包拯的一番鼓动和答应收他们为徒,将他们培养成一代名医的诱惑下答应过来给包拯当助手。

    那土匪虽然酒劲上头,可还是有一点儿意识的,心想这下可真的完了。被绑在床上这是要任人宰割了。

    “拿过来。”包拯见土匪被在床上固定的很好,命令陈强拿过来了手术器械。

    陈强端过一个托盘,里边的刀子剪子闪闪发光。

    土匪一看今天不但要丢了性命,而且还要不得好死,这官军准备这么多家什,是不是要将他剥皮抽筋啊。

    包拯小心的解开土匪胳膊上的布条,一股呛人的恶臭味道扑鼻而来,土匪的伤口已化脓感染。

    包拯将一根探针伸入了伤口中,一阵巨痛传了过来,土匪张嘴就要喊叫,旁边的胡全按照包拯的吩咐早有准备,立即将一团叠好的布条塞入了土匪的嘴中。土匪只能勉强的发出一点儿声音。

    确认了土匪伤口中确实有异物,包拯拿准备好的盐水清洗着他的伤口,那痛感可比用探针探查伤口要疼痛的多了,土匪挣扎了几下疼痛加上酒力上涌他一下子昏睡过去了,包拯强忍着面对鲜血淋漓的伤口的不适,用镊子小心的在伤口中寻找着,终于夹住了那不大的铁沙,将它从骨头上拔了下来。又仔细的检查伤口内没有其他异物,又用盐水将伤口冲洗干净,才用针线缝合了伤口。用干净的布条将伤口包扎了起来。

    满头是汗的包拯这时才有时间抬起头来看他那两个助手陈强、胡全的情况。

    陈强、胡全虽然胆子大却也没见过这种阵势,面对着不断流血的伤口,还要拿镊子在伤口中捅来捅去。还要用针线像缝衣服一样缝合皮肉,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干的事情。陈强、胡全两个人浑身都麻木了,只是强打着精神还站在那里。

    “把他抬回去。”包拯对屋外的士兵说道。士兵依言抬走了那个受伤的土匪。

    “咱们休息一下。”包拯看到了陈强和胡全不舒服的样子,让他们坐下来喘口气,他自己也需要恢复一下体力,刚才只是处理了一个简单的伤口,包拯自己其实也处于高度紧张之中,这对体力的消耗是十分巨大的。

    “有人动刀是为了杀人,我们动刀是为了救人,如果掌握了高超的医术有许多受伤病困扰的人是能救活的。”包拯边休息边对陈强和胡全解释着,“现在的医学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你们跟我学就是要走一条与其他郎中完全不同的路子,俗话说医者父母心,就是说做医者就要有一颗仁慈友爱之心,全心全意的治疗每一个病人,只要是能治好病不管用什么方法都是可以的,没必要为此争论。”

    “我们记住了。”陈强和胡全同时点头说道,他们已下定决心要跟着包拯将医术学好。

    “今天的手术只是应急,以后我会给你们找一些医书来读,并不断的改进治疗的条件,到那时咱们的水平肯定会比那些郎中高很多的。”包拯倒不是在自我吹嘘,他相信以自己对医学的了解发展方向肯定不会错了。

    陈强和胡全很是高兴,这包大人的学问真是高,什么都懂,以后自己肯定能学到很多东西。

    又一个受伤的土匪被送了过来,这个土匪的伤势十分严重,胸腹之上有好几个血窟窿,用布条包扎着还往外渗着血水。他本来已昏迷不醒,又被士兵灌了酒,更是躺在那里如死人一般。这个伤员看来可不是那么好救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